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實施細則擴警權 涂謹申:竊聽監控無制約,全面控制

2020/7/7 — 12:01

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昨日召開首次會議,在會上就《港區國安法》第 43 條關於授予警方調查案件的權力,制定《實施細則》,《實施細則》昨日刊憲,在今日(7日)正式生效。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細則訂明執法部門「只要有合理懷疑」即可進行竊聽,門檻極低。法律繞過法官審批,容許由行政長官、警務人員授權竊聽是全面控制。

涂謹申在商台節目時表示,《實施細則》訂明「只要有合理懷疑」,執法部門即可行使各項權力,包括進行竊聽、緊急搜查,不需經法院批准。即使要經法院審批,法庭在細則執行上,也不能做到制衡、把關角色,因為在國安法和細則法例定義上,執法部門「只要有合理懷疑」有人違反「寬鬆定義的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即可行使權力,門檻降到極低。

現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下,竊聽由一組法官作審批,法官以上有上訴庭法官任監察。涂謹申表示,細則將授權權力交至行政長官手上,而不是法官是有問題,因為特首本肩負維護國家安全責任,審批監察有可疑人士,授權應由獨立第三方,或有另一組人負責監察。

廣告

但《實施細則》列出,經行政長官批准,可對有合理理由懷疑的人士進行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侵擾程度較低的秘密監察行動,可由特首指定、職級不低於總警司級的人員授權。涂謹申認為政府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法案件,按其邏輯該批法官應是「信得過」,但現時細則做法甚至繞過「指定法官」,即是「信得過嗰啲法官審案,信唔過調查、審批」,他認為是全面控制。

涂謹申認為,細則寫到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行動的目的,可以為有效防止和偵測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即是代表「所有嘢都可竊聽」。他又指,每個經商人士、環保組織有在外聯繫,都可被指「勾結」,細則法例是「全面問你攞乜又得,竊聽又得」,無辦法約制政府、權力,變成獨裁專政的香港。

廣告

他又批評,在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下的《實施細則》附屬法例時,國安委及香港官員事前完全沒有諮詢。涂謹申指,過百頁的細則「咁重要、咁大權」,卻只有官方中文版,又稱英文版只作參考,完全違反《基本法》中英並用的規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