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生效】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條文太多未知 市民恐懼可理解

2020/7/4 — 21:33

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 John Reading

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 John Reading

港版國安法已生效,已有多人被指違法而被捕。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 (John Reading)稱,國安法與 23 條不同,部分案件香港法庭並無管轄權,又指國安法有太多不確定因素,公眾有恐懼是可以理解的。

網媒《眾新聞》今(4 日)舉辦有關國安法下的法治和新聞自由的研討會。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 (John Reading),曾於律政司任職 25 年,雖無參與2003年基本法23條起草,但曾為其立法提供意見,他認為國安法與 23 條不同,香港是次無管轄權為特別情況,亦對罰則提出疑問。他表示,國安法有太多不確定因素,公眾有恐懼是可以理解的。他又指假如當年基本法 23 條獲通過,香港未必會出現現時的問題。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則表示,港版國安法的起草完全沒有任何透明度,早前公會曾致信要求政府公佈其第一草稿作討論,但政府卻沒有向市民作出諮詢, 連正式英文版本亦是昨晚或今早才公佈。她繼指,七月一日已警方已開始以國安法執法,質疑若被捕人士、律師及法官不懂中文,該如何去了解條文。

廣告

大律師公會布穎琪:國安法條文廣泛 市民不知何為違法

大律師公會執委布穎琪則指出,國安法一共 66 條,坦言「睇落每一條都有奇特之處」,與以往對法例的理解有出入。她稱,法律的目的是要清晰,令讀者知道甚麼行為犯法,但國安法的總則只提供了廣泛的準則,令市民不知道甚麼行為違法,是在中國法律條文中常見的,而國歌法都有出現同樣情況。

廣告

她特別提出國安法第 43、44 條與以往刑法執行不同,她指警方權力在國安法第 43 條下額外增加了不少,去搜查、竊聽等以往要透過法庭批准,但現時只要特首批准即可,可見司法制衡上的差異。而第 44 條,授權行政長官指派法官審理國安法案件,她直言此條文是「非常之唔理想」。

她表示, 特首作為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由她指派法官存在嚴重利益衝突;在以前的法例上亦未見條文上類似措詞,而基本法第 92 條亦指明委任法官是基於其專業知識,但現時國安法則附加了額外的條件。她又表明,國安法列明最低刑罰,是將法庭的酌情權「攞走左」;甚至只要由律政司司長發出證書,便可以在無陪審團的情況下審訊,是比較新鮮。

她指出國安法中的四類罪行定義廣泛,第一項分裂國家罪可在沒有使用武力下構成罪名,很容易造成以言定罪的情況,反觀澳門基本法第 23 條中分裂國家罪都要有涉使用武力; 而第二項顛覆國家政權罪,則有列明使用武力及其他非法手段,但其他非法手段的定義廣泛,若工業行動涉非法集會或包圍政府部門等也可能會觸犯法例。她續指,第三項恐怖活動罪,其參與的定義不清晰;第四項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則令人擔心與海外非政府組織學術交流會否被入罪。她指,條文上的不肯定性,令市民「唔知咩時間先會犯罪 」。

訪問彭家康、羅冠聰會否違法?記協主席:答唔到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23 條係冇牙嘅老虎,而國安法就係有牙嘅老虎」,他認為特區政府對傳媒的態度,可在前線警員仇視、敵視記者及阻撓採訪中可見。他指,政府覺得被針對,又不想被監督、被制衡,因此認為港府「有少少放棄咗香港媒體」,而現時國安法對港府而言,就是一套更尖銳的工具令並不受監察。

國安法下,涉搧動、宣揚危害國家安全均屬犯違法,楊健興指有傳媒問他,現在找前港督彭定康、英籍的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或已經離港的羅冠聰進行訪問,是否會觸犯法例?他坦言,「其實我答唔到」,指若有憎恨傳媒者舉報,政府便要有行動,亦指無論傳媒的規模大與小,一旦惹上官非便會很麻煩,對傳媒心理上做成困擾。

他亦認為政府或再以國家安全的角度推出針對傳媒的措施,例如針對謠言、假新聞,設記者發牌制度、或加強對網媒控制;而對外國媒體,可透發放工作簽證等對其進行監督及管理。由於港版國安法同時適用於外國公民,他指現時外籍記者及外國傳媒的本地記者都會害怕。雖他表明對未來無從判斷,只知現時政府的確有工具在手,已對傳媒構成問題,認為傳媒會繼續自我審查,並笑稱「係咪要報導(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議題)完之後,話我係反對嘅」去「戴頭盔」,但他表示,既然不知將會發生何事,就先繼續寫下去。

胡力漢:香港將與內地一樣 「紅線」可隨時更改

資深中國組記者胡力漢則指,以疫情新聞為例,只要不是從官方途徑取得資訊均屬非法行為,如報導維權律師的背後理念,已定義為顛覆國家政權; 發放非官方的天災人禍數案,被視為謠言,即會令整個社會不穩定,影響政府管治的順暢。他指,以往與內地管理傳媒的人士已有默契,香港是 「safe house」,可將內地消息在香港發放,但國安法則將此完全拆毁。 

他表示,國安法條文並不重要,而是其執行過程可以有不同演繹。他又指,香港可能將會與他在內地面對的變得一樣,他說內地部門人員會定期約傳媒「喝茶」,期間審視你以前所寫的,然後給予意見,及「紅線」指示。他坦言,「紅線唔係固定架」,當局可以隨時改變,令人跟不到「紅線」的要求,處於不安。他稱,新聞界自我審查無可避免,亦無法判定觸犯法例後是由傳媒機構負責,或記者自行負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