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陰霾,與無能至極的政府抗疫

2020/7/31 — 11:13

這段日子有數宗新聞:1. 政府數次稱第三波疫情源頭為免檢疫人士為「誤解」,至證據確鑿後又話「嚴肅跟進」;2. 戶外工作者因為沒有地方食午飯而遍地開飯,政府又開放社區會堂放飯,然後最新是又變回二人一組的食肆堂食;3. 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被捕

首談第一宗新聞,突顯政府傲慢無理。我就不明白了,「誤解」二字代表「我有一套解釋,是你誤解我」;但當時政府在「第三波源頭」一事上根本沒有另一套解釋,何以稱別人「誤解」自己?到證據確鑿後又話嚴肅跟進,那當初又話「誤解」?話人地「誤解」你點知是你「拒絕」相信事實,條數又點計?

次談第二宗新聞,顯出政府做事完全不瞻前顧後作風,連正常人常識也欠奉,完美演繹何謂朝令夕改。可能有人會話,「呢啲叫從善如流、靈活變通呀~」咁講法,實大錯特錯。一個政策推行,作為政府一定要有全盤考量,諗定哂會出現的各項問題。但港府卻是每每到問題出現、怨聲載道才勉強補救。禁堂食的話,飲食商戶如何生存?戶外工作者如何食飯?這些問題在你未推行「全日禁堂食」已預想一定會出現,何以完全沒有想過?然後又把社區會堂開放放飯。但若社區會堂離自己工作地方太遠,坦白說誰也不會想去吧,你估個個可以放兩個鐘午飯咩?另外,那若果好多人排隊做成聚集又點算?有人在社區會堂中招又如何?搞唔掂,最新又變成二人一組的食肆堂食。

廣告

可能你會話,「政府都係第一次面對,體諒下啦」。市民何嘗不知道政府第一次應對?但問題是你作為政府,係咪要諗多人地十步?唔係交咁多稅俾你做乜鬼?這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策略,完全唔顧前又唔顧後,每做一件事竟然完全沒有想過任何方案應對,簡直是世界級災難。做呢啲政策之前,又有無問專家意見?擺到明社區會堂食飯都會有問題啦,點解堂食唔得、社區會堂又得?有咩理據?根本駁唔到。

正確做法,是一開始就是二人一組食肆堂食;或者再絕啲推居家令,情況如打 8 號風般,非必要工種不需返工,狠下心腸截斷傳播鏈。但政府又唔願呀,又要你番工做嘢呀,都話世界末日香港人都要返工㗎嘛。總的而言我只能說,政策推行不能「trial and error」,因為你講緊是影響到幾百萬人 — 這個道理,政府會不知道嗎?

廣告

最後第三宗新聞,代表政府投共堅決之心與言論自由滅亡。早前才不斷聲言「國安法只用以對付少數乜乜分子」,但由七月以降,因國安法被捕者已不計其數;以言入罪原本何等遙遠,現時已近在眼前。一條草草立法的法例,讓這把國安法之刀無時無刻架在你頸上,告訴你香港言論自由的滅亡。

我想指出的是,從政治層面、疫情應對到民生需要,可以肯定這個政府連民生也不會做得好,原因始終在於「投共」。每做一件事,都要想想「主子會點諗」?結果當然以事事以中共為先。因為「投共」、所以無辦法一開始封關;因為「投共」,所以現時都無法全面封鎖免檢人士、就算搞盡七百萬香港市民、佢就是唔封關,因為「主子不高興」;因為「投共」,所以對國安法投懷送抱。這個「因為『投共』、所以……」句式已可解答全部社會政治問題、人民死多幾條命有乜所謂、這樣想反而解釋得到政府種種無能行為。

其實香港人沒有選擇餘地,大家睇路吧。

但我要在此聲言,「即使政府做得幾差幾無能都好,我的愛國之心都係不變,言論自由滅亡?無所謂呀,共產黨永遠是我們的紅太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投共』是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