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大律師公會:多項條文與基本法不符 罪行定義模糊恐被任意使用 只有中文版罕見

2020/7/1 — 20:37

戴啟思

戴啟思

《港區國安法》昨晚(30 日) 11 時正式實施,大律師公會今日發聲明,批評國安法正式生效前,香港人只能看到草案說明,而且完全沒有進行有意義的諮詢;而法例生效後,仍未有英文譯本,在香港現行雙語法制實屬不尋常。公會又就條文內容提出多項質疑,包括認為條文不符合《基本法》,四項罪行條文模糊,憂慮會被任意使用。大律師公會又批評國安法削弱《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保障的高度自治,損害「一國兩制」下的核心支柱,包括獨立司法權,以及公民享有的基本權利和自由。

公會促請特首重新確認香港的核心價值,承諾政府在實施國安法時,要完全符合《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

只有中文版條文做法罕見 多項條文與《基本法》不符

廣告

大律師公會聲明指,《港區國安法》立法過程欠缺有意義的諮詢,法例生效前,香港的律師、法官、警察及居民,都無機會了解這條新法例及當中嚴重罪行的內容。聲明又批評,《國安法》條文目前只有中文版本,令不少持份者無法理解內容,香港一直實施雙語系統,今次只有中文版本的做法罕見。

大律師公會指,《港區國安法》有多項條文似乎與《基本法》不符,包括國安法第 62 條訂明國安法凌駕本地其他法律,相信包括《香港人權法案》。大律師公會指,《基本法》本身是人大訂立的法律,《國安法》的實施理應要符合《基本法》規定。公會認為,現時《國安法》與《基本法》下的憲制承諾,表面上有不一致之處,特區政府應盡快回應。

廣告

大律師公會又指,聲稱自己事前也不知道《國安法》條文的行政長官,有責任盡快向公眾作透明及全面解釋,《國安法》會如何執行,及將會影響市民哪方面日常生活。

中央對部分案件行使管轄權 非引渡程序不受司法規管

大律師公會聲明又對多項條文提出質疑,包括當中央機構決定就某一案件行使管轄權,疑犯將會移送中國大陸受審,但這不是引渡程序,因此不受現行司法程序規管,改為根據中國程序法處理,令人憂慮被告的公平審訊權,能否獲充分保障。

公會認為,法例中多項條文有可能影響司法獨立,包括《港區國安法》的解釋權屬人大常委;審理國安案件的法官由行政長官指定;發表危害國家安全言行的法官,會被終止法官資格。大律師公會認為,條文容許駐港國安公署的地位凌駕於本地法律之上,國安法亦賦予公署超越現行法例的權力,司法機關日後亦無權監察執法部門的監控行動。

公會又對多項條文提出關注,包括國安法第 42 條,逆轉了現行法律的「保釋假定」;每一項罪行均訂定最低刑期,褫奪法院判刑的酌情權;條例亦容許律政司批准案件在特定情況下無須陪審團審訊,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決定不受司法覆核制衡。

四項罪行定義模糊 憂被任意使用

大律師公會又指,條例制定的四項罪行,條文定義寬闊,欠缺清晰及全面指引,有可能被任意使用,引致不合比例地侵害港人思想、表達及集會自由。

大律師公會指,條例下「分裂國家罪」定義,包括使用及不使用武力,令人憂慮條例可能用以禁止純粹言論或和平示威;根據條例定義,干擾、阻撓、破壞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等,均構成「顛覆國家政權」,令人憂慮在傳媒上批評政府或堵塞某場所,亦可能犯法。

大律師公會又認為,條文中「恐怖活動」的定義模糊,何謂「支援」恐怖活動更是涵蓋多種行為;「勾結外國勢力」條文亦含糊不清,涵蓋直接或間接接受外國機構資助,令人憂慮可能影響學院、非政府組織及傳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