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難滅鋼鐵民意 九月立會照樣「變天」

2020/7/1 — 21:45

《國安法》還未通過,香港已經瀰漫大拘捕將臨的恐懼。香港特區政府繼承了很多殖民時代放著沒有用的高壓惡法,政府要對付示威行動,由最和平的維園燭光晚會到堵路掉汽油彈,都有「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暴動罪」等嚴法可用。中共要強立《國安法》,就是要將狠毒嚴厲的政治獄從參與行動和倡議行動者擴大到所有人,準備以莫須有的罪名隨時根據思想、言論和聯繫鎮壓任何人,像反右與文革時那樣。

有人說中共要走這一步,是因為 2019 年反送中的示威者貪勝不知輸,在送中條例撤消後還繼續抗議而且不斷升級,還高喊港獨口號。責怪示威者,不責問特區政府和中共為何不早在六月就撤消送終條例,和為何無視包括保守建制人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呼籲,有如不怪罪姦殺犯而怪罪受害人為何反抗刺激犯案者一樣無恥。

回顧 2019 年的抗爭運動,我們不難理解,真正刺激中共要不惜美國制裁「攬炒」也要訂立《國安法》的,並非抗爭運動本身,而是持續支持抗爭運動的鋼鐵民意。

廣告

當夏天抗爭運動不斷升級時,中共本來以為使用一貫的戲碼便夠,一面高壓鎮壓示威者,一面發動輿論抹黑示威者是暴徒,期待民意反彈、轉輸為勝。這種對抗議運動的民意反彈,曾在 2014 年佔領運動後期發生過。

本來中共一直在等待這個反彈。中大、理大激戰之後,建制派曾有聲音呼籲延後區議會選舉,但後來如期舉行,就是有人心存僥倖,以為抗爭激進化導致的民意反彈,可能會對保皇黨有利。結果民主派在選舉奪得歷史性大勝,將多年佔區議會多數的保皇黨掃地出門,這對中共的震撼,不能低估。

廣告

中共要出重手鎮壓香港,應該是區議會變天後下的決定。今年年初,中共媒體和建制派大老不斷發出民主派會否在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奪得多數、立法會「變天」、民主派「奪權」怎麽辦的聲音。三月底,《基本法》委員會前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在《紫荊》雜誌撰文,提出香港及早完成國家安全立法逼在眉睫,同時有必要會同中央建立健全反外部干預的協同機制,他說「拖延得愈久,付出的代價就愈大,國家直接介入的可能性也就愈益顯得必要。」

同時在三月,香港的建制派領袖和中共媒體,就算在中國瘟疫仍未受控時,仍密集發表題為「守護香港勿讓反對派奪權圖謀得逞」、「立法會會變天嗎?變了怎辦?」、「 民主派取立法會過半可奪權?終極武器「廢黜」特首惟存三大制肘」等評論,可見中共真的很害怕民主派在去年區議會的大勝會延續到九月立法會選舉,導致香港出現變天奪權。如果你要譴責抗爭者刺激中共要訂立《國安法》,就不如譴責香港選民在去年區議會選舉沒有投保皇黨、泛民提出立法會選舉奪得 35+ 絕對多數讓中共不安,害怕丟失香港政權好了。

《國安法》成為事實,衝著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而來。選舉時各候選人的綱領與言論,將是《國安法》下香港墮落得多可怕的指標。除了確保美國和各國會認真令中共為《國安法》付出代價外,怎樣在立法會選舉過程給北京還以顏色,向世界揭露「一國一制」的事實,將是未來數月民主派的最大挑戰。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