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家安全」是閹割香港的藉口

2020/6/23 — 20:06

人大常委會議暫時還未通過香港版本的國家安全法,但從種種跡象看來,北京當局打算縱然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只要那些代價不是由管治集團高層那些人入肉,則無論會如何影響影響香港的社會及經濟發展,對中國的經濟及國際形象又有多大損害,他們都是會硬闖。這完全是一種專制獨裁政權的本質,為了維持他們的權勢與面子,為了控制,就算對國家人民造成多大的損害都在所不惜。

人大常委會議後公布的審議條文大綱,內容其實沒有什麼令人感到意外的地方。所講的什麼「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外國勢力」、「恐怖主義活動」,說來說去都是一些範圍模糊,概念單薄的指控。但這正是要制定這條法例的原因。條文涉及的概念越是模糊不清,就越是有利於他們隨意舞弄。只要擺出一條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就可以讓權力無所不及。

「國家安全」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也根本不是解決香港問題之道。香港過去十多年紛爭不斷的原因,主要是制度的不合理及不公平,也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北京拒絕遵守承諾在先,現在是要以權勢舞弄概念魔障,以「國家安全」之名來立法,讓權力的魔爪名正言順地入侵每一個人的私人生活領域,侵害個人的自由。一旦這條法例落實執行,香港人就連提出制度改革都可以被指是顛覆國家政權。以後人人都要硬啃這個原本就十分落後及不合理的制度,北京政府是要香港人忘記基本法曾經有過的承諾,而且不容許爭取改革。爭取支持會變成勾結外國勢力,可以隨時說你們是分裂國家。

廣告

整條條文都未制定好。權勢的力量其實已經是在肆意扼殺香港公民社會的空間。有幾方面特別值得留意,涉及的業界也應該清楚作出反對。

首先是涉及所有公共機構的管治。政府正意圖去改變遍及各大大小小公共領域的性質,要他們全部都成為政權勢力的延伸。政府一方面在不斷破壞過往建立起來的那一套不成文規範,在慢慢改變公共管治的策略。近期委任進入各種公營機構、法定組織、大學校董會的,全部都是政府同聲同氣的自己人,他們很多連基本的能力及個人品德都有疑問。現在連曾經持有假學歷的,或者與江湖人物同枱食飯的,都可以成為大學校董會成員,大家可以想像問題有幾嚴重。這一種在不知不覺間進行的近親繁殖管治模式,只會令公共管治的腐敗問題加劇。各種公營機構的原本職能及角色也會被削弱,全部變成了政府的附庸。香港社會在政治結構以外的制度基礎將會慢慢被破壞。

廣告

其次是要把公務員,甚至進一步把所有公營機構員工的個人社會及政治權利都剝奪。香港有那一條法例說公務員要絕對忠誠於特首?公務員如果盡了職責範圍內的責任,政府憑什麼動輒向公務員喊打喊殺及作出各種不合理的威嚇?受聘於政府,是不是就連表達訴求的政治權利都被剝奪?公務員是不是政權的奴隸,是不是就不能反對政府的某一些政策?這些問題的答案都顯而易見,但近期那些問責高官卻把這些謬誤說成是那麼理所當然!公務員組織及工會為什麼沒有權透過民主程序去表達是否願意參與罷工?醫管局的職員為什麼連表達對政府不滿的訴求都會被打壓?政府透過官員的威嚇,透過醫管局高層的表態,其實是在僭建政府的權力。

另一個例子是針對老師、辦學團體及學生的那些言論。教育局長近期的言論有多荒謬,都無需再在這裏一一說明了。但整個態度就是說明政府意圖奪取教育專業的自決權及專業自主,要透過各種指引、函件來威嚇老師,以後只能夠按政權的那一套「理所當然」標準來作政治宣傳,來作灌輸。教育只能塑造凡事相信權威的一代,而再不能培育有自主思考,懂得發問的下一代人。官員說學生自發在校園外拉人縺「也可能涉及違法」,但卻不能清楚說明是涉及那一條法例,根本就是以子虛烏有的權力來製造白色恐怖。

國家安全法都還未制定好,還未實施,特區政府及北京當局已經肆意破壞香港的制度,已經以各種所謂理所當然來剝奪香港人的政治權利。國家安全法施行之後,香港就會成為一個特務社會。事實上,今天的香港已經是青幫處處,權勢已經在一片片地把香港宰割。香港各界實在需要擺開分歧,共同制定一套應對策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