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歌法 — 惡歌法

2020/5/20 — 15:02

【文:香港思流,中學生組織,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籌備單位之一】

5 月 27 日,是中學生復課的日子。同日,國歌法條例草案將於立法會大會二讀。國歌惡法之名,相信大家亦早有耳聞。自香港 97 年脱英回歸以來,中國國歌在眾港人心目中因歸屬感不足而未受尊重和實際肯定。再加上近日港政府就國歌法提交條例草案,其內容極具爭議性,把國歌二次創作視為侮辱中國的一種大逆不道的行為,扼殺了港人表達訴求的自由,令市民言論自由受到政治威脅,激起民憤。

縱觀國際,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亦有國歌法的存在。一條看似國際化及普遍的條例,為何提到此條例將於立法會恢復二讀會令港人怛然失色?問題並不在於人民對自由和束縛的理解,而是當權者在例執法上的差異。美國的國歌法表面上確實與即將於香港立法會通過的國歌法相差無幾,但實際上,美國的國歌法只是空有官方條例,,內無實際執法行動。也就是説,美國的「國歌法」只是指引,根本無罰則,因此任何人違反「國歌法」都不會受到法律制裁。

廣告

反觀港版國歌法,條例表面與國外的相異無幾,其立法看似並無不妥,但真正讓港人惶恐不安的是其執法標準和制度。以其中一項立案要點為例:以任何方式侮辱國歌,即屬犯罪。執法條件如此空泛,只能依靠執法者在執法現場電光火石之間決定拘捕與否的條例,其實質定位可說是捉摸不定,相當玄乎。

香港已由當日的法治 (rule of law) 之都,退化至今日的以法管治 (rule by law) 之城,法律條文全由政府定義,政府大有可能借國歌法之名,行 23 條之實,加上條例用字含糊,各人對嚴肅尊重的定義或有所不同。以港共搬龍門能力之強,「超譯」條例並非不可能。怎樣才算嚴肅尊重?肅立?正襟危坐?它極有可能會成為繼限聚令後另一個供黑警濫捕抗爭者的藉口,後果甚至比限聚令更加嚴重。

廣告

再舉例另一項立案要點:國歌將納入小學及中學教育。對世界各國而言,從小培養愛國文化,加深對自己國家的認識,好好了解自己土生土長的家鄉看似合情合理。愛國主義固然是好,但扭曲的愛國主義又是另一回事了。港人對此要點的抗拒亦來源於對中共成立以來最引以為傲的洗腦教育的恐懼,忌憚潛移默化的思想專制。對岸的小粉紅便是值得借鑑的活生生例子:打著愛國、以黨為傲的名號隨處發表玻璃心的、同時不經邏輯理性思考的言論,甚是羞家。就如上篇討論取消歷史科題目文章中提及的其中一項重點:必先了解各方利弊和歷史真相,才能理智分析和判斷社會狀況。現在反對中共式洗腦教育的原因在於其知識灌輸手法一面倒,甚至有隱瞞、刪除和篡改的成分,令人難以從中立的角度了解歷史真相,可能幾十年後的千萬香港人都會變成從前我們鄙視同情的小粉紅們。

言論自由只是開端,國歌法只是前奏,中共收緊言論自由後,魔爪定必伸向其他領域,屆時集會自由等《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和自由將被剝奪。國歌法更會危害我們下一代的學習自由,他們的思考模式都有可能會被單一化,被中共的思維所滲透。

筆者希望在此向各位讀者解釋國歌法在中共的影響下,如何被扭曲成令人心寒的惡法,以及會對香港現時僅存的人權和自由造成的深遠影響,盼能加深讀者對國歌法為人詬病的一面的認識,挺身而出反對惡法。

法國哲學家卡繆有講過:「我反抗,故我們存在。」在這荒誕昏亂、滄海橫流的時代,就讓香港民族,藉着反抗,力拒暴政。

香港思流 Instagram Page
香港思流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