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歌的歷史和精神

2020/6/18 — 11:2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說明

本教材為著者公餘編寫,宜作為高中學生學習國歌歷史及精神之用,版權公開,歡迎直接應用,修訂或剪裁後使用亦可。編寫本專業教學的原則,遇有爭議,內容、觀點力圖均衡。如有查詢、意見、指正或批評,歡迎聯絡著者。著者將陸續編寫適用於高小及初中的版本,以及為本教材設計教學活動。

文本

  1. 《國歌條例》1已經在2020年6月初在香港實施,這條法例規定了奏唱國歌的標準、禮儀和場合2。簡單來說,奏唱國歌時,在場的人要肅立、舉止莊重,和不要做出不尊重的行為。不當使用國歌,例如用於商業廣告之中,或在私人喪事時奏唱,會被視為違法。

禁止侮辱國歌

  1. 侮辱國歌的行為,也會被當作違法,甚麼是侮辱呢?法例界定了四種情況,概括來說,如果有意圖侮辱國歌,而又公開及故意侮辱、篡改國歌歌詞或曲譜、以貶損的方式奏唱,便算違法。把侮辱的行為發佈的人,也同樣違法。如果有人為了抗議,在觀看公開球賽前、奏唱國歌時故意發出噓聲,便屬違法。可是,如果某人的普通話說得很爛,或者唱歌跟不上節拍、音調都唱錯了,這人唱起國歌時當然很難聽,但這是水平不夠,不是故意侮辱,便不算犯法。把這人唱國歌時的錄影片段公開讓人觀看,也不算犯法。又或者,有人在不公開的情況下侮辱,也沒有違法,當然,那只是按法例沒有犯法,卻仍然是不對的行為。
  2. 可以這樣說:《國歌條例》界定侮辱國歌的行為有四個關鍵,一是有侮辱國歌的意圖,二是公開,三是故意,四是侮辱、篡改國歌歌詞或曲譜、以貶損的方式奏唱。
  3. 《國歌條例》還有一點比較特別的,是在條例的正文前附有一段弁言,這段弁言除說明了國歌是國家的象徵,個人和組織應尊重國歌,維護國歌的尊嚴外,也說明了制定條例是要「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以及弘揚愛國精神」3,而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已表明「弁言並無施加任何法律責任」4

國歌的歷史

  1. 《國歌條例》也規定中小學學生要學習歌唱國歌、國歌的歷史及精神,以及奏唱國歌的禮儀。中國的國歌,本來是1935年一齣電影《風雲兒女》5的主題曲《義勇軍進行曲》。該電影講述抗日戰爭時期,詩人辛白華由中國東北逃亡到上海的生活、遭遇和先後前赴戰場參加抗日的經過。該曲在電影中最後交代人民步行前赴戰場前線時播出,歌詞正好配合着畫面6
  2. 《義勇軍進行曲》是先由田漢作詞,後由聶耳作曲的。田漢生於1898年,1911年滿清政府被推翻時,他才13歲。1916年他隨舅父到日本讀書,最初學習海軍,後來轉攻教育,並一直熱心於文藝創作,作品包括話劇、電影劇本、戲曲、小說及新詩等。在日本時已參加創造社,那是一個較重要的文學組織,成員有郭沫若、郁達夫等當時已很有地位的作家。田漢自己後來也創立了作文藝演出的南國社。除了文藝創作外,田漢也從事政治活動,並於1932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3. 1934年冬,田漢為一家電影公司寫作《鳳凰的再生》的電影劇本,並為主題曲作詞,剛好完成了初稿後被政府逮捕入獄。那劇本後來由另一位文學家夏衍接手改編,電影公司也馬上開拍,並把片子定名為《風雲兒女》,主題曲的樂曲則由聶耳創作。
  4. 聶耳1912年於四川昆明出生,比田漢小14歲。1930年他在雲南省立師範學校畢業後,因為參加反政府運動而被列入黑名單,因此離開雲南來到上海,他在上海從事音樂工作,並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5年,他為了逃避緝捕離開上海,取道日本再到蘇聯。《義勇軍進行曲》是他離開上海前已開始創作,抵達日本後再作修改把樂譜寄回中國的。同年7月,他在日本遇溺逝世,當時只有23歲,可說是英年早逝。
  5. 《義勇軍進行曲》隨電影上映公開發表而傳誦開來,但這首歌卻經歷多番波折。1945年,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投降,抗日戰爭也結束,但國民黨政府和共產黨的戰鬥白熱化,1946年後更演變成全面內戰。《義勇軍進行曲》雖然以抗日為主題,但作曲和作詞人都屬於共產黨員,終於在1947年遭到政府下令禁制,不得廣播及錄製。
  6. 不過,這時國民政府在內戰中已處於劣勢,到了1949年終於撤退到台灣,而共產黨也在同年10月宣佈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新政府在此之前已開始籌組,工作之一包括公開徵求國旗、國徽或國歌,共收到六百多件作品,但籌備工作的成員卻都認為不甚理想。9月在遴選會議中,會議中決定以《義勇軍進行曲》暫代國歌,當時也有會議成員提出過「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的歌詞在建國後是否還適用,但也有人認為歌詞不宜修改以示尊重歷史,也有意見指出原來的歌詞較能鼓動情感等。會議最後決定,「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並保留原有的歌詞。
  7. 到了1966年,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那是一場由政權發動、波及全國的政治鬥爭。田漢也被激烈批鬥,並被關押在秦城監獄,兩年後更含冤逝世,死時沒有親屬在旁,在死亡記錄上只用「李伍」為化名,並只通知他的兒子。因為田漢逝世時為帶罪之身,他的兒子連骨灰也不敢領回。田漢的作品也遭到政府禁唱,正式場合須奏唱國歌也只奏曲而不唱詞。到了1978年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致通過,以《義勇軍進行曲》原曲配上以《繼續革命的戰歌》為題的新詞作為正式的國歌。
  8. 新國歌的壽命也不長,文化大革命於1976年結束後,田漢也得到平反。1982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撤銷《繼續革命的戰歌》的國歌,恢復採用田漢的詞作為國歌的歌詞。2004年修訂憲法更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2017年則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規定應該奏唱國歌的場合、日子等。

國歌的精神

  1. 香港的《國歌條例》是參照大陸的《國歌法》而制訂的,兩者的行文和內容雖然頗有不同,其中關於納入學校教育的部份,都同樣規定須教育學生學習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國歌的簡史已如上述,那麼國歌的精神又是甚麼呢?到《國歌條例》正式生效時,香港政府似還沒有較完整地提供過答案,而只有教育局副局長在立法會口頭回答議員問題時指出過,「國歌的精神是凝聚民族團結」7。還看歌詞、創作經過以及原歌作為《風雲兒女》的主題曲,大概可以理解到,歌曲主旨原為鼓動人民在民族遇着敵人侵略的存亡關頭,團結起來,抵禦侵略。團結抗敵,可說是國歌的關鍵詞。
  2. 那麼,在和平時期,這樣的精神還是否適用?有些人認為,與外國人和平共存,特別在和平時期,已不是敵我對峙的狀態。還看歌詞本身,《義勇軍進行曲》裏「萬眾一心」要抵禦的是「侵略的敵人」而不是一刀切的排外。在這種觀點下,該曲的精神應該理解為特殊歷史時期的民族團結,甚至,如果虛構民族存亡的危急情境,動輒以團結大義來對待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反而是把國歌作為手段濫用,而不是對國歌或國家民族應有的尊重。
  3. 也有另一些人認為,國歌代表了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人民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及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的全部奮鬥8,這個說法有哪些是《義勇軍進行曲》原來已有的,哪些是因應後來的發展而演繹或附會的?這的確是學習國歌的精神時值得思考的問題。此外,也有人認為,國歌歌詞縱然已不符合今天的情勢,但其內涵傳承着中華民族的骨氣和血性,是超越時間限制的。有人更認為歌唱時應感受到莊嚴、自豪和崇高,不忘歷史,不斷前進,團結一心,敢於反抗,奮發圖強9
  4. 此外,也有論者指出,《義勇軍進行曲》的確可以讓人感受到不怕犧牲的愛國精神,可以適切地表達抵抗日本侵略的意志,但可惜缺乏正面的想像,反而不及《國際歌》提到「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平等呼喚新的法律」等更積極的意思10。也許,《義勇軍進行曲》聚焦在團結抗敵,但以歌曲本身作為國歌,對愛國或民族精神的內涵,都留了較大的空白,這空白如果讓國歌的精神連結到融合國家發展大局,把握國家發展機遇11,這又是否適合呢?
  5. 《義勇軍進行曲》是一首歌曲,自然可從理解歌曲的取向來理解,那麼,歌詞詞意、創作背景,以及聽者的感受都值得納人討論,只要言之成理即可。問題是,當這首歌被列為國歌後,其精神的理解應該仍然可以開放的、真誠的討論呢,還是只容一個權威的說法,不容思辯討論呢?

 

註:

廣告

1.《國歌條例》。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A405 。2020年6月16日提取。

2. 《須奏唱國歌的場合所使用的標準曲譜及官方錄音》,2020年6月12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網頁。 2020年6月16日提取。

廣告

3. 《國歌條例》。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A405 。2020年6月16日提取。

4. 《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第六次會議紀要》,2019年3月20日。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bc/bc53/minutes/bc5320190330.pdf 。2020年6月17日提取。

5. 許幸之(導演)。(1935)。《風雲兒女》。上海:電通公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Vv_WlGIIc8 。2020年6月16日提取。

6. 《風雲兒女》中的《義勇軍進行曲》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4PSCnrrZ20 。2020年6月16日提取。

7. 《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第五次會議紀要》,2019年3月27日。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bc/bc53/minutes/bc5320190327.pdf 。2020年6月16日提取。

8. 《國歌歌詞納入學校教育教育》,2014年12月13日。原載《中國教育報》。 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5147/201412/181553.html 。2012年6月16日提取。

9. 石純民。(2019)。《唱好國歌,厚植愛國主義情懷》。原載《中國國防報》。 http://www.mod.gov.cn/big5/jmsd/2019-06/17/content_4843716.htm 。2012年6月16日提取。

10. 許志榮。(2019)。《義勇軍進行曲的危機意識與意識危機》。《灼見名家》,2019年5月4日。 https://miny.app/agxb7 。2012年6月16日提取。

11. 王惠貞。(2020)。《潤物無聲做好《國歌法》宣傳推廣》。《文匯報》,2020年6月15日。 http://paper.wenweipo.com/2020/06/15/PL2006150002.htm 。2012年6月16日提取。

 

(文本完)

2020.06.18 第一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