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之柱.歷史】港大以外世上另有 4 國殤之柱 高志活:警惕可恥歷史事件勿重演

香港大學早前要求支聯會於本月 13 日前移走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否則視為放棄,惟期限已過,雕塑仍在。代表港大發律師信的美國律師行孖士打(Mayer Brown)昨表明不會再就此事代表港大,港大亦未有再就事件作回應。座落港大 24 年的「國殤之柱」暫未知去向,但其實在港大之外,世上還有另外 4 支「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其實是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創作的雕塑系列,每座高 8 米。他用青銅、銅或混凝土雕出逾 50 個痛苦、扭曲的人體,希望持續地警惕人們,「這些令人羞恥的事永遠不應再發生(The sculpture serves as a warning and a reminder to people of a shameful event which must never reoccur)」,他又曾形容國殤之柱為「諾貝爾不和平獎」。

首柱為聯合國糧食高峰會而設

首個國殤之柱雕塑 1996 年於意大利羅馬,當時該城正舉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高峰會,討論全球糧食問題,高志活認為身在發達國家的他們正在決定有多少人會死於飢荒,於是在 Ostiense Air Terminal 外放置國殤之柱,展現分配不均為受害者帶來的痛楚。他又與 24 個丹麥人設計了 60 款「紙幣」,上面印有飢荒兒童的樣子和解釋他們為何派發「紙幣」的文字,會後將它們散落羅馬各處。「紙幣」任由踐踏,正喻表飢荒兒童的生命正被同樣對待。

1996 年,高志活為八九六四中國軍隊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平民而製作國殤之柱,並趕在 97 主權移交前運送到香港。1997 年六四 8 周年集會後,一班學生將 3 頓重的國殤之柱運送到香港大學校園,擺放至今。對高志活來說,這是對北京政權的「公然指責」,也是對政權立誓尊重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測試。

高志活:作品測試政權是否尊重人權自由

墨西哥政府與原住民於 1997 年發生血腥衝突,釀成 Acteal 大屠殺,有 45 個原住民在恰帕斯州被軍人屠殺,高志活製作國殤之柱紀念死難者,於 1999 年將雕塑放置於墨西哥城的 Chapultepec Park,其後被搬到屠殺發生的村落 Acteal 至今。高志活曾被墨西哥政府遞解出境,不准再入境,他認為,國殤之柱亦是對墨西哥政府的「公然指責」。

1996 年巴西發生 Eldorado de Carajás 屠殺事件,19 個無地貧農於 1996 年在北部帕拉州被軍警槍殺。縱使巴西右翼政府反對,高志活在 2000 年的屠殺紀念日,將第 4 座國殤之柱雕塑放置在巴西國會門外的三權廣場,以紀念死難者,以及整個農民運動,指出「政府」、「國會」、「法院」應為國內的不公負責。雕塑及後被移送到屠殺事件的發生地,巴西北部帕拉州的首都貝倫(Belém)的中央廣場 Praça da Leitura,擺放至今。

高志活原計劃在德國柏林放置第 5 個國殤之柱雕塑,悼念納粹大屠殺的死難者,可是由於合作的集中營倖存者組織關閉,現時未有足夠資金繼續,需另覓方案。按原定計劃,國殤之柱會被置在由曾被困在集中營的倖存者所製成的銅製平台上,平台有約 1 千萬個凹口,喻表著那些被納粹黨屠殺的猶太人、同性戀者等。

2020 丹麥國會外矗立 聲援香港抗爭

除了這 5 座用意警惕世人勿再重演可恥事件的國殤之柱,高志活 2020 年亦曾與丹麥政黨 Alternativet 及國際特赦組織合力創作,在丹麥國會外放置了 3 個月、表明與香港同行的國殤之柱,獲當地多個政黨支持。高志活特別在柱旁設計了 4 個帶著「豬嘴」防護面罩及黃色頭盔的人頭雕塑。高志活相信,香港爭取言論自由和和平示威自由需要西方支持。

中國大使館當時要求移除作品,並發聲明斥作品美化港激進分子、為暴力唱讚歌、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形象,反映港抗爭勾結外國勢力等。

新國殤之柱加入香港抗爭元素 (相片由國際特赦組織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