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雕塑家高志活

【國殤之柱】高志活﹕可來港拆雕塑遷海外展示 「中國令作品更高更大 讓全世界能看見」

香港大學早前要求支聯會前日(13 日)前,移走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否則視為放棄,惟期限已過,作品仍在,港大指正徵詢法律意見。製作「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昨日(14 日)發聲明指,港大作為香港最優大學之一,竟要求移除作品,實屬「羞恥」。他又指,可搬離「國殤之柱」到香港其他地方或海外。

高志活認為,中國令「國殤之柱」更高更大,令全世界都可看見。

港大發言人早前稱,校方正就此事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昨日(14 日)高志活 (Jens Galschiot) 發聲明,指未收到港大及代表港大發律師信的孖士打 (Mayer Brown) 律師行的回覆。

高志活指,若 「國殤之柱」被移除現時地點,是「侵犯對香港與中國人民記念及講述自身歷史的權益」。

他表示,尊重大學管理其校園範圍的權利,但他需要時間安排「國殤之柱」移到另一地點。就此他提出兩項方案,包括﹕

1)移到香港其他地方。惟高志活坦言,據他理解,受國安法所限,「國殤之柱」不可放在香港,儘管他認為很難判斷國安法是否適用於已在香港展示 24 年的藝術品。

2)由高志活前往香港,將「國殤之柱」拆除,並遷到海外。他指,在歐美,「也許還有亞洲」,都有接收「國殤之柱」的機會,現在並已收到一些相關建議。

高志活表示,無論如何嘗試改寫歷史、隱瞞過去,藝術的符號仍在,並會日益壯大。「只有沉默能夠令『國殤之柱』沉默」。他認為,正是中國令「國殤之柱」更高、更大,令全世界都可以看見這件作品。

高志活並批評孖士打律師行僅給支聯會 6 日時間移除作品,做法「野蠻」,「那是意大利黑手黨大佬在歐洲才會用的手段」。

孖士打指今次行動是為其客戶(港大)提供物業問題服務,高士活表明不同意,因為「國殤之柱」不僅是物業問題,也是中國鎮壓天安門示威的重要符號。孖士打又指,其法律意見並非對現時及歷史事件的評論,但高志活質疑該律師行「支持中國共產黨蓋過香港法律及傳統」。他指,作為一家美國公司,孖士打應注重民主價值,並引述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格雷厄姆 (Lindsey Graham) 批評,一家美國律師行竟助紂為虐,幫中共刪除中國學生於天安門為自由犧牲的記憶。

高志活呼籲該律師行撤回今次個案。

籲丹麥外長介入事件

高志活早前已就事件發聲明,要求就移除一事召開聆訊。他又表示,希望將雕塑有序、絲毫無損下運出香港,並指若雕塑依然遭毀,港大須承擔一切責任。他又建議,若「國殤之柱」被粉碎,希望市民到港大收集碎片,形容碎片可象徵「The empire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 (帝國逝去,但藝術永存)」。

他早前亦表示,丹麥議會及政界正密切關注事件,强烈要求丹麥外交部長 Jeppe Kofod 介入,希望可聯絡中國大使館,要求他們確保丹麥國民在香港的財產,並提供必要的幫助將雕塑帶出香港。而美國國會及參議院亦正協助,避免雕塑被破壞。

他並表示,一直有聯絡一些香港的年輕人,並授權他們使用雕塑,作爲對他們的支持,而目前他們正對「國殤之柱」進行 3D 立體掃描,並會製作迷你版的雕塑,有望在秋季時在羅馬展出。

支聯會清盤人蔡耀昌、鄧燕娥早前表示,得知高志活已發聲明宣稱擁有「國殤之柱」,並委託律師跟進,認為未來較合適的做法是由香港大學校方直接與高志活代表律師接洽處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