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民經濟圈」是經濟港獨、撕裂香港 — 因而是好東西

2019/12/17 — 22:4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早就有人說過,黃絲經濟圈,其實就是國民經濟圈。國民經濟圈的商家,當然要力求進步,不能消費政治而不講貨品服務質素,不能長期拂逆人性和市場。但講價值而犧牲「性價比」,也是國民經濟圈的性格,例如日本牛肉飯店 Sukiya 首次來港開業,就有好多人去排隊,其中一個少年接受訪問,表示排隊很久也沒所謂,因為「Sukiya 不像吉野家一樣支持中共」。這就是講究「價值」而願意犧牲(排隊的時間)。

國民經濟圈形成,是因為有一班人願意講究價值;國民結成,來自信仰共同價值觀,並且願意作不同犠牲來伸張它。國民經濟圈已經是一種經濟上的國族主義。西方左風熾盛,在歐美、台灣和香港,知識份子很流行講如何「超克國族主義」,彷彿國族和團結就必然是先進價值的對立面。但香港國民經濟圈,就是懷抱反抗壓迫、講究自由和人道精神的一群人,有外國觀察家在「黃絲經濟圈」議程出現之前,就已經指出香港正形成「價值型民族主義」。

媚俗知識份子不喜歡嗅到任何國族主義的味道,香港「知識圈」在半年來不時私下議論,對香港政治運動的「民族主義傾向」感到不安,連《願榮光歸香港》有國歌味道都不喜歡。公小兒之見,不足與高士共語。國族主義有甚麼問題呢?反而是沒有國族主義,你沒有真正的自由。

廣告

為甚麼要有「黃絲經濟圈」呢?因為一個人的力量小,團結起來可以做更多,這大家都知道。同理,原子化、裂割的個人,可以嘗到、實踐到自由和道德的空間,也必然是淺窄的。正如單獨的人是沒有「政治生活」的,只有在人群之中才有政治事務。所以實際的自由和解放,必然是建立和實驗於族群之中。你一個人的消費選擇,不可能懲罰敵人,建立不到一個基於對群體有效的價值憲章。(例如不能撐警,你撐警我就不光顧甚至會有事情發生。)

在人群中固然有他人即地獄的異感,但弔詭地,也是與這「異己的人群」互動時,人的自由、力量、尊嚴這類事情,才有可能可能真正發生。一個人最多只能「思考」自由,但一群人能夠「體驗」自由。自由必須在群體之中鍛練。

廣告

國民經濟圈只有執行細節問題,道理上是國民價值出現之後,就會開始伸張集體的意志,觸碰到經濟就成為國民經濟圈,碰到其他事情就出現其他國民 XX 圈。所以中國及她的帝國主義同路人,當然不會喜歡這件事。等於英國殖民者不會喜歡甘地拉上一堆人罷稅又罷買英貨。

客觀上涉及很多利害。例如很多中資在香港,過去幾個月小試牛刀,已經很多人損失慘重。但有更多更深層更戰略的位置:例如政協周春玲一錘定音,黃絲經濟圈是「經濟港獨」、是「經濟詞彙包裝的政治運動」,雖然立場不同,但確實是切中核心。參與這件事的人可以繼續說「首先我反對港獨」,但事實上他們還是在區分敵我,正在劃定國族共同體的疆界。

反對這件事的有很多,資本家、高級五毛,不一而足。但當然周春玲也說了很多鬼話,她表示「香港人懂得生意之道在於和氣生財,尊重周邊地區的法治與文化,不將政治凌駕於經濟之上」,批評香港愛國者(黃絲)迫企業表態,損壞多元經濟。然而香港人其實根本沒有不尊重中國的政治文化,他們要繼續這種體制,至少我沒有意見,我對「建設民主中國」沒有要求。但《逃犯條例》肯定會嚇怕投資者,歐盟、美國、東亞國家,能出聲的都出聲了,「將政治凌駕於經濟之上」的是北京,不是香港。

另外就是黎蝸藤在《明報》上表示黃色經濟圈「撕裂香港」,引用一大堆聯合國式鬆鬆軟軟「人人平等」原則,表示分藍黃是撕裂和歧視。真是哈哈哈。不能因為政治立場而在僱傭關係中被歧視?那麼國泰炒掉支持示威的員工、鼓勵舉報政治立場、中國企業不再請香港人又算是甚麼呢?怎麼沒「反對撕裂」的人來惡評呢?經濟還經濟,要我們做公廁,但中國自己又可以隨意審查和封殺涉及敏感話題的藝人,謂有主權大撚哂,合理嗎?

高大上的仁義道德通常是用來律人而不是律己,北京自己早就在搞政治立場歧視了。有多少傳媒是因為政治立場而請人和不請人呢?講聯合國人權公約?那為甚麼香港人支持港獨就會被永久剝奪政治權利?但當然帝國主義者說聯合國標準人權,不是因為他們真相信這一回事,而是他們認為「普世價值」像道士的金鈴,一搖響,信奉這套意識形態的香港人就像殭屍一樣不由自主受他控制,然後自己都覺得有罪惡感:「係喎我地咁高尚係唔可以歧視藍絲」(雖然左膠可能會這樣),然後就散水。以前香港人反對中國走私者,也一大堆人撲出來覺得違反共融平等原則,那就是道士金鈴。

但今時今日還是省省吧,這都是帝國主義者對香港極常見的「受害者鞭韃」,是北京帶頭撕裂香港,是北京迫害一整代香港新一代、將本土派的先驅迫入監禁、流亡、官非和離散之中,剝奪他們應有的政治權利,這算不算撕裂?你撕裂我可以,我不可以撕裂你?當然這個時候他們就會拋出「北京意志不可違背」的政治現實天條。既然都是實力主義,就不要大談甚麼普世人權的鬼話啦,香港的「政治現實」就是會慢慢走向撕裂,政治現實就是鎮壓過程之中的仇恨,會演變成對官方和藍絲的復仇。

「止暴制亂」只是將垃圾掃入沙發底,但人們的力氣只是不能在檯面上發出來,力氣之後變成國民經濟習俗,尤水之就下,是極為自然的演變。但經濟背後還是族群政治,大家意識到沒有安穩的政治生活,就沒有安穩的經濟生活。而最後就是涉及一個香港定位的問題,這在反走私光復運動以來我們就討論的了:打開門做生意當然是對的,國際生意中心也很好,但不代表這裡是自出自入的無掩雞籠。既然做生意是平等的,也不代表一定要給你做。這件事也不分外資和本土企業之分,美心也是香港的,他們一邊在香港做生意,裡面的高層*一邊在國際散播假訊息、放話詆毀全香港青年,為甚麼要給你生意做得那麼順那麼開心?

帝國主義者會說,外資去中國做生意要適應中國國情,那麼中資來香港做生意也要適應香港國情,一樣的。中國沒有例外。如果認為香港變得不再友善,可以想想自己二十幾年來是怎麼對待她的。少女情懷總是詩,但香港長大了,不會再那麼戇鳩鳩生勾勾給你予取予攜又食又拎的。

註*:美心集團回應指,伍淑清女士並沒有於集團擔任任何職位,亦無參與任何管理,所以她不是公司的高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