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王的飯堂

2020/7/30 — 8:51

電影《英雄本色》截圖

電影《英雄本色》截圖

中學時在名店當了好幾年暑期工,每年都會被派去不同的分店上班。有一年被派在太古廣場的店鋪工作,店裡的倉庫有微波爐可以帶飯,也有休息的地方,但第一日上班,阿姐說:「在這裡食飯好臭,你出去搵地方食。」於是我每日都要棒著剛預熱的著飯盒,穿過那些看來光亮高貴的名店和人群,到樓下 food court 食飯。那時沒有什麼自主意識,只是當 food court 人人都是吃著買來的食物,我卻在吃自家飯盒,實際問題不大,也總算是室內空間,但別人看著,我不知怎的卻感到難堪。

事後回想,那是一種權利被殘踏的感覺。其實每間店都可以在倉庫吃飯,有些分店開在比太古廣場更高級的地方,也可以吃飯。但是個別主管的決定,就是她們的權力展示。她的決定,就是可以告訴你:我有權、我說了算。

所以我想了一陣,政府的決定並不蠢,也不離地,只是扭曲了人性,而且刻意。因為他要告訴你,無論幾荒謬幾不合邏輯都好,我要你行就行、企就企。極權要透過踐踏人的尊嚴,讓人服膺他的任何決定之下。就像《國王的新衣》的故事一下,我就算裸體又如何,我立條法例要你看到就看到。我就是不封關,就是不准堂食,政總及警察餐廳就可以,是荒謬,那又如何?

廣告

胡亂行使權力有沒有後果?肯定有。在《國王的新衣》的故事,還需要天真的小孩去揭穿,今日香港民生苦況一次過展示出來。平日沒有那麼容易看到的民間疾苦,個個住劏房捱世界,都好像是每個個體自己的事。今日一次過看清楚,全民鬧爆,開始有人組織提供場地給人吃飯,重提了久違而又一致的道德感和連結。

在英式教育下,過去香港是一個很迷信 decency 的地方,要得體,也不限階層。如今你要香港人日曬雨淋在街上這樣吃,不少人看到那些畫面都覺得極度不忍,這啖氣,唔嬲就假。

廣告

早前在讀《無權力者的權力》,按哈維爾的邏輯,阻人食飯這種政策是「前政治」的事,說是前政治,因為本來就跟政治無關,但往往很多時一切的爆發都是因為這種「前政治」的事件而來。

「後極權主義體制內那些日後逐漸演變為政治運動的活動背景,通常不是由公開的政治觀點與力量的衝突所組成。這些運動大部份是來自其他『前政治』的更廣泛的領域 — 在謊言中生活與在真實中生活之間的衝突,也就是說,後極權主義體制的要求與生活的真正目的之間發生了衝突……這又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震撼 — 當隱藏在暗處的事物猛然衝破在謊言中生活的假象的時刻。一個人在表象世界裡陷得愈深,這種事件發生時就越感到震驚。」

所以還是繼續鼓勵大家,好好照顧好自己,努力生活,有時間多照顧有需要的人,這種日子正正就是發揮公民社會作用的時候。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