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峰會致辭:從香港戰場為民主而戰

2020/6/21 — 14:47

2020 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
為民主而戰 —— 由香港戰場說起

非常感謝大會邀請我發言。我滿懷感激,因為我未來可能沒有機會再這樣做,這不是誇大之辭。你們許多人仍記得去年上百萬香港人上街,我們反對「送中條例」,因為它實際上允許大陸合法綁架香港人:被指違反中國法律的香港人,可能會被送到中國的法庭受審。

當局最終在巨大壓力下撤回草案,但面對我們全面民主的要求,它們選擇用壓迫性政策作為回應。自去年夏天以來被捕的抗爭者,已經超過目前香港囚犯人數。上千人被捕並被控暴動罪,更多人受傷甚至下落不明。

廣告

新一輪的打壓:港區國安法

這場和中共的長期抗爭已經持續多年。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要求北京遵守民主承諾。(中共)不僅沒有按照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這樣做,「習近平皇帝」對我們的鎮壓反而越演越烈。習近平並沒有從去年香港民主運動中汲取教訓,反而變得越來越嚴厲和壓迫。北京最希望將我移送到大陸直接受審,而非裝作斯文參與外交談話和協商。因此,正正在一年之後,當我在參加這次峰會的同時,北京的立法機關(人大常委會)也正在開會,敲定這個牽連甚廣的「國安法」,瞄準像我這樣的民主抗爭者。

這項草案以所謂「國家安全」為名,針對和「外國勢力勾結」的行為,但北京沒有定義何謂「勾結」。但它一方面將藉此任意取得大量權力,去懲罰抗爭者和立法會參選人,另一方面旨在切斷香港和國際社會的聯繫,以及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支持。就以此活動為例,我確信今天我所說的每一個字,在不久的將來都會成為中國法庭審訊我的的罪證。更壞的是,民主抗爭者和參與國際連結的代議士亦會被禁止參選,甚至入獄;國際非政府組織及其他組織,包括他們的職工和資產,亦會遭到法律上的迫害。

廣告

因此,過去一年香港局勢產生了許多急劇的變化:這可能是我尚有自由的最後證詞,香港人大規模對抗共產黨政府的抗議、示威活動的畫面或許不再復見。在國安法下,我們將被起訴,被投進監獄。我們追求民主的長征將會面臨持續且劇烈的鎮壓。可能和波蘭在共產主義時代經歷的類似,秘密警察部門就駐紮在城內。

香港的創傷是對抗北京打壓的證明

這些場景或許與大家對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大都會的印象,形成巨大的反差。我們一直享有的經濟自由、自由的資金流動以及自由地流通資訊,將會在國安法實施後逐漸消失。這也是對所有在這城市生活丶工作的投資者以及外籍人士的威脅。

當地緣政治局勢升溫,在港生活的外籍人士就極易成為中國人質外交的受害者,被含糊不清的法律條文懲戒。過去已有兩名加拿大籍人士被關押近兩年,以作華為總裁孟晚舟被捕的報復;還有瑞典籍非政府組織工作的達林、澳藉作家楊恆均、台灣的李明哲。外國記者、人權倡議者,社運人士以及學者亦曾被禁止入境。當中國共產黨將政權的安全放在首位,根本任何人也不能享有安全。

公民記者、書商、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宗教團體、網絡作家、作家及人權捍衛者,甚至批評政府政策的人都會身陷囹圄。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亦表示,擔心國安法會對香港的經濟活動以及網絡言論造成影響。一旦國安法對香港這座自由燈塔伸出它的爪牙,這個民主社會將處於崩潰邊緣。

無論如何,我會繼續盡一切努力,抵抗這新一輪壓迫。但我希望大家能明白,北京對新疆和香港民主運動持續的打壓,亦反映這個「歌利亞」並不如我們過去所經歷或想像的強橫。過去20年,北京對歐洲、亞洲和非洲的野心和勢力擴張,正引起各地民主國家的警惕。世界正在從中國噩夢中覺醒。如果我們決心保護對民主的追求,我們必須反抗中國的獨裁壓迫。

通往民主之路:痛苦和眼淚、慈愛與悲憫

我希望讓更多人意識到,爭取民主是一場漫長而艱苦的戰鬥。在香港,我們去年經歷過許多令人沮喪的時刻:721當日與暴政勾結的鄉黑團伙襲擊地鐵站乘客丶11月警察強行攻入大學校園,連月來逮捕和折磨示威者丶目睹無數比我還要年輕的學生被囚。若你不明白有甚麼能驅使我們繼續奮鬥,答案是我們對深愛的家園懷有一顆慈悲之心。

正如梁繼平所言,「真正連結香港人的,是痛苦」。香港屬於所有甘願承受丶彼此分擔痛苦的人。過去一年,我們為逝去的抗爭者同哭,我們在抗疫時代分享口罩,保護彼此避免染上武漢肺炎。想到運動以來不同人因抗爭而作出的犧牲,我會為被逼離開家園的手足,為現時在獄中掙扎的手足祈禱,我亦為那些即將成為政治難民的手足禱告。他們就是我在這場艱苦戰爭中繼續奮鬥的原因。正因我們深愛香港,我們會在痛苦和眼淚中相互成長,我深信終有一天必會成功。

謝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