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慈善機構,請站在香港人及普世價值的一方

2020/1/5 — 15:3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名香港市民】

還記得少時候,應該是八十年代吧,便聽說過「饑饉30」、「毅行者」等等的名字。那時少不更事,不太清楚這些活動背後的意義,覺得能夠參與這些活動是一件很「形」的事。人大了便明白這些活動,一方面是為了令公眾明白在世界各地的貧窮狀況,另一方面希望公眾能夠支援有需要幫助人,令他們脫離貧窮的狀況。從那時開始知道,國際慈善組織在香港工作,告訴公眾世界上有很多人仍然在受苦。從那時起便認為國際慈善組織是在為不公義發聲,它們的工作很有意義。

這一年來,香港公眾受到種種不人道、不公義的對待。面對著強權和武力,香港人沒有能力對抗,在絕望之下只能不斷求助,渴望有更多人,本地也好國際也好,能夠站在香港人的一方,一同對抗強權和武力,這時候便想了國際慈善組織。

廣告

大約在19年8月份的時間,「連登」討論區開始呼籲「罷捐」或停止支持國際慈善組織,討論內容說明了七大慈善組織,於17年間合共籌得約22.8億港元捐款。討論內容同時要求國際慈善組織表態及展開行動營救香港人。參考稅務局17至18年的年報,薪俸稅項下獲扣除的認可慈善捐款達78.8億元,七大國際慈善組織的捐款已佔可供扣稅的捐款29%。

是的,國際慈善組織的反應實在未能達到香港公眾的預計,如蘋果日報報導。也有業內人士希望公眾能夠冷靜下來,再思考是否罷捐。

廣告

作為香港人,自少便聽說到過這些國際慈善組織的活動,明白它們為世界各地的不公義發聲。可是面對著香港的情況,它們的「沉默」、「噤聲」及沒有行動,感覺就像是一種出賣和背叛。香港人支持了你這麼多年,捐了這麼多善款給你們,在我們危難之時,為什麼你們只是「沉默」和「噤聲」?

參考七大國際慈善組織的網頁,個別組織於香港經濟未起飛前,曾在香港進行種種慈善工作。然後在香港經濟起飛後,轉變成籌款中心。簡單來說,香港已經富裕了,香港不是它們的工作對象。在香港籌款,然後將資源轉移往發展中國家扶貧。

另一方面,如上述業內人士文章說明,個別組織「在中國有扶貧服務」。中國政府的《境外非政府組織(NGO)境內活動管理法》在2017年1月生效,國際慈善組織必須於內地註冊並受公安監管活動,並不得在內地籌款。慈善組織因應自己的目標和使命,在內地進行種種工作。但現在卻變成了,必須受到中國政府各方面的監察才能工作,這當中有多少空間真的能夠實踐自己相信的目標和使命?當然面著香港的情況,在這個政治敏感時刻,為香港人發聲,只會招來中國政府的打壓。

在文章開始提及的慈善組織活動,經過這些年來的經營已經變得深入民心,是過去經營成功的例證。但經營成功,除了公眾支持外,也需要政府及商業機構在各方面的支持和配合。經營成功背後是,和政府相關部門及商業機構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和網絡,這些關係不能分割。若希望在未來仍然舉辦這些活動,便不能夠為香港人發聲。發聲等同和政府相關部門「割蓆」,商業也會因為慈善組織牽涉到政治而減少合作。

當然有個別組織在香港也有不少工作。這是為香港人服務及改善狀況,值得支持。可是,面對著香港人受到打厭的情況,這些工作足夠嗎?公眾又會否原諒這些組織?

從近代歷史來看,香港是將西方價值引入中國的窗口和橋樑,在這個過程中香港亦能從中學習西方的價值,香港公眾因而選擇了站在西方價值的一方。各大國際慈善組織也功不可沒,令香港公眾明白世界各地的不公義以及西方的價值。在未來的日子,只要國際慈善組織能夠堅守自己的價值和理念,在考慮「生存」之餘,繼續將西方價值及議題帶來香港,並作出取捨放棄在內地的工作,站在香港人一方,為普世價值針對香港公眾受到的不人道及不公義的對待而發聲。以香港人的善心,相信香港人仍然會支持國際慈善組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