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戰線的思考與探索:警暴、示威無用、貿易戰

2020/6/1 — 11:27

Photo by Julian Wan on Unsplash

Photo by Julian Wan on Unsplash

有時間可以睇片,睇下美國黑人點理解美國歷史,形容美國政府。

好多指香港抗爭者最慘、香港黑警最黑,明喻暗喻鬥慘,美國人無得比的言論,對美國不少有色人種 (people of color)而言,相當可能被覺噁心、自大、自私,聽到不只憤怒,更覺講者羞恥無知,兩眼反白,會想叫香港人死開。明白好多朋友都好著緊當下中、美、港的互動,但其實真係唔駛鬥慘。

廣告

美國立國之初是靠掠奪、屠殺、奴役黑人、美洲原住民和有色人種作資源累積。對不少美國人來說,後來的廢奴運動和民權運動不代表平等的抬頭,只是有限度地廢除部分不平等的法律;實際操作上則是一國兩制,部分把權的白人精英和國家機關,可以繼續透過政治制度、行政手段、經濟機制、教育機會、城鄉土地規劃工具、警隊暴力,驅趕隔離黑人、原住民、移民,限制佢地的資源分配、逼迫其身分認同,再煮撚死你。

白人有好多種、黑人都有好多種。正如香港示威者講:「係你教我示威無用」。不少美國黑人、原住民,都一撚樣覺得美國政府係咁樣樣,覺得美國政府被少數精英騎劫,透過媒體、金融工具、政治機關操控,是為帝國霸權、白人至上的政權。易地而處,「係你教我示威無用」的脈絡,對美港抗爭者而言,同大於異,可共鳴而交友者不少。

廣告

對美國黑人抗爭者黎講,瓦解警隊、制止警暴係好撚正常,反而見到港人揮舞美國國旗,同在美國的撐港遊行多謝警隊,是百撚不得其解。十撚億萬個你做緊乜尻。(當然你可以話你覺得黑人好危險、無法控制自己,品性低劣,警隊保障社區安全好重要。尊重明白,不過部分藍絲都係咁睇香港抗爭者,黃絲無腦,被外國政府煽動,惡意攻擊警察。)

美國三億人,睇大家想主要 appeal 咩對象(不同人角色位置不同,大家自行分工,我們也無需要多餘的一刀切口水戰,非此即彼)。而部分港人有所盼望的侵侵,狂人對狂人,感覺上侵侵幫處於下風的港人出一口氣,棒打中共,眾人當然喝彩。但對在美國 D.C.做監察全球貿易 lobbying 的人士來說,同樣會覺得侵侵同習總眉來眼去,亦是亦非。

有關朋友的一種分析是,中美貿易戰中,美國向中國徵收稅項;中共還拖,針對侵侵在美國支持度較高的農業州份出口產品收稅,一輪拉址後,最後中美達成協議,中共大規模收購該批州份的農產品。該 Lobbying group 的人難免說:「好難不想像佢地係坐埋同一張枱上面密密針。」當然異議者可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来;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咁大家謹慎至上,也不為過。

香港打國際線,十分重要,但以自己是世界中心去想像他人,無甚益處,其實可免則免。看似絕路之際,要剩風借浪無可厚非,但怎樣仔細理解別國的 dynamics,建立穩定、可靠、持續的盟友,對捍衛香港,同樣重要。不然,一旦再次只押注落個別高層精英,香港的命運,如同再次被逼拱手讓人,一個轉身,若香港人再一次不幸被賣,相信也無人願見歷史如此重演。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