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新戰線:Anywhere But China Challenge(#abc_challenge)

2020/1/12 — 13:52

image credit: Topika26, https://bit.ly/30dCrbD, public domain

image credit: Topika26, https://bit.ly/30dCrbD, public domain

【文:愛說故事的魚】

未知大家有没有以下的經歷:到外地旅遊購買紀念品時,翻開標籤,驚現 Made In China 三個大字 — 你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否去錯地方。在香港,被「中國製造」所包圍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但在外國,這情況也屢見不鮮。

數年前曾讀過一本名為《没有中國製造的一年》(A Year Without “Made In China”)的書。書中記述了美國作者 Sara Bongiorni 在一年內抵制中國貨的故事。

廣告

閱讀此書時嘩然的感覺至今仍記憶猶新。筆者未曾幻想過,一個身處於美國的作家,為了找到一個不是中國製造的機械零件,還得踏遍大街小巷。

無疑,中國製造的產品憑著「低成本、高產出」成功壟斷各國的市場。Sara Bongiorni 的經歷讓她驚覺中國產品的市場佔有率遠高於她想像。原來不知不覺中,中國產品經已滲透世界各地。

廣告

但我們並非完全被動。

作為消費者,我們可以選擇。別小看消費這舉動,香港抗爭者發起黃色經濟圈後,某親中報一連三十日批評黃色經濟圈無用,可見中共政權對於經濟戰之恐懼。

中國產品充斥市場使本地企業萎縮不僅是香港面前的問題,而是海外不同國家均面對的問題。因此,我們不僅要 connect 自己人支持黃色經濟圈罷買藍店紅店,更要 connect 不同外籍人士,一起 Live Without Made In China,罷買中國貨。

筆者知道許多海外港人和外籍人士雖對本港表示同情和關注,卻有種無力感不知道如何幫助港人。事實上,除了捐款和轉發文宣以外,還可以帶動身邊的人一起罷買中國貨,以經濟戰之形式,向中共政權施壓。美國眾議員 Ted Yoho 都有向美國民眾提倡 ABC Policy(Anywhere But China),呼籲民眾杯葛中國產品,早前亦有手足在 Twitter 發起#abc_challenge(Anywhere But China),若能將計劃推而廣之,成為各國市民的生活方式,定能 connect 各界。也許罷買過程很困難,但正正是過程的困難,證明了此政權威脅的根深蒂固。

此舉之成效有多大仍是未知之數,但有一句說話仍深深烙在筆者腦海中:「這場運動能走到現在,全因一直有許多變數加於其中,而要取得勝利,就要不斷加入變數,才有可能獲得勝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