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監察員伊勢崎賢治:香港人正面對反人道罪行

2019/11/27 — 23:53

非常感謝崛潤先生同伊勢崎先生對香港市民嘅支持,將最真實嘅訊息帶給日本人。文章好長,又譯得唔好,沒有斟酌用字。只希望用最簡單嘅語言,令大家看得明白。(如果冇時間讀畢全文,請看最尾兩段)。謝謝! 🙏🙏🙏🙏🙏🙏

前 NHK 記者崛潤先生,以自由記者身份,於投票日前在香港訪問了國際選舉監察團成員、唯一日本人伊勢崎賢治先生

受到香港民間團體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呼籲,組成國際選舉監察團訪港。團員有來自英國、瑞典……亞洲則有馬來西亞等各國專家。起初團員擔心是否能順利入境,結果全部到埗。

廣告

伊勢崎先生是東京外語大學教授,同時是音樂家(Jazz trumpeter)。曾參與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PKO),去過東帝汶監察選舉,又到過阿富汗解除武裝之後監察和平進程,有實務經驗。訪問中伊勢崎先生講述今次來港目的,對香港抗爭運動的睇法,及日本政府同國際社會有何對策。

令人印象最深的兩個重點:「警察軍隊化」和「國際司法權 universal jurisdiction」。伊勢崎斷言,(以國際標準來說)香港人現正所面對的,是反人道罪行。

廣告

「監視妨礙選舉實態」

崛:上月選舉活動現場有人被捕(指維園民主派候選人集會)。50 人以下的合法集會也被防暴警察衝入現場,無理拘捕,包括現職議員。明顯比運動初期加強了管制,企圖製造以武力壓制選舉的先例。伊勢崎先生今次是如何被邀請,會有什麼活動?

伊勢崎:事出頗突然的,因為有次為日本記者協會演講,之後收到電郵邀請。一直比較專注民眾的抗議運動,之前對選舉亦唔算太熟悉,需要學習。選舉制度其實非常複雜。這是香港的選舉史上,首次有民間團體邀請國際監察團。像之前受到聯合國邀請去東帝汶一樣,感到非常榮幸。美國沒有加入,因為議會剛通過人權民主法。主要由英國主導,瑞典、立陶宛……亞洲就有馬來西亞同日本,大約每個國家一至二人,大部份係現職議員、前議員等等,都是人權、自由派知名人士,我則以研究人員身份參與。

崛:擁有聯合國 PKO 經驗,伊勢崎先生算係實務者。監察團需要履行什麼任務呢?

伊勢崎:民間團體要求,即使選舉不如期進行,也希望我們到香港看看。今次只有十多人左右嘅團隊,比之前東帝汶 100 人規模和意義都不同。不會去哂全部票站監察,主要係監視整個(選舉)活動進行,表示有世界各國代表睇住,發出強烈訊息。團體希望我們注意事項,事前做咗個表。例如在投票站,見到一些組織票,遠比日本嚴重。親中派候選人支持者可以聯絡選民,叫人早點去投票。即是說投票可能會提早關門。亦可能製造暴動,以這藉口去鎮壓。又或者有人去投票時被襲擊,發生混亂,因而終止投票……等等,總之只要警察郁手什麼都可能會發生。

崛:這些就是要監察的對象呢?

伊勢崎:何謂自由、何謂透明度?未親身見到係唔會明白。自由係有去投票嘅自由,不能強制,不能被妨礙。一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在什麼情況下發生,要立即發現。最困難係公正問題。如投票前有冇接受金錢賄賂等等如何確認呢?然後就到投票之後數票問題,亦未必有時間看完。怎樣形式、如何監察,還待到現場嘅會議再作決定。

「香港警察軍事化是世界性的一種負趨勢」

崛:今次抗議活動,傳媒常用「年輕人暴徒化」一詞形容,令人矚目。但去到現場採訪,實際感受其實係「警察暴力化」。催淚彈質量同火力加強,水炮車的水含有化學物質,直接打落肌膚。水平線射擊學生記者,不必要地毆打、粗言穢語等等……香港當局背後顯然有大陸嘅存在。這種構圖你如何看呢?

伊勢崎:這幾乎是一式一樣的做法,我曾在印度克什米爾(Kashmir)紛爭地區見過。即是說表面上是由軍隊帶領(在中國即是人民解放軍),亦有說解放軍已開入香港。但實際在現場執行任務的部隊是現地化、軍隊化的警察。呢種手法印度在喀什米爾對伊斯蘭教徙,又或者以色列對佔領地嘅巴勒斯坦難民,同出一轍。

另一共通點就是所謂非致命武器(non lethal weapons)。因為使用戰爭常規武器,會犯下反人道罪行,國際輿論不會沉默。但今次的鎮壓並非戰爭狀態且在和平地區進行,所以不能出軍隊,改為使用軍事化的警隊。這種手法幾乎完全被模仿,印度和智利的示威也是一樣。

崛:委內瑞拉和西班牙加泰隆拿等各地都見到這樣的光景呢!

「日本政府急需整備以國内法懲治人道罪行(Universal Jurisdiction 國際司法權)」

伊勢崎:中國沒有出軍隊,否則即是自己否定一國兩制。所以今後會繼續用這種(鎮壓)方式。對此,我們只能以人道罪行給予壓力。本來很希望日本能在這方面做多一點,例如向國際法庭提訴。但日本國內沒有就反人道罪行提出訴訟的法律,從修改憲法的觀點來看,也應該加入這個議論。希望護憲派人士也能考慮這一點。

早前曾接觸非洲國家剛比亞(Gambia),因為長期內戰的黑暗歷史,他們對人權相當重視,所以有國際司法權。即是説,無論罪犯是任何國籍,在那裡發生,反人道罪行可以用國內法起訴。剛比亞雖是非洲小國,早前卻就緬甸對羅興亞人的大量虐殺行為,向海牙國際法庭提訴。更以國內法起訴從未踏足剛比亞的昂山素姬。這就是國際司法權的構思,非常棒的。如果日本也有這種制度,就可以國內法對香港當局進行監察,更可向國際司法場所提訴。

崛:無論怎樣抗議表態,政治家如何討論,沒有法律基礎根本無能為力。

伊勢崎:對啊!今次國際監察團算是踏出第一步。我想向日本傳達,世界係有這樣的價值觀,並希望把訊息傳播開去。所以首要去現地搜集非人道行為的證據。之後從這點出發,跟國際法庭及像加拿大一樣已經有國際司法權嘅 10 個國家一齊聯手。希望日本都可以咁樣,亦希望我嘅發言能改變日本。

崛:你以日本人身份,有咩說話想同香港人講?

伊勢崎:香港參與騷動嘅市民,你哋唔係暴徒。即使掟汽油彈,面對壓倒性嘅暴力,猶如巴勒斯坦人反以色列的 Intifada(或 Intefadah、Intifadah,阿拉伯語指蜂起、反亂的意思)。相對拿着槍捍子的武裝士兵,小孩子只能以投石還擊,然後被稱為暴徒。

香港嘅年輕人不是暴徒。面對壓倒性嘅暴力,這是迫不得已嘅手段,係非暴力對抗嘅範疇以內。有日本傳媒會用暴徒來形容,非常抱歉。暴力係要講比例、要有比較。到香港之後我希望同年輕領袖詳談。

崛:你覺得民主主義是什麼?

伊勢崎:我覺得這也是民主。年青人上街抗爭(street democracy)都是民主的一種,並非不民主。當然最終係以投票為依歸,但如果覺得憤怒,亦應該有上街遊行集會嘅權利。民眾運動嘅開端通常都是和平的。至於警察嘅處理方法,本來以執法者身份,不能破壞民主,更絕對不能、絕對不能、絕對不能沒有自制。可惜現在見到的,是警隊軍事化,仲要在和平時期使用非致命武器。雖然未必致命,但會令傷者非常痛苦,甚至傷殘,這種武器規格正在逐步升級。一定要有國際制約,因為好明顯已經係人道罪行。

(訪問完結)

記者崛潤先生出身 NHK,曾經報道多宗重要新聞,包括日本同美國嘅原子能事故。2013 年開始成為只自由記者,與不同媒體合作。最近頻頻到香港採訪,之前又在中文大學與警方對峙做直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