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圍困理大第五日 17 歲阿駿:等和理非走晒再打算 呢個係勇武嘅職責

2019/11/21 — 20:44

踏入理大被圍困的第五日,繼續有人於校園留守。自稱勇武的阿駿(化名)今年17歲,他一早醒來就到教學大樓「巡樓」,開咪詢問「有無人啊?起身食早餐啦」,一方面希望大家到樓下進食補充力量,一方面希望簡單統計留守的人數。確認和理非全部離場後,阿駿便會考慮離開。

留守人士相繼離去,校園內的人數不斷減少,超過一星期沒有回家的阿駿亦希望離開,「我有啲掛住屋企張床,瞓喺度(凳)唔舒服」。被問到留守的理由,阿駿毫不思索便說:「等啲和理非走晒,我再睇下走唔走到,呢個係勇武嘅職責。」

對阿駿而言,勇武是一份職責。過去數日,阿駿6、7時清晨起來便穿上盔甲,和其他勇武的朋友到處巡視。他們每逢正點巡視一次,「睇下有無鬼(臥底)入左黎」,確保校園內所有人的安全。晚上,他們又警惕警察在眾人休息時進入校園,提醒留守人士到高層隱蔽點休息,並替他們在附近設障礙物,防止有人突然進入休息範圍。

廣告

守護記憶中的校園和手足

當日之所以到理大支援,亦是因為職責驅使。他一方面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保護他記憶中環境優美的校園,一方面希望支援校園內的學生。他年幼時曾到理工大學參觀,認為理大校園「好靚、好好玩」,一直不希望校園被警察攻破、毀壞。但始終事與願違,「咁靚嘅學校搞成咁,要幾耐先可以變返以前咁?」

廣告

「個陣話唔夠人,無勇武,咪即刻入黎囉」,一心到理大支援的阿駿進入校園,發現自己和朋友是為數甚少的勇武,「不過唔緊要啦,我係勇武嚟架嘛」。他和勇武朋友在被圍困的日子裡,自願挑起保護其他留守者的擔子。

尊重留守者去留

去或留,一直令留守者掙扎不已。阿駿尊重各人的選擇,他認為,由於不知警察什麼時候大舉攻入校園,被困者長期需要警惕四周安全,精神消耗甚大,「我哋(勇武)唔可以逼和理非做我哋想做嘅嘢」。有人希望離開,他便盡可能親自送他們安全離開;不希望離開的,阿駿希望繼續留守陪伴他們。

訪問的最後,留守者的圈子中,有一名男生帶著哭腔說希望離開,「我覺得好對唔住你哋,但係我想走,我屋企人⋯⋯」一眾勇武留守者異口同聲地追問「係咪安全?真係走到?」有人接著說:「唔安全就返嚟,我哋喺度。你有咩事,我會著裝出去幫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