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圍困理大第 6 天】把游繩逃走機會讓給中學女生 研究生:不會投降,再想辦法

2019/11/22 — 19: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警方圍堵理工大學踏入第六天,仍然有學生及示威者逗留,已成年的「大貧友」就是其中一人;逗留期間他原本有機會逃脫,但這個機會給了兩名中學女生,結果唯有繼續「被留守」。

大貧友(化名)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職業及年齡 ,只說自己已畢業,在職,並且在研究院兼讀,亦曾在理工大學讀書。

他說自己一向是和理非,周日到理大校園純粹想聲援示威者,「一向以來(港鐵)尾班車就可以離開,點知今次真係唔畀走 … 其實唔係我哋唔想走,係佢哋唔畀我哋走。」

廣告

五天以來,他都只是一個人生活,食用乾糧為主,偶爾到飯堂吃「廚房佬」準備的膳食。我們見到他時,他剛剛洗自己長褲,正準備搵地方晾曬。

他說自己有試過搵辦法離開,但不成功。原本最貼近可以離開的一次機會,就是游繩從天橋離開,但憐憫心驅使下,他把機會讓給了兩名中學女生,「其實到我㗎喇,但我見到有兩個女仔,咁我咪讓機會畀佢哋 … 佢哋好緊張,冇手套我幫佢哋攞手套,我話佢哋一定要離開呢度。」

廣告

兩名女生游繩而下,眼看防暴警察就要追到,橋上的人開始向警察方向作勢掟石,務求令警察不要接近。最終他自己沒有辦法游繩離開,「都唔後悔嘅,自己抵死囉。」他說自己原定午夜 12 點就要離開,但忘了看時間,結果成為今天仍在理大的留守者。

不少社會賢達、學者、校長、宗教人士近日到理大勸說留守者離開,不過成年的留守者會被捕,勸說者確保他們被捕一刻的人身安全。大貧友說,這條件並不足夠:「呢個根本係文明社會的基本要求,談不上是什麼 offer。」

他說有和家人聯繫,但沒有跟家人說清楚自己留在理大,但相信家人知道他是理大留守者之一,「冇嘢同佢哋講。」

他最後表明自己不會接受投降的安排,會再想辦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