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圍城是因為上有政策,與手足「戀戰」關係甚微

2019/11/19 — 14:08

有冇人記得,其實最近一個星期的事情,是由周梓樂之死觸發的呢?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當然還有陳彥霖、新屋嶺被強姦的示威者。抗爭失利,大家就會去檢討抗爭者,例如說他們抗爭者太過激進。劉山青前幾日說,示威已經走上歪路,因為「黑衣人」騎劫了善男信女,「在每次大型遊行中都帶上暴力衝擊尾巴」,建立了「暴力的抗爭文化」等等。將「武力抗爭者」當成代罪羔羊的進路,與特區官員再三呼籲「香港人要與暴力割席」一個鼻孔出氣。

但事實真如此嗎?警察是遭遇攻擊之後才「正義反擊」的嗎?在11月初,香港人曾經又想在港島做一個「流水式集會」,不過當日大部份人連聚集都做不到,警察就發催淚彈「驅散」,於是到今日為止,或者以後,香港人都無法重演「和理非百萬人大遊行」的民意訴說畫面。也就是說,「和平表達意見」的可能性,已經在11月初戛然而止,「和理非」已被鎮壓機器終止。「導致大型遊行不能繼續」的責任,從來不在「黑衣人」那邊。

這個夭折的流水式集會,並無出現衝擊活動,但警方是硬上的。也就是說,當局的策略可能是不會再容許百萬人聚集所產生的傳媒畫面,他們亦可以將一次民意展示,化為「警方驅散暴民」。這種策略是要向國內外展示香港現時已沒有合理訴求,只有需要打擊的暴民。這當然是使詐,他不准許你和平示威,用各種方法激怒抗爭者,然後自己來鐵腕打擊。習近平金口已開,止暴制亂沒有中間地帶,打擊異議絕不手軟,你不暴不亂也要把你迫暴迫亂,新疆很多恐怖主義不都是同一方法迫成的嗎?

廣告

至於民間自然又會陷入路線分歧,爭論「武力是否已經封頂」,其實你根本沒有選擇的可能。等於一個毒撚在認真思想究竟選擇與新垣結衣還是石原聰美結婚一樣,毫無意義。因為在現實中你根本沒有選擇。「守城是否on9」,那麼警方圍城之後,他們可以選擇嗎?有很多人都是「被守城」的吧?投降肯定會遭警方毒打甚至強姦,不投降又要背負外面人的「守城on9」批評。這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同輩,他們是受害者。也許並不聰明絕頂,說他們中了警察的伏也可以。因為警察是在誘敵,你總會給引誘到,因為你有想爭取的東西嘛。警察就是等收工,於願足矣;而示威者還有五大訴求,苦大仇深,五內如焚。

在精神力的比試上,我們處於下風,而且時間一長,必定會中伏,但這並不可恥,亦沒甚麼可以批評。有一些人會說理大地型好難守之類,其實只屬於事後孔明。理大和中大之役,只是前者重兵更重,兵敗感一襲來,大家就爭相在自己陣營找罪人。

廣告

暴力現象並非個人選擇的結果,而是社會的具體結果。政權不給你和平,那你可以選擇低下頭承受,或者反抗。前者可以叫屈賣小強,但沒有「點解激嬲共產黨」的責難,後者則是血性過多,連受害者的身份都失去,隨時成為被檢討的受害者,但衣帶漸寬終不悔。外面相安無事的人看著,感受到愚蠢是可以的,但那同樣是肅穆的現場。事情已經臨到了,他們就接受那種圍困,也許連我們的十架也一併背負了。是為甚麼?因為香港人無法三罷,沒人會三罷,因為香港人自發性太低。如果香港人能夠三罷,就不需要有人冒險,最終被圍困。但同樣沒人批評香港人港豬性格未除,有人就以身犯險恭請香港人上船「被三罷」,他們深明對族群無條件的愛。

對香港,中共沒有鴿派,沒有派系鬥爭,方法已經很明確。這從來不是一個能夠喜劇收場的故事。從《西藏十八條》以來,中國對殖民地的方法都是一以貫之。不是因為西藏人頑強鬥爭,導致中國撕毀條約。迫反要清肅的對象,是歷史上屢見不鮮的帝皇術。終究我們內心以為自己有選擇,但其實面對的都是一樣東西。對方已經圍困著全香港,並沒有聰明抗爭的可能。你能夠聰明只是因為對方圍困的不是你,那只是幸運,而不是智力。也許我沒被圍困,只是因為警察在圍困其他人。是因為使用武力而被圍困嗎?還是圍困迫死人,已經是中共的高層命令?

警察一邊叫他們出來,一邊在所有出口用子彈封鎖出路,這是製造被圍困者恐慌絕望的心術。政權的目標是在理工裡面製造絕望,在理工外面用網軍散播互相批評的氣氛。在一場戰役中折損人手,五個月來並不是沒有經歷過,但六月以來香港人從不和受害者割席,否則我們將輸掉整場戰爭,不要讓鎮壓機器孤立圍城戰的受害者,從而令你自己都被孤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