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圖輯】最後的蘋果 最後的使命

    蘋果日報(1995-2021)終於、突然完成自己的使命;

    由今天開始,新聞現場沒有了《蘋果》的記者、報攤沒有了《蘋果日報》,youtube 沒有《蘋果》的 channel,網上沒有了《蘋果動新聞》的抵死啜核旁白,梁振英沒有閱讀的目標, 傅振中沒有了抗議的對象,警察沒有了搜查的地點......

    下刪 2000 字,忽然大家發現,沒有了蘋果,原來影響真是跨階層、黨派。

    人有悲歡離合,所以離開時只須擁抱一別;

    月有陰晴圓缺,所以手機燈能照我心,堪比明月;

    此事古難全,所以齊齊整整、平平安安回家去,已很完美。

    2003 年,梅豔芳逝世,《蘋果》頭版標題是「留下只有思念」;讓留下的圖片說故事,道盡「堆填區」的悲歡離合。

     

    撰文:陳朗昇

    圖片編輯:PW

     

    《蘋果日報》最後一個出版日,不少傳媒在外守候。 攝影:PW

     

    下午時份,他,一位刻意請假《蘋果日報》讀者,也許是第一位開始向欄杆的蘋果記者道謝。其後陸續有市民在閘外,為《蘋果》記者加油。 攝:PW

     

    《蘋果日報》最後一個晚上,不少市民在將軍澳《蘋果日報》外高舉手機燈為《蘋果日報》員工打氣。 攝影:PW

     

    《蘋果日報》編輯室外貼有最後一日印報量為一百萬份的告示。 攝影:Fred Cheung

     

    執行總編輯林文宗在《蘋果日報》編輯室內高舉拇指。 攝影:Fred Cheung

     

    執行總編輯林文宗審閱最後一日的《蘋果日報》。 攝影:Fred Cheung

     

    執行總編輯林文宗在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埋版後與同事相擁。 攝影:Fred Cheung

     

    一名《蘋果日報》攝影記者在大樓外採訪。 攝影:PW

     

    《蘋果日報》員工在大樓頂樓舉燈告別。 攝影:PW

     

    《蘋果日報》印刷廠內牆上貼有《蘋果日報》是日印報為一百萬份的告示。 攝影:Fred Cheung

     

    《蘋果日報》印刷廠最後一次印刷《蘋果日報》,是日印報量為一百萬份。 攝影:Fred Cheung

     

    最後一期《蘋果日報》正運上發行商的貨車送往報攤。 攝影:PW

     

    這位突發記者,聞說在上世紀 90 年代已效力《蘋果日報》,他在大樓外高舉剛出版最後一期的《蘋果日報》,也是第一人準備走出閘外,向熱心市民派報的。 攝影:PW

     

    踏入 2021 年 6 月 24 日零時,《蘋果》員工親自拿著報紙免費派給在大樓外聲援的市民。 攝影:PW

     

    最後一份《蘋果日報》 出版後,員工走出《蘋果日報》 大樓外拍照留念。 攝影:Oiyan Chan

     

    《蘋果日報》員工乘坐員工巴士離開時獲市民支持打氣。 攝影:Oiyan Chan

     

    《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宣布請辭,離開時婉拒發言。 攝影:Oiyan Chan

     

    數百人凌晨於旺角排隊,購買最後一份《蘋果日報》。 攝影:Sheryl Wong

     

    最後一份《蘋果日報》於 6 月 24 日出版,頭版標題為「港人雨中痛別,我哋撐蘋果」,印刷目標為 100 萬份,是創刊 26 年以來最多。 攝影:PW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