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2/12 - 14:06

【圖輯】香港史上首次醫護罷工黯然落幕,無力封關回天

作者攝

作者攝

黃護士無奈申訴,不應將罷工的責任推向醫護,醫療系統早已病重。

就算平日沒有罷工,甚至不在流感高峰期,「一個要做手術嘅新症起碼要等三年;睇急症起碼要等半日;睇街症起碼要等兩三個鐘。」

「醫護嘅人手從來都唔夠,但醫管局從來唔正視。」醫療系統恰似漏船又未致覆舟,正是靠她們社康護士。

廣告

由於醫院床位嚴重不足,一待病人稍為好轉,就會要求他們出院。返家的病人會轉交社康護士照顧,餵藥、打針、洗傷口等,他們多是患長期病的老人。社康護士每天要走訪約十名病人,照顧每名病人起碼要花半小時,不過現實難免超時,更遑論轉赴各地要在行程上費時。

「我地日日都 OT,永遠冇 lunch hour,永遠冇時間食飯,有時工作時間可以係朝八晚十。但我地冇出聲爭取補時補薪,默默咁做。」

她強調現在醫護迫不得已挺身而出,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市民。

(受訪者沒有上鏡)
 

B 護士已有朋友進入 Dirty Team 並寫好遺言,「做依份工預咗有天災,我地唔會走。但而家有得封關唔肯封,咁多大陸病人湧入嚟,明明係人禍呀嘛!最悲慘係點解我地身為香港人好似係二等公民?」

在她身旁的 B 醫生則解釋,武漢肺炎是公共醫療災難,封關能有效減少病毒散播。罷工的影響是一時;封關的好處是久遠,所以她即屬醫生亦參與罷工,要求封關。

(受訪者沒有上鏡)
 

黎護士特地手寫標語參與罷工集會,他將會加入 Dirty Team。

「醫護人員嘅崗位除咗喺醫院,我地仲有職責推動健康政策。在公在私,我地都係盡責。反而政府有冇盡佢地嘅責任?」

「要醫好病唔能夠只醫病癥,仲要醫好病因,唔封關就會不斷有患者入嚟。我唔介意入 Dirty Team,但付出得嚟要有價值,我地嘅資源服侍唔到全世界。」
 

葉護士憶述自己曾遇到排口罩的長龍,價錢貴到趁火打劫。她請婆婆拿出口罩想檢查一下,但婆婆滿不在乎,「買到就得,有好過冇。」

葉護士解釋戴不合格的口罩比沒有更危險。「你以為有保護反而會掉以輕心,飛沫穿過口罩都唔為意。」她批評政府坐視民困,亂象叢生。

(受訪者沒有上鏡)
 

鄭女士是專職醫療人員,她披露醫院的口罩供應改行配給制,每更限用三個,「前線會覺得好氣餒,返工有足夠嘅保護係基本。」

「罷工只係想同政府講,決策者要保護番市民健康。我明白就算罷工一星期都動搖唔到林鄭,由上年六月搞咗幾耐先撤回送中。但起碼要畀市民知道有班醫護努力過,只係特首唔願聽。」

「將來有社區大爆發,林鄭要負最大責任。」
 

「究竟政府搞緊乜嘢?醫療系統頂得幾耐?我地好期待解決,就可以正式返工。唔係對政府收貨,而係擔心同事。」

眼見政府用拖字訣拖垮這場罷工,盧護士坦言失望,「好多高層唔敢講真說話,佢地貪生怕死,只係為咗仕途同烏紗。」

「到最後會有人為咗救人而冇命。點解分別咁大呢?我唔知點解。」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