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圖騰」、「尋租」與「人血饅頭」:有關地區活動 12% Off 的各種思考

2020/11/12 — 16:2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孔德維(GLOS 研究總監)】

歷史上不同類型群體的建立都需要各式的「圖騰」。早在新石器時代,人類在建立氏族社會時已有了各式動物、植物、神獸作為祟拜對象:羅馬的狼、殷商的玄鳥、亞述的獅子,都可以說是當明顯例。人類社會的發展愈益複雜,群體建立時所需要祟拜對象亦會發展為一系列的價值或是秉承了那一系列價值的個人。[1] 華人較為熟悉的例子,則可以參考關帝信仰發展,如何將一個2世紀的悲劇英雄理解為「忠」與「義」的象徵;同樣值的參考的,是近世中國具反叛性格的幫會組織強調17世紀的創始人陳近南與少林五祖的「反清復明」性格,以作為促使群體團結的「圖騰」。無論是關帝、陳近南與少林五祖,「圖騰」都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處境,在崇拜儀式中「個人」與其所代表的「價值」已完全接洽。在2019年香港深水埗天橋底舉行幫會入會儀式中,我們仍可以看到少林五祖的名號。[2]

這一類有益於群體團結的崇拜對象,自然不可能是完全自然生成。舉例說,在臺的國民黨政府編定的《國語課本》第3冊第12課〈蔣總統小的時候〉介紹了蔣介石幼時去河邊看魚逆水向上游,於是發奮「不怕勞苦,又很有勇氣,所以長大了,能為國家做許多事」,就顯然是一個國家希望訂制的「圖騰」。好的「圖騰」可以增進向心力,但失敗的「圖騰」除了會遭後人恥笑,亦會令團體分崩離析。《但以理書》第3章敘述伽底勒帝國的尼布甲尼撒二世建成大金像令國民同拜,就引來帝國的異教信仰者諸多不滿。但無論如何,「圖騰」畢竟可以是一門生意,世間專職玩弄象徵符號以謀生的專業人士比比皆是。牟利是人之所共欲,能做到一個廣為群體接納的象徵符號,大有推動歷史之功。法國大革命的先烈「圖騰」,就成了二次世界大戰時法國淪陷區自由戰士的精神支柱。有好的自然有壞的,歷史上亦自然出現了各種無助於群體發展的專業人士,以各式「圖騰」利用群體的向心力以謀其生。五四運動後期的愛國番梘和火柴,就可以說是典型的「尋租」行為:沒有從事生產的情況下,為壟斷社會資源從而獲利的「非生產性的尋利活動」。

廣告

近日,有地區團體以12個前程未卜的人類,作為消費者的折扣藉口,在娛樂活動中安排「結帳時輸入優惠碼『SAVE12HK』即可獲得12% off早鳥優惠」是好的「圖騰」使用方法嗎?苦難經歷的確是「圖騰」的典型由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血饅頭」就是在十字架上受苦受難的基督耶穌,but consent matters。基督是自願的,那12人和他們的家人就好像沒有。強將活人定為「圖騰」促進消費,與復活節特賣有本質的差異。孔子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所謂「俑」就是春秋以前製作用以取代活人殉葬的木偶,夫子認為「俑」的與活人過於相似,用以殉葬很可能導致後世恢復活人殉葬,因此孔子厭惡「俑」的創始者,咀咒絕後。如果孔子的語言太離地,可以用本地網臺節目《啤梨晚報》的表達方式:「噉做法,係要全家死絕咖。」

[1] 讀者可以參考Jacob Rees-Mogg的近作The Victorians: Twelve Titans Who Forged Britain所介紹的一系列維多利亞英國「國家英雄」;另一個有興的例子,可二次世界大戰前後,日本對16世紀武將織田信長的不同敘述和神化。參MOONFLY:〈織田信長的形象:《歷史秘話》信長萬華鏡〉,2020年6月18日,https://bit.ly/3n9rbr3;胡煒權:〈日本人神化織田信長所吹捧出來的「兵農分離」政策〉,2019年12月2日,https://bit.ly/3pmpTev

廣告

[2] 〈警破疑似黑社會入會儀式 專家拆解「篤熄」香燭刀斬蓮藕箇中意思〉,《蘋果日報》,2019年3月7日,https://bit.ly/35d1VtZ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