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22 - 22:00

圖騰

大嶼山與桂山島之間一片汪洋,有白海豚暢泳(作者攝)

大嶼山與桂山島之間一片汪洋,有白海豚暢泳(作者攝)

老遠來到大嶼山西南角的分流,荒僻海岸,向南眺望,有一個大島。朋友問:那是什麼島?
地圖上,這個島不存在……

告訴你一件香港的死罪,政府出版的香港地圖,可能因為版權問題吧,深圳河以北,一片空白,簡直目中無祖國,彷彿發展驚人的深圳特區從不存在,涉嫌分裂國家;至於香港海域以南屬於珠海管轄的萬山群島諸島,更不會在地圖上畫出來。

我們從市區坐大半小時地鐵到東涌、轉巴士翻過兩座大山到大澳,再徒步兩個多小時,才能來到香港地界西南極的分流。大海對面那個島,叫桂山島,即是曾幾何時男士的「洗頭勝地」,馳名「洗頭艇」目的地,不用回鄉證就可以按摩洗頭。

廣告

就是桂山島,最近黨媒不斷吹奏要仿效橫琴模式大填海,劃歸香港使用,幫助解決香港土地問題。先不說一個國安法令外資急撤、湧現移民海嘯、工商物業成交價慘跌,土地問題一下子解決得七七八八;桂山島位處浩瀚湮海一隅,處身颱風航道,剛剛路過的颱風海高斯,最強風力的風眼壁就掠過桂山島對開的珠江口,有些地方幾百年來沒有可觀發展,總有天理;那小島,沒有任何基建連接,倡導者甚少提及路途遙遠,任何基建都是世紀工程,既耗費不菲亦破壞環境。你就算得到一片新土地,正常人都必須認真去問:是否值得?同樣的錢財心力是否應用在別的地方?

這時代的超前基建,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也不需問效益。就如史前部落豎起巨型圖騰,或古埃及法老王豎起神像神殿,都是統治階層愚民的精神鴉片,不需問用途,只是供人膜拜。

橋唔怕舊,勞民傷財之舉,最新一項叫普及病毒檢測,檢測完,既不會免疫,更不會保證你明天不染疫,未必能用作過境健康碼,又不可能用作放鬆社交距離的「優惠」,更會製造安全錯覺。勞師動眾,健康方面的益處只是找出社區一小部分潛在感染鏈。

沒有全民檢測,就沒有林鄭與眾高官記者會上講的二十六次「中央」。圖騰之用,不在於實效,找個理由,叫人欽敬膜拜,就是效果。

 

相關文章:
學習土庫曼 信奉基本法
青天麗日,願你能看見永恆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