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亂世下更要挺胸當一個香港人

2020/3/18 — 12:59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中國封鎖資訊導致武肺全球大爆發,美國遲緩應對、英國消極抵抗、意大利深陷險境,外媒無不先鞭撻中共、繼而質疑西方,全球似乎無安居之處,一片瘡痍。在眼見兩個不同價值體系的政府都有負市民時,我更覺得香港人的價值和身份之重要。

香港的繁榮是中西合壁的產物 — 由開埠以來成為毗鄰中國的貿易港,到近年成為國際、東亞的金融中心,無數外籍精英在此紮根,「中西」文化價值互相碰撞,繼而孕育一代又一代對差異敏感、懂得理解和溝通的香港人。

這種彈性和理解能力對我們的身份尤其重要。在世界秩序的夾縫底下,在中國我們可以看見其財大氣粗的「巨嬰」土豪性格,為追求利益階層的安穩替暴力鎖壓、剝削百姓辯護;在西方社會,我們亦能觀察到他們「歐洲中心」(Euro-centric)的待人處事價值觀,不論是生活日常、還是嚴謹的學問研究,這種站在西方傳統而傾側的思考,同樣使他們陷入自身歷史的泥沼 — 在是次歐美各國初期民間對待疫情的輕視,足可反映這樣文化優越感是如何「去菁存蕪」,變相有害於他們對抗不熟悉的事情。

廣告

而香港人正是習得了西方社會保護人的尊嚴而建立的價值體系,同時具備適應世界變化、了解人與人之間文化差異的韌力。所謂國際化並非只是通曉不同語言、城市路牌加上英文翻譯 — 更是明白到世界之大,不同文化背景的國民舉手投足、眼神表情、交流語氣都代表不同意義時,我們仍能用寬闊的眼光與所有人相處,懂得基於價值而非偏見辨別好壞真偽。

其實香港人真的很勤奮 — 這是由政府逼出來的。所有人都要刨疏資料,自身判斷哪一位專家言之有物,哪一個機構有物資供應,哪一種防疫措施最為有效。只有香港,在缺乏有效的政府防疫運作時,單靠民間的通力合作而達成卓越的防疫工作。現時無法掉以輕心,卻亦應正視我們的成就 — 不論是示威抗議,還是民間網絡連結成的防疫工作,我們都讓全世界人感受到,香港的而且確是與有別於中國的政治社群,而香港人的自我組織以及對抗強權更是值得敬重。

廣告

來到耶魯留學,一個充滿思想碰撞、文化交流的學習環境,更令我覺得香港人寬廣的社會文化替我打好了一個與國際溝通的根基。在世界陷入混亂之際,我們要持續發掘值得保存和珍重的特質,在危難中傳承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