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反抗就是罪名的香港 我們該如何回應大搜捕?

2021/1/6 — 10:50

2020 年 7 月 15 日,16 名在民主派初選中居前列、自稱「抗爭派」的參選人召開記者會。

2020 年 7 月 15 日,16 名在民主派初選中居前列、自稱「抗爭派」的參選人召開記者會。

正如張崑陽的分析,今次政權劃下的紅線之寬史無前例,國安處的行動力亦極高,在同一早上執行多達五十多宗拘捕,編制似乎比想像中大。

根據被捕者目前的影片,警方是以「35+ 否決財算、逼使行政長官辭職」作為戴耀廷「攬炒十部曲」的一部分,從而指 35+ 參選人以及協辦者阻撓行政機關履行職能,違反國安法。

這種說法的漏洞亦很明顯:一來否認財政預算案是基本法計設所容許的,二來根本無法確定所有初選參選人都認同「攬炒十部曲」的主張。

廣告

政府搬出錯漏百出的說辭,就是要製造「政權就是可以無法無天」的形象;在他們眼中,反抗,才是真正的罪名。

在如此令人氣憤的形勢下,到底我們該如何應對?

廣告

1. 勿陷於恐慌

政府搬出來的論述,也導致 60 萬投票「支持」初選的市民也掉入法網中。

我們更清楚政府的目的不是拘捕五十位民主派人士,而是熄滅反抗的火苗 — 他們知道,正如有很多在初選冒起的素人,抗爭者的梯隊總能填補不同崗位,真正的目的是透過恐懼使市民不再反抗。

港府透過發放「支持 35+ 就是違犯國安法」的荒謬說辭,來誘發參與初選的市民恐慌,從而選擇自我退讓。若果你正在考慮是否應刪除曾轉發過、發佈過支持 35+ 的內容,我希望你先想一想 — 也許政權的正在盤算的,正是透過這種大規模的「回撤」,來再度宣示國安法的威力,令市民慣於不斷自我審查。

在政權兵臨城下時,也許深呼吸、勿陷於恐慌,是首要一步。

2. 重整論述,準備應付輿論戰

任何政治打壓,都必然包括「輿論戰」— 在今次拘捕後,必然會有一堆自稱中立,或者藍絲陣營的人想宣導 35+ 思想如何觸犯國安法,來掃除社會的反對聲音。在輿論戰上,洞悉對方的正理盲點,重整己方論述,是最重要的一環。

關於否決財政預算案如何不違犯基本法,其實戴教授早在〈立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的憲制設計〉一文中提到:

「按着基本法,唯一令衝突解決不到的,就是當選民已清楚表達了立場是支持立法會的,但行政長官仍拒絕讓步。本來政府停擺是不會發生的,但若行政長官到了那一步仍拒絕退讓,那才會出現兩次財政預算案被否決,導致政府停擺。因此,真正導致停擺的,是不肯讓步的行政長官。換句話說,基本法本身已有安排防止出現所謂的『攬炒』,只是當行政長官不理基本法原先已設計好的安排,攬炒才會發生。」

一切攬炒,本就是中共自行「炒車」才會出現;民選議會計劃以議會的權力制衡政府,也只是履行份內職責。面對中共「反抗就是罪名」的打壓,最起碼我們要令社會知道這些拘捕「名不正言不順」,才可「止血」。

3. 活在真誠中

無論你在鑽研何種技藝、專注何種工作,請在消化這些新聞後繼續深造,朝自己的專業卓越進發,避免被這些新聞過份影響。

在七十年代政局異常封閉的捷克,人民擁有發聲的空間比現時的香港更少。前捷克異議者,及後在國家民主化後當選為總統的哈維爾提出一個 “Living in Truth”(「活出真誠」)的概念,指在(後)極權時期的人民要避免與極權配合;在無法真接表達政見時,要忠於自己追求自由的天性,拒絕被極權的條條框框限制,按照自己的想法真誠磊落地生活。

當人民自由地活著時,便無可避免地與政權磨擦 — 促使「七七憲章」運動、捷克民主化的並非是政治事件,而是一班被名為「宇宙膠人」的搖滾樂手因追求創作自由、唱出所想而被審訊所引發。在追求自由的天性被政權過份抑壓時,所爆發的能量,是無比巨大的。

因此,請不要認為在進行「政治活動」危險時,便放棄「抗爭」的念頭。飲水坐直,過去專心致志的生活,不放縱不放棄,我們還有很多反抗的潛能。

4. 抱持希望、不再畏縮

美麗島審判其中一位被告人、綽號「花媽」的陳菊在回顧審判時表示:

「最大的意義是,自此以後,台灣人參與民主運動時不再畏畏縮縮了。」

在巨大的打壓來臨時,我們都可能會因為自己有機會是下一位,而感到驚惶;

但同時,當義人在黑暗時挺身而出,在面對巨大的政治壓力時仍能勉勵他人,這些道德力量也能成為同伴的心靈支柱,令我們在更兇險的環境中,不再畏縮。

一念之差。

在情緒最強烈、消化著令人痛心資訊的這一段時間,也許要再三提醒自己:不要放棄希望。

希望被捕眾人安好,希望港人在亂流下平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