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國安法下的新常態,我們應如何反抗和思考

2020/9/20 — 22:13

國安法生效後對社會最大的威脅,除了是對示威者或政治人物的無理拘捕、長期監禁外,更是讓與當權者合流的親建制人士擁有、濫用法律的話語,在各個體制中去進行思想以及言論壓制。

例如於親共學校對學生的打壓便是一個好例子。在國安法生效之前,即使親共如香島、福建中學等等,禁止學生掛雨傘飾物、討論「光復香港」,是要負上「打壓言論自由」的污名,引起社會廣泛關注。這對講求穩定、低調,「沒新聞便是好新聞」的教育機構是沉重的代價。即使這些打壓國安法立法前都會出現,親共校方所承受的壓力定必更大,學生也會更有正當理由反抗。

但當國安法通過後,思想、言論審查馬上披上「法律」的外衣,與傳統「守法」的道統智慧無縫接軌,打壓言論自由搖身一變成為「保護學生」的舉動,避免他們誤墮法網。香島中學一名學生因使用「光時」口號相片,遭校方記兩個大過、勒令停課一周,最終該學生退學轉校。這種由國安法延伸,浸透在各個體制、領域的「國安羅網」將會令審查愈演愈烈,除了是由上而下的規範,未來定必會有更多個體之間的互相監察,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以及公民社會的肌理。透過斷裂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極權企圖瓦解反抗的潛能,讓大家生活在無法相信團結、合作的社會中。

廣告

面對有中共作大靠山的「國安羅網」,在體制內仍有關鍵位置的公民守護行業的核心價值是重要的對策,以專業作判準,而非一味因應中共的政治紅線而後退。在個體與個體之間都應盡快建立信任 — 建立、維繫、確保自己有一個可信的圈子,最起碼要以私交的方式分享資訊和意見,從而保持對參與社會事務的熱情、對人的基本信任。

假如說過去一年是雷厲風行的「進攻」階段,其效果雖然滯後,但已慢慢蔓延開去,國際局勢正在回應香港人的呼召,逐漸累積對華強硬、支持香港民主的共識。但同時,我們亦切勿過於樂觀,期望國際整體局勢在短期內有翻天覆地的改變。落實國安法當然是中共一大失誤,但毫無疑問地逼迫港人進入「防守」階段,以試探、纏擾為主軸,以保存實力、削弱對方以及擴闊戰線為目標。因此,各項「非政治」化的組織更應該在這種政治風暴中蔓延開去,即使不能像以往般高調,但守住一些基本價值,已是在中共高壓管治下的反抗 — 而中共的鐵腕是要付出沉重代價,不斷受到國際極大的壓力,削弱了與歐洲等理想同盟的關係。

廣告

所以,也許會有更多以往高調的組織/商家/個體轉往低調,這並不代表是抗爭的失敗或衰落,只是一種局勢惡劣下的策略轉換,我也不鼓勵大家用以往的高標準門檻去「檢驗」圈子內的人和事。對我而言,抗爭的死亡是在於大家都開始不再體諒各人的位置和苦衷、對未來充滿頹廢和失敗主義,接受看似難以改變、由中共加諸的「現實」,然後停止思考。香港人的足跡已改變世界,我們亦不應該妄自菲薄,總覺得一切都在走下坡。有人在受苦仍然堅持,有人在絕望中仍然鼓勵大家。我想,仍能呼吸一口自由空氣,仍能與各位聯絡、上網敲打鍵盤的我,更不能放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