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戰火中開拓的新工運

2020/11/29 — 10:10

【文:工會脈搏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大概是香港人在運動中最為煎熬的階段。一年過去,那月的人和事仍然歷歷在目。我們無法忘記周梓樂同學墮樓那一夜;無法忘記黑警對準西灣河少年心口開槍;無法忘記二號橋的那個晚上;無法忘記理大內外的戰火。十一月的街頭,充滿血、淚、驚慌、戰火聲和戰意。新工會浪潮正是在戰火中促成,希望在迷惘之中找尋可以延續抗爭的路。它並不是取代街頭抗爭的方式,而是其中一個推動抗爭的齒輪。

運動中無大台的組織模式

廣告

整場反送中運動強調無大台,成為運動遍地開花、容納不同可能性的重要因素。可惜運動初期的罷工,並沒有呈現出強烈的行業主體性。縱然七月下旬出現各行業telegram 群組及八五前行業罷工聯署,但「行業」、「勞工」或「打工仔」的身分並沒有更進一步轉化成組織罷工的重要主體,導致八五、九二九三或黎明行動下的罷工只是純粹「行動上的罷工」,沒有令罷工更進一步成為「對抗政權的重要籌碼」。而且,街頭巷戰開始到了樽頸位,我們似乎又難以避免地回到那種迷惘、失落、無力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罷工這個抗爭方式再次被提出。但這次有所不同的是,為罷工設下了一個前提 ── 組織工會。於是各行各業於十一月初紛紛成立工會,於短短幾個月內約五十多個新工會成立。新工會浪潮無疑為運動帶來新的戰線 ── 工會戰線。

組織化與無大台並無衝突,反而是互相補充。「無大台」指把行動方向去中心化,反對由上而下地獨攬行動話語權。然而無大台不代表去組織化,這裡指的組織並不是建立一個組織(organization),而是如何組織 (organize) 同路人。運動需要的是如何以不同方式組織更多同路人,以一種去中心化由下而上推動的抗爭,而工會正是其中一種組織方式。各行業的工會組織自身行業的同路人,等待或創造合適時機主動出擊,以「打工仔」的身份作為抗爭主體,推動整個社會的抗爭運動。年初, 醫管局員工陣線(HAEA) 發動的醫護罷工正是透過工會組織於醫管局工作的同路人,透過每個會員參與討論及授權發動罷工,以行業身分作為抗爭主體,推動全港市民以不同方式參與,迫使政府回應封關訴求。這正正呈現工會如何成為抗爭的載體。因此,成功發動工業行動的因素,不是在於工會存在與否,而是如何有效組織以及動員群眾。若只是純粹建立工會這個組織,而沒有思考如何運用工會這個平台組織群眾以至發起行動,工會也只會是形同虛設。

廣告

超越「勞工權益」的新工運

在運動中,罷工成為人們重視的抗爭手段,因此為「打工仔」這個身份添上多一重責任。發動工業行動不再是單純為了個人利益的勞資糾紛,而是在道德感召下,為了願意用血肉之驅擋子彈的抗爭者。

在這個抗爭時代,需要的不是純粹爭取勞工權益的工會,而是肩負著時代責任,推動整體社會抗爭的工會。而香港的未來是與每個人互相扣連,不可割裂的。

以醫護罷工為例,當時社會正面臨著武漢肺炎的威脅,但政府遲遲不封關,置香港於社區爆發的危機中,醫護亦難以倖免。另一方面,醫護保護裝備不足,涉及醫療安全,更可危及病人。因此,醫護罷工就以上種種問題提出訴求,既是救港,亦是自救。

跨越行業局限的聯合抗爭

當工會所關注的議題超越純粹的勞工權益時,意味着其抗爭的角色不再只局限於某一行業,而是整體社會。因此,新工運的抗爭不單超越爭取勞工權益,更需要連結各行業以及社會中的不同群體,才能產生最大的政治能量。國安法所帶來的影響正是衝擊著各行各業的權益,如本地導遊講解本地文化歷史可能觸及紅線;藝術文化工作者的創作自由,亦會因政治審查而受限;同樣,院校自主及言論自由亦無一倖免。620 反國安法罷工罷課公投中,正是由不同行業的工會以及學生發起。雖然投票結果未如理想,但卻凝聚了不同群體的同路人。可見是次公投不是高舉爭取某行業的言論自由,而是需要聯合各行業以及社會不同群體的人反抗,這正正是超越「勞工權益」以及跨越行業局限的新工運。

眾人都是抗爭個體的時代

談「新工運」似乎讓人覺得與己無關,但其實息息相關。當抗爭成為日常,那就是生活也是抗爭的一部份。因此生活習慣上,我們作出了不少改變,外出時不會搭黨鐵;消費時不會光顧藍店;娛樂時不會看黨台,只會收看同路人的 youtube 頻道;那麼工作呢?你未必能完全選擇避開中資公司,亦難避免有藍絲同事。但你可以選擇如何連結職場中的同路人,當面對職場不公時,也像我們遇到社會不公時不畏懼走上街頭一樣於職場中抗爭,這是在建立一種日常生活抗爭的習慣。而這種抗爭習慣,正正為運動埋下重要的能量,在必要之時發揮出來,成為推動抗爭重要的一環。

(《工會脈搏》介紹:《工會脈搏》是一本工會刊物,連結了來自不同行業及不同院校的同路人,有著共同信念 ── 最大的政治能量在於制度外,在人民手中。我們需要在制度以外以不同方式組織更多的同路人,而工會正正亦為推動抗爭運動的其中一個載體。在不同的抗爭歷史當中,打工仔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們相信聚沙成塔,職場上每個勇於挑戰制度的打工仔女,與社會的前線抗爭者是互相構連,形成香港人的抗爭共同體。我們希望透過《工會脈搏》,讓一眾不同行業的同路人凝聚一起,對抗極權。https://www.facebook.com/UnionsPuls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