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批鬥《立場》之前

2020/7/2 — 22:14

涉嫌用短刀刺傷防暴警嘅示威者喺飛往倫敦嘅飛機上被捕,懷疑因為《立場新聞》刊出嘅相片令該名示威者因而能夠被起底、確認身份以至被捕。隨即《立場》被一眾網民批鬥,指責無幫該名示威者打格仔、唔應該刊登該相片,甚至指出《立場》靠讀者贊助維生,宜家係「食碗面反碗底」,甚至將《立場》歸類為政府「幫兇」。

網上批鬥容易,尤其係批評「黑記」;但係今時今日要繼續營運一個有公信力、勇於報導事實嘅傳媒就非常之難,而且代價不菲。報社入面由董事、到編輯、到記者、到小編,每個人都唔知幾時會被「國安」上門拉人封艇,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但係《立場》同仁選擇堅持落去。

喺黑白顛倒,指鹿為馬的世代,要講真話,揭露真相要承擔好大嘅風險;喺「國安法」嘅陰霾下,一眾人刪 Facebook、改頭像、拆文宣嘅同時;《立場》一如既往,走到最前線,不顧自身嘅風險去報導第一手嘅真相。大家都見到一直以嚟記者行家如何被警察敵視,7.1 如何用生命值硬接水砲車直擊,宜家直播要冒生命危險絕無誇張。

廣告

喺過往一年嘅示威現場,當有示威者落單或者遭受警暴嘅時候就大叫「記者、記者,要記者」,喺有示威者被捕嘅時候就巴不得記者影到被捕人士嘅「大頭相」,喺網上公開,希望越清楚越好,以免示威者被消失,咁嗰陣又唔見有人要求《立場》打格仔?同樣要上庭嘅時候,就要求記者們提供最高清嘅片段幫助打官司求脫罪;但係與此同時又要記者識得避重就輕,「自我審查」,呢個世界有無咁嘅事可以兩全其美?

同樣,如果要求《立場》要保護當事人「打格仔」,咁同班「黑警」要求記者唔准拍攝、否則屬於阻差辦公有咩分別?如果就係因為咁就要批鬥《立場》,咁同班前線防暴不分青紅皂白就大鬧「黑記」有咩分別?雙重標準係我哋睇唔過眼政府、建制、警察嘅原因之一,咁係咪要變成佢哋一樣?媒體唔係唔可以批評,但係批評嘅原因係基於顛倒是非黑白、成為暴政嘅宣傳工具,而非要傳媒成為示威者嘅附庸。 

廣告

事實上,傳媒無責任為任何一方掩飾,傳媒嘅責任只係將社會嘅事實透過鏡頭、同記者支筆原原本本咁呈現出嚟。一個傾向某一邊嘅媒體都會失去佢嘅公信力,最後淪為黨媒之流。因為行政機關擁有公權力及話語權,傳媒本身就有監察政府嘅先天角色,所以成為受新聞自由保障嘅「第四權」。《立場》嘅路線較 liberal,推祟自由人權,一直以來有比較傾向抗爭者嘅感覺;更加因為香港絕大部份嘅傳媒經已被收編,忘記咗監察政權嘅天職,所以《立場》只要報導中立便足以鶴立雞群。

讀一讀《立場新聞》喺七月一日寫嘅社論: 

「往日,政權審查資訊,蒙蔽人民,謊言說一千次自然有人信以為真;今天掌權者技法高超,擅於製造資訊洪流,令人真假難辨、輕重難分。《立場新聞》願望單純,只希望於香港巨變之世,忠於專業,探索事實、去蕪存菁、監察權貴、為無聲者發聲、為香港發聲。」

傳媒就是這樣一回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蓆、不分化」唔係單單一句口號,係一個態度。《立場》作為香港碩果僅存未被收編嘅獨立媒體,傳媒本身嘅角色唔係政客,唔係議員,唔係政治工具,只係將社會真實一面反咉出嚟嘅一面鏡,僅此而已。

繼續批鬥,只會令《立場》邊緣化,號召抵制《立場》、杯葛捐款,只會扼殺咗僅餘嘅聲音,親者痛,仇者快。 今日係《立場》,他日就會係《蘋果》、《港台》,直至所有媒體都成為一言堂,一起報導被「批准」嘅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