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6/27 - 1:47

在抗爭中的中學生們

6.21 民眾包圍警總,在外牆留下種種指控。(作者攝)

6.21 民眾包圍警總,在外牆留下種種指控。(作者攝)

12/6-21/6

在反送中運動偶爾會見到中學生。兩名中三和中五的學生,平生首次見識催淚彈,但依然留下。「而家未到最嚴重嘅時候……如果實施咗修例,香港就冇哂自由。」

因為中學正值考試期,通常只須在上午回校。若干學生放學後穿著校服逕赴集會。「唔想被引渡番大陸……想保住自由。」

廣告

在 6.21 包圍警總集會,中四生「金魚」端坐在警總正門的招牌下。為了響應不合作運動,她選擇在當日罷課,只去應試和對卷,其餘時間在圖書館自修,已獲學校接納。

由始至終只三四名同學參與罷課。「同學比較少關注依件事。我哋好盡力話畀同學知,可惜反應唔多,但多啲人關注我哋已經好開心。」

她明白當日集會名義上並不合法,屬於抗命。「首先如果通過咗修例,我哋仲可以點樣表達政見?後果一定比呢次非法集會嚴重。」

「就算真係要拉我都好,如果多一個人支持 — 唔係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 — 我覺得多一個人已經好多。如果每個人都抱住少我一個冇所謂嘅心態,今日唔會有咁多人。所以我決定即使冒險都要企出嚟。」

在金鐘往灣仔的路上,兩名中學生劉同學和朱同學坐在路中央。「傘下爸媽」的 Charlie 發現她倆,贈予兩張單程飛,叮嚀她們小心免露痕跡。

原來 Charlie 早已準備多張單程飛傍身。「佢咁細個已經知道自己應得嘅權利,卻要苦苦爭取,我要守護佢哋免受風險。」

推動她們投身運動的一大原因是身份:「因為我哋係香港人。」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