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時代革命呼聲中 詮釋教育與法治的互動

2020/2/1 — 22:12

評《香港教育法:學生紀律、刑法及刑事程序篇》

【文:霍梓楠(中學教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還記得當年修讀教育文憑的第二學期(2015 年頭),在雨傘運動剛落幕的時代背景下,選修了「學校教育的法律議題」,講師就是本作兩位作者。這課程引導學員以法律視角剖析疏忽、學術自由、教師權益、專業守則等多方面教育議題,對我來說是一趟思想衝擊的旅程。完成課程後,我認為這是值得繼續探索的方向,於是持續思考及學習,一方面驅使我關注日常教學以外的教育議題,一方面非系統化地認識散落在各議題中的法治原則。

廣告

教育與法治起碼有以下五個關聯點:

  • 學校應該教學生法治嗎?如果應該,那學生該學甚麼?教學活動應如何設計?現有的教材質素如何?
  • 教師如何在計劃教學活動及日常處理學生問題時,參考法治原則?如果學生學懂與捍衛人權自由相關的法律,會否令學校難以管教學生?
  • 教師面對家長及社會人士的責難及攻擊時,除了教育專業知識外,有沒有相關案例與法例可作辯護?
  • 除了訴諸學生福祉外,教師如何根據法治原則捍衛自身權益?如果只敍述個別教師悲劇,則未能獲得大眾支持,結果任由權貴及政府濫用公權力宰割。
  • 現時規管教育的明文法律是否完善?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廣告

直接回應當下時局

當下比雨傘運動更嚴峻的政治危機,為上述互動添加一個令人心碎的面向:當未成年學生為了政治理念不惜以身犯險甚至涉嫌干犯刑事罪行被捕,教師(不論抱持甚麼政治立場)如何應對?

本作是繼《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疏忽侵權篇》及《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的香港教育法系列第四本,是最直接回應當下時局的一本。作者這樣介紹本書:「不少學子選擇走在反修例運動的前沿,寧靜的校園生態也起了巨大的變化……以學生紀律為主軸,探討學生紀律的權力基礎,以及在學校落實所產生的種種問題。這議題又跟刑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要先闡述刑法要則及刑事程序等課題;而除了校園一般常見的罪行外,本作亦觸及暴動、非法集結、蓄意傷人、刑事毁壞等罪行,務求幫助教育工作者在各方面給學生提供更貼地的援助,正切合教育界今天的迫切需要。」

這亦解釋了作者花了近四百頁的篇幅介紹刑法的概念、審訊程序、舉證標準及量刑。不過,四百頁篇幅遠不夠解釋博大精深的刑法,作者的取捨原則為「基本須知」及「與少年罪犯有密切關係」。

教師勿低估刑法與學生的距離

刑法看似與日常教學工作無關,如果沒有學生被補,教師是否可以不理?作者這樣說(序言 P. 19):「由於議題內在的邏輯,以及鋪陳需要的考量,有讀者或會感到部分內容沉悶,最佳的處理方法是跳到想看的部份,或者乾脆跳到第四部份(學校紀律)……」

不過這肯定不是作者的初衷。如果教師意識到身處政治危機中的使命,就知道這前四百頁的重要性。首先,就算沒有學生被捕,當學生從社交媒體接觸刑事案件資訊後有疑問,如果教師有能力,可否簡單地解答他們的困惑,或者糾正他們的錯誤看法(當然也要聲明教師不是法律專業,只略懂皮毛)?還是如教育局所言答「不知道」就盡了責任?

法律知識可為教師裝備多一道板斧

再者,教師了解身處社會的法律制度,認識及思考法治制度所承載的價值,領略這個制度經歷長久以來的演變及挑戰後,講解歷史知識,甚至引導學生改正偏差行為,就多了一道板斧。舉例說,我曾經從疏忽侵權的角度向學生解釋,為甚麼我在實驗課時會變得異常兇惡。很多學生已厭倦了苦口婆心的「道德高地權威強力指示」,我也不想他們只是因為我惡而不敢作反。當然我必須澄清:「我唔係為咗唔想畀人告先至惡死,而係履行作為科學教師嘅責任。」說到底,疏忽侵權概念承載的價值,是各人都要盡可行合理責任避免身邊人受傷害。

本作所載的刑事知識、價值與爭議,與後半學生紀律法律議題其實有同等重要性,只是教師不容易直接把前者知識用於日常教學上而已。

研讀複雜法律議題的意義

就算作者已作出取捨及簡化,不少刑法議題的確複雜,例如有關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即無須證明犯罪心態,只須證明的確有犯罪行為就可以)結合舉證責任的討論,以及容許行駛緘默權的背後精神及伴隨的爭議點等。讀者可從這些複雜討論了解法律運作的幾個面向:

  • 應用案例時不可輕率作類比,必須了解案例確立的原則有甚麼前設
  • 如何在眾多原則排出先後次序,應用於現實不同情况
  • 一旦採取某個立場、原則,法庭持守了甚麼價值?犠牲了甚麼利益?為甚麼值得呢?
  • 司法權限的界線,司法權不可能解決所有社會及政治問題

研讀本作時我經常自我提醒,就算未能透徹理解當中的複雜議題(這本不是正式法律專業教科書,就算理解作者所言也不代表學懂全貌),都要嘗試體會與學習其中的思考模式。這段時期,我們看得太多極具引導、煽動性的官方說辭與民間文宣技倆,例如輕率類比、過於側重某原則、以偏蓋全等等。所以於我而言,閱讀本作是一種特殊的「抽離」體驗。

終審法院(資料圖片,來源:朝雲攝)

終審法院(資料圖片,來源:朝雲攝)

協助推動改革學校學生紀律機制

刑法之外,本作的另一主題是討論學校執行學生紀律的法理基礎。此議題的重要性不止體現於學生紀律程序與刑法的關係,廣義來說,應是透過闡述與學生紀律有關的普通法(案例)、《教育條例》以至《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關係,結合社會及教育現場風氣轉變,重新思考學校如何執行學生紀律。

不少舊一輩教師認為管教必須從嚴,不用與學生斟酌校規的合理性及背後理念,只須切實執行就可以,相信學生有朝一日會明白教師的苦心。如作者所言(第 652 段):「不少校長和訓導教師在調查過程中,因為急於破案,早點找出真相,而魯莽地採用一些高壓手段來對付懷疑違規的學生」。

新一代重視自由、私隱、人權等普世價值,加上當今政治危機,學生對權威與規限有更大的戒心。教師若動輒以硬碰硬,隨時爆發激烈衝突,與教育愈走愈遠。

書中結合法律與教育角度所提供的執行紀律實務建議,可促進不同世代教師互相了解、溝通彼此想法,共同尋找管與教的平衡點。對於校長,如果有意改革校內的訓輔機制,又經常面對家長甚至學生挑戰校方訓導手法,本作可提供紮實的理論基礎。

當然我亦須強調,教育並不是合乎法規就一定有效、成功。實際執行時的效果,肯定與師生關係、同儕合作有密切關係。這是另一個教育專業範疇,本作當然不會在此點多言。本作關注的,是書末提到的更宏觀願景 — 從改革、修改法例層面釐清學校處理學生紀律的權責及實際措施。

流露對被捕年輕人的關注

如果讀者是需要援助被捕學生的教師,除了從本作得到最直接有用的刑事案件知識外,也可感受作者字裡行間對被捕年輕人的重視。作者的獻辭寫道:

謹以此書獻給
每一代的年輕人
他們是人類社會臻善的推動者

普通法對公眾安全與私有財產的保障極為重視,法庭對暴力及破壞行為絕不容忍。司法權也不容許法官越俎代庖過問政制,只可透過訴訟被動地維護各種言論自由、禁止任何機關越權,寄望社會能達成共識,透過民主選舉循立法、行政兩方面推動改革。

在時代革命的呼聲中,不少年輕人認定犯法抗命是破局唯一出路。依然有社會權貴鄙視、抹黑他們的訴求,認為他們只是為了滿足搞破壞的慾望,又或者被人煽動、利用,更推卸責任,一口咬定是學校把他們教壞。

由於法庭不接納涉及暴力的公民抗命為抗辯理由,執法者的權力似乎不受制約,於是不少人得出「法治已死」的結論。隨著相關案件陸續開審,抗爭者被定罪判刑,特赦訴求被漠視,觀照歷史,這似乎是宿命。

如此背景下,作者恰如其分,透過介紹法律制度如何處理少年疑犯及罪犯,表達對被捕年輕人的關注,例如梳理普通法對少年犯罪能力的討論,以及闡述對少年犯的判刑及制訂刑罰種類的原則,點出法庭普遍兼且理應對少年犯從輕發落,以教導、感化、更新為主要懲教方式。

爭奪教育與法治的話語權

作者不時會加插對法官及官員作出「以法論法」式的批評,維護少年疑犯及罪犯應有的權益,例如第 360 段(P. 281)介紹一宗侮辱國旗罪,21 歲被告被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提及梁振英單從政治考量硬說判刑太輕。作者批評此說法「只會對司法人員帶來不必要的壓力,損害本港的法治,以及打擊司法獨立和公正」。

在形勢不斷變化的當下,教育與法治的話語權肯定是兵家必爭之地。圖窮匕見,撰寫本書評的目的其實不僅在於評價本作,也是邀請教育工作者透過本作認識法律知識與思維,拓展在學校與公民社會的發揮空間,這或許是應對時局的一個可行進路。引作者寫在書背的盼望作結:「能透過一系列的出版,引導教育工作者認識我們一套行之有效的普通法法制,從而理性地辨識彼此的權責,好讓大家齊心協力來守護和建設一個開明的公民社會。」

林壽康、余惠萍《香港教育法:學生紀律、刑法及刑事程序篇​》

林壽康、余惠萍《香港教育法:學生紀律、刑法及刑事程序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