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校園變成戰場前

2019/11/12 — 22:29

圖為校長與警察談判後,回去和學生溝通前的畫面(作者攝)

圖為校長與警察談判後,回去和學生溝通前的畫面(作者攝)

因為有很多流言,我想交代返今日個時序。

我今日大約一點半到達二號橋。當時情況已極緊張,老師們基本上做人盾分隔兩邊。

問題的核心,是警察要守二號橋以免吐露港公路受威脅,但學生不接受警察進入校園,特別是他們早上曾進入環迴路清路障。

廣告

學生曾想向前移,老師立即過去勸學生冷靜。

大約三點,我和同事覺得不是辦法,直接操上校長府邸說要見他。

廣告

在門口等了一段時間,校長終於請我們進去。我們向他作出一些提議。經討論後,他決定到校園見學生。這時他因為還在打電話和政府交涉,我們等了一會。大約是下午五點,我們出發下山。這時下面已衝突不斷。

到達崇基,本來計劃要見學生,有學生情緒崩潰向校長哭訴。高層臨時決定校長直接去二號橋談判。於是我們一起過去,同時要求記者企遠給空間談判。

談判結果是中大保安守橋頭,警察退到橋尾,這樣既可保吐露港安全,學生也不用見到警察。

校長之後回去和學生溝通,我站在路中心不停勸學生不要過去挑釁警察,給機會談判成功。

學生向校長要求警察放人,校長答應去警署救人。一眾步行回二號橋,原意是校長會向二號橋的警察表示想去警署。但情況很快惡化,同事不停叫同學冷靜。我不停在中間向警察大叫校長過緊來,不要亂來。警方開咪說不是談判時候。有人用雷射射向警方,同事嘗試制止。

這時候,警察出橙旗,沒數秒便放催淚彈。我們立即護送校長離開,同時大喊「保護校長」。校長當時零 gear,我把濕毛巾給了他。這時我才看到山坡上的人掟汽油彈下去。我們緊急跨過路障才能離開,副校長則留在現場。

我們橫過夏鼎基去到體育館,校長安全離開,我也和其他同事失散。

之後就是整個校園變成戰場。

我們已盡力。對不起。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