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社會動蕩的日子實踐社工的核心價值 — 陣地社工的由來

2020/5/3 — 12:42

【文:陳虹秀@陣地社工】

小社工初長成

因遇上不尊重智障人士的社工,令系統工程畢業的我毅然報讀港大社工碩士課程,以了解何謂社工的信念。非社工出身的我透過課程和工作,學習從個人、家庭、社會和政策看待個案和其相關的人與事,造就我批判性,多角度和多層次的思考模式。追求公義的心於從事殘疾人士和失業人士服務時慢慢萌芽,讓我明白社會政策如何令弱勢社群不能獲得公平的待遇。那時透過籌組婦女清潔合作社,明白要投放不少資源才可讓一班婦女在自主及公平的原則下經營生意。

廣告

現實與社工實踐的深層矛盾

2004 年因南亞海嘯讓我踏上災後心靈支援服務的路,讓我明白生命的脆弱和堅強,社工並不是救世主,而是陪伴災民一起走出陰霾谷底的同行者,協助災民重新展開新的人生。在十二年的義務災難服務經驗,讓我明白心存盼望,堅持才看見希望的重要,也讓我明白社工如要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並不容易,一個貪污腐敗的政權如何讓災民承受不必要的傷害。之後,我回歸香港參與「平等分享行動」,與街頭長者和無家者分享愛與資源,盼望連結被遺忘的一群,進一步明白社福政策如何讓長者無法「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老有所為」。社工如希望處理社會問題,背後需要一個有能力及願意聆聽民意的政府。

廣告

我於 2006 年底在兒童院舍及幼兒園的工作,透過十二年的前線及管理的工作,讓我明白社工要實踐社工核心價值委實不易。不少院舍孩子均來自有困難或問題的家庭,部份孩子有其特殊需要。當孩子身處於系統出現問題的家庭或學校,其情緒和行為問題會加劇惡化。當家庭狀況或學校制度未能解決,透過協助孩子為自己的未來作出最合適的選擇,繼而尋求新的出路以開展新的人生。由於本人是修讀沙維雅成長輔導課程,一直以沙維雅五大信念作為自己的人生信念﹕我相信「人人皆生而平等」,只是很多人對自己、別人和事件認識不深,如何協助孩子及其家人明白自己、別人和經歷是十分重要,讓大家也知道「我們擁有足夠的內在資源」。當遇上人生難關時,我們要明白「難題本身不是問題,如何應付才是問題」。透過協助大家明白彼此的期望是否合理,明白「我們是有選擇的」和「改變是有可能的」。孩子和其家人慢慢學習何時決定作出改變,並為自己的真正選擇負上責任。

社工在社會動蕩時的角色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讓我覺醒,作為社工的我,發現警察對社工在抗爭現場遊走是較禮待。即使警察不知道我是社工,當我提醒正在與市民對峙的警方保持冷靜時,警察也會稍為收斂。最終運動終結,大家沒有就此退場,而是散落社區,繼續關注社會在發生甚麼事,繼續在不同崗位或自發組織發聲。我亦選擇加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關注社福界的議題及社福界同工的權益。

2019 年反送中運動讓我明白社工要走得更前,因意外讓我於 6 月 12 日開咪阻止警察向市民再發射催淚彈,令社工在抗爭運動中多了一個角色:陣地社工,我和一班陣地社工希望提醒警察眼前的抗爭者是活生生的人,警察不應濫用武力傷害市民或已被制服的被捕人士。過去,我們義務地透過不同渠道為受社區創傷影響的市民提供情緒或實際支援,避免市民因憤怒或絕望而令思想、情感和行為走向極端。另一方面,我們因明白和掌握警民雙方的背景和心理狀況,有助於現場能保持冷靜去判斷形勢,繼而向警察作出不同的提醒,以阻警察濫用武力及暴力傷害眼前活生生的市民,避免警民關係繼續惡化。

兒童院舍的工作經驗,讓我明白不少施虐者因其家庭及成長經歷的影響而傷害下一代,倘若不正視現時孩子所承受的傷害,他們的身心將會受到很嚴重的影響。不少孩子於反送中運動發現任何理性表達也無法獲得政府回應時,他們選擇以激烈的方式去表達訴求,儘管他們的方式未必所有人能接受,但作為社工要更關注表面問題背後的成因,讓市民明白孩子的內心矛盾,而不是遠離孩子,並透過愛讓孩子不要走上絕路。

無畏無懼去堅守社工信念

我們縱使憤怒,我們縱使不滿,我們縱使堅持站在雞蛋一方而面向高牆,但我們同時因明白和掌握警民雙方的背景和心理狀況,有助於現場能保持冷靜去判斷形勢,繼而向警察作出不同的提醒,以阻警察濫用武力及暴力傷害市民,亦避免警察以阻差辦公之名將我們驅散或拘捕。事實上,當警察恐懼或仇恨至一個地步,將會涷結其情感而變成野獸,手持武器的警察隨時會因驚慌、恐懼或仇視而傷害眼前的生命,甚至奪取他們的生命,當中包括抗爭者或路過的街坊。根據「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工作守則」的基本價值觀及信念,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並從個人、家庭、社會和制度去看警察、抗爭者和整個運動,我和一班陣地社工會繼續於抗爭現場進行人道支援工作,就是努力「守護生命」和「捍衛人權」。

我因被檢控暴動罪而要接受審訊,但我很清楚自己是堅守社工的核心價值去做每一件事,當中更沒有指罵警察,也只是努力提醒警察不要作出後悔一生的事,對於判決結果無怨無悔,因為我早已有可能是最壞亦可能是最好的心理準備,視乎我如何應對人生每一個難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