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荒謬世界你要加倍努力地生活

2020/5/19 — 22:21

資料圖片,來源:Rikki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ikki Chan @ Unsplash

以前讀卡繆和卡夫卡的書,總要裝模作樣為文造情,跟著大隊感歎一下世界的荒謬,然而其實並不真正感到存在之虛無與世界之荒謬。辛棄疾有詞云:「爲賦新詞強說愁」,說的就是這樣了。讀著這些書,說幾個哲學名詞,用存在主義的標籤給自己蒙上神秘睿智的面紗,顧盼自雄,真以為自己是智者了。

合上書本,脫離書中世界,就不覺得與現實有什麼關係了。怎會有人會因為在母親死時沒有傷心流淚就判他死刑?怎會有人會接受由頭到尾都不知罪名的審判,最後又給處死?太荒謬了吧,現實世界怎會有這種事呢?荒謬就是不合理,就是與我們的認知互相衝突,明明不應該發生的事卻真真實實發生了。然而這些年來,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發現原來書裏的故事是真的,原來現實比小說更離奇,而現實與理想的反差所造成的荒謬感,比讀書來得更深更重。

這十年來,每一年我們都感歎一年不如一年。上一年覺得不可思議荒謬絕倫的事情,今日看來卻是習以為常。十年前,我們還在為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而自豪;十年後,我們卻把自己曾經的愚昧當作笑話。香港的一切美好事物,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崩解。這一年來更是對香港人的震撼教育。原來警察和法律的作用是這樣,原來很多本以為是基本常識的事,很多人就是不明白,或是裝作不明白。原來自己以為很熟悉的人,面對大是大非時卻有著陌生的面孔。原本許多隱藏在底下的污穢都浮出水面,原來香港早已長滿腐臭不堪的膿瘡癰疽,深入肌理。

廣告

香港的出路在哪裏呢?我不知道。老實說,我並不認為在現時的香港 — 至少在香港本土 — 繼續正面勇武對抗是可行之路。香港是高度發展的地方,人口和監控的密度也是世上數一數二,完全沒有迴旋的空間。而隨著科技發展,政府和人民之間武力的差距已大過孫中山時代不知多少倍了。而且這個政權並不把反抗的人當成可以協商的人民,而是要斬盡殺絕的敵人。港共爪牙早就想開槍很久了,流血並不會感化他們,反而使他們更興奮。話雖如此,對於堅持抗爭的人,我致以崇高敬意,他們為了這片土地,獻出了歲月、鮮血和生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需要莫大的勇氣。

傾城之際,志士仁人先仆後繼,不管是前線對抗,還是政治抗爭,都要無比的智慧和勇氣。雖然說沒有犧牲就沒有革命,然而必須承認,作為絕大多數的普通人,我們不是每一個都有這樣的勇氣和能力。作為普通人的我,還是會畏懼,還是能力有限,不能刀槍不入,不能像小說中的智者般謀篇佈局,挽狂瀾於既倒。那麼每天看新聞,除了憤怒,痛斥荒謬之外,作為普通人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廣告

首先是不要習慣於絕望。看到這幾日的新聞,固然難免憤恨,但也不覺得意外,因為荒謬早已變成了常態。中共撕破臉皮,如此急風驟雨地施暴,目的之一就是讓香港人感到絕望。它就是要以密集持續的絕對荒謬讓我們感到絕望,甚至習慣於絕望。正如那句名言:「習慣於絕望比絕望本身更加糟糕。」絕望之人,猶會作困獸之鬥;習慣於絕望的人,即使刀刃加身也不會有什麼反應了。用港共最喜歡說的抗日戰爭來做例子,淞滬會戰、忻口會戰、南京陷落,國軍連連大敗,死傷枕藉。如果習慣絕望,麻木不仁,那早就不用再打八年了。所以,可以習慣荒謬,因為憤怒終不能持久,但不要習慣於絕望。

還有不要忘記。極權可使我們噤聲,但不能奪走我們的思想,而思想最重要的是記憶。為什麼《1984》的大洋國要設立真理部呢?因為歷史與記憶是思想的養分,從歷史中可以吸取教訓,忘記歷史就連為什麼要反抗都不知道了。就像米蘭昆德拉那句被引用到爛的話一般:「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相信親身經歴的我們這一代人,永遠不會忘記這些血與火的歲月,對極權的仇恨早已刻入骨裏。然而下一代,假如還有下一代,將在沒有這一段歴史的環境中成長。沒有我們的言傳身教,沒有這段記憶的他們,還能明是與非嗎?

想起身陷囹圄或流亡海外的手足,每每感到痛心慚愧。作為普通人的我們,既然不敢犧牲,從今天起,更應該加倍努力的生活。我不是在說那些心靈雞湯,不是說兩耳不聞外間事,欺騙自己世界很美,歲月靜好。相反,天道無情,世界險惡,我們要保持警剔,要加倍努力地生活。從今日起,我們不要再只為自己而活,也要為了香港、為了同路人而活。你的成就不再只屬於自己,也屬於香港同路人。無論地位高低知識多寡,無論身處什麼行業,我們都要努力向上爬。

常常說把抗爭帶入生活,首先就在自己的行業裏努力向上爬吧。你甘心給一個思想愚昧僵硬落後的人把持著上層權力,騎在你頭上嗎?你甘心讓他們在危機時刻出賣港人嗎?只要有多一個這樣的人在上層,香港就多一分危險;只要有多一個同路人在重要位置上,香港就多一分希望。現在這麼多人從中國來港工作,他們佔據的總是高薪職位,進而控制香港命脈。中資企業和政府就算了,那麼非中資企業總可以了吧?我們要努力生活,努力向上爬,盡力佔據每一個社會運作的重要節點,掌握盡可能多的資源。平時或許顯不出什麼作用來,但到了關鍵時候或許可以救手足一命呢。別的不說,沒有錢,怎樣資助手足?退一步說,即使你沒有那麼偉大,買樓移民,也要有錢吧?只要到了那時,你不要在香港人頭上加一腳就夠了。

還有,努力積聚知識吧。不只是工作的知識,還有歷史文化等的知識。空有熱血沒有知識,是不當大用的。往小處說,比如說面對家中兩老,沒有知識,只靠咆哮可以破除他們的歪理謬論嗎?沒有知識,恐怕瞠目結舌理屈辭窮的將會是你吧?而且知識是政權無法從你那裏奪走的東西。想參政,沒有知識可以嗎?想革命,沒有知識可以嗎?無論你想做什麼事,知識也將是你不可或缺的武器。

我只是個普通的香港人,沒有什麼真知灼見救世良策,沒有能力指導些什麼,但即便是再卑微平凡的人也有自己可以做的事。疾風知勁草,時窮節乃見。存在於荒謬世界,你的行為和選擇決定了你的本質。在延綿不盡的荒謬中,你會選擇麻木放棄逃避沉淪,還是選擇堅持不懈呢?如果選擇了堅持,我們又可以做什麼呢?智者和勇者自有他們的道路,而智慧勇氣皆有限的我們,更要努力地生活,要以無比的韌性來面對荒謬。可以習慣荒謬,但不要習慣絕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