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8 - 11:34

在通往刑場的囚車上 反抗才是唯一生機

《港區國安法》實施翌日,警察隨即執法,首次向人群展示紫色旗幟,警告市民的行為有機會構成《港區國安法》罪行。

《港區國安法》實施翌日,警察隨即執法,首次向人群展示紫色旗幟,警告市民的行為有機會構成《港區國安法》罪行。

與中國維權圈的朋友討論今日刊憲的《實施細則》,這位在共產黨治下經驗豐富的朋友如此評價香港的處境:「合法抗爭的空間,基本上已經全滅。」

國安法實施第六日了,是不是覺得,除了新聞的內容越來越難以置信外,你的生活,好像仍一切如常?沒錯,黃之鋒和黎智英,仍然未被拉上秦城;致力游說美國政界的主力張崑陽,昨日還在擺街站。路過街站,你還偶然聽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但不見警察撲出。

看到「細則」,你的第一反應可能是:會唔會真係咁誇啊。

如果我們認真對待「大陸化」和「一國一制」這些形容,那我們就要預備,一張「銘記八酒六四」的招紙,就可以不經審訊羈押三年;在街頭拉起一張聲援香港的橫額,要坐四年半。

今日,我們見到一位拿著白紙的中年手足被捕 — 香港離上述的境況,究竟還有多遠?

我們要預備,一個警察隨時上門、網上言論發佈後秒速消失、打「擦邊球」也要承受牢獄之災、轉發也要遭以「傳謠」問罪的時代。

然而,既已親睹過中共如何撲滅一個社會,香港人,能不能走出不一樣的結局?

劉曉波因為一份聯署憲章,被判監 11年;但那份憲章,只有一萬多個簽名,知道這份憲章存在過的人,相比起泱泱大國的人口,只是一個零頭。

手足的行動,我們「靜靜雞」,因為要保護他們;但具有公共性的訊息與行動,必須把握傳播的機會。發生過的事沒有人知道,如何引發扺抗?

說實話,昨夜打那篇針對「細則」的短文,內心也在想:會不會很快就收到警察電話,要刪文?不過,不要緊,即使會消失,也必須要將訊息傳出去。如果我們連訊息傳播的一步,也不搶在監控與審查之先去做,就更不用想後續的行動。

香港正步向一國一制,但香港仍未是一國一制;在我們還能夠的時候,香港人,請捉緊每一個反抗、發出自己真實聲音的機會。當務之急,是確保香港人的聲音不被消滅。

也許有人還覺得,香港人爭取「攬炒」是想衝出去死。但事實明明是,整個香港的人已經被綁在駛往刑場的囚車上,只有掙扎、反抗,才是唯一的生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