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創刊號

在風雨飄搖的日出前悼念

【文﹕三浦春馬的天空】

最近的生活時間有點癲倒,好想趁未日出前記下我的思緒。

住在這城裡,大概也知道,很多荒謬的事情都已發生了。

聽說這個六月將會很難過,故此我刻意希望將六月的每一天都記錄下來,為順利渡過每一天的難關而感恩。

成立了26年的香港蘋果日報快將被迫停刊,心裡實在難受。

這家報社在香港最動盪不安的1995年成立(1997年香港回歸),她誕生在香港最繁榮但又最不穩定的年份裡。

那個時候的香港,大膽創新,自大又自豪,有時很目中無人。這種傲氣,是勤快且有彈性的香港人的精髓和靈魂。

蘋果日報的誕生,顛覆了報界一貫的文化,但仍保持編採自主的精神,故此蘋果經常犯禁、「踩界」,什至是犯了眾憎。

從前我為蘋果日報的出版感到興奮,因為它的色彩繽紛,把一天的新聞,印得像本生活雜誌,是她的一大特色。還記得求學時期,我的老師曾致電蘋果,希望他們可以減少刊印風月版,但風頭一時無兩的日報,以商業角度回應了我的老師,反正就是大賣。

那時候紙媒很火紅,卻想不到26年後的今天,比死更冷。

感謝蘋果日報為讀者帶來繽紛悅目的世界,那裡我接觸到不少日本新聞,打開了日本文化的窗口。

趁網站還沒有下架時,嘗試把「三浦春馬」四個字放在它的搜尋引擎裡,找到390條相關的新聞。

原來多年前 #邁克 先生喜愛寫春馬,文字記錄了春馬在街上刻意碰見粉絲的一個節目,邁克先生眼睛卻停留在春馬的肌膚和俊朗的外表上。

去年七月後,#陶傑 先生疼愛春馬,為了他寫下至少三篇文章,字字充滿感慨和欣賞。

我不能想像生活缺少蘋果將會為自己帶來多大的衝擊,我只盼望我們僅有的思想空間和分析力,都不會因為她的別去而收窄。

就正如我不能想像到生命裡沒有春馬一樣。

「精一杯」為freedom of press 努力的新聞從業員,盡力做到最後一秒,在此致最深的敬意。
保重。

作者 Facebook Page: 三浦春馬的天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