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 Open-minded 是種錯誤的新香港

2020/12/29 — 10:02

這兩天回看前考評局經理楊穎宇在立場新聞的訪問,談及中共設局陷害而被逼離職的經歷,百感交雜。談及試題風波影響學生,他更觸動痛哭,直斥教育局不顧學生的利益。及後他感嘆道:

「其實我無乜特別政治傾向。我只會認我係一個讀書人,僅此而已。因為每日接觸嘅訊息太多,任何嘢我都會去思考。史佬係一個原則,有一分史料說一分話。你只能夠話我錯在咩呢?錯在 open-minded。」

錯在open-minded。

廣告

Knowledge is power,知識就是權力──這並不是形容擁有知識就有權力,而是權力總能掌握在決定甚麼是「知識」、決定事情「對錯」的人手上。擁有將歪理說成道理、將黑說成白的能力,就是權力。

楊穎宇二十多年的專業訓練告訴他,那條被抽起、用作攻擊考評局及教育界「黃師」的試題並無任何錯誤,因為過去的訓練是指引他設計能夠誘發學生思考以及具挑戰性的試卷。但在中共眼中,這種「專業價值」是錯誤的──教育是政權的工具,被用作「清洗太平地」,告訴學生不能違反的共產黨真理,灌輸「主旋律」。衡量對錯的基準被修正,在舊有的專業價值下,這種試題自然曝露了諸多能被抨擊的地方。

廣告

專業價值對政權的威脅,在於能夠洞察政權為了自保的謊言,並生產外在於政權的權威來源。醫生說在科學考慮上要封關抗疫,政府因為政治而拒絕在中國口岸關上大門,市民便可以以醫學界的理論挑戰政府的決定。教師說學生應該有多元思考,中共為了對學生洗腦而勒令校園N不講,民間也可以依照教育界的意見反駁政府。

這種挑戰政權的能力,在三權統一的新常態下,對政府而言太危險了。因此,一宗教育界的「國會縱火案」,就此展開──楊穎宇成為了政治陰謀的受害者,中共亦藉此殺雞儆猴,逐漸回收這種以知識、專業、價值挑戰政府的民間權力。

在以往的香港,open-minded是種境界、優勢,見多識廣、學養富足的人,才能對多元世界、紛雜文化有充分了解,平和地接受不同意見和想法,吸收新事物。在極權橫行的新香港,open-minded儼然已被劃成錯誤態度──中共只想要跟屁蟲、跟尾狗,奉中共話術為真理,將謊言視為自然。

這樣的香港,注定會損失一代又一代的人才,直至奴才治港的紅利用盡,中共必將自食其果。但真正擁抱多元、自由的香港人,卻只落得心痛。我們反抗的,便是繼續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守住你們的尊嚴和原則,守住反倒退的底線。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