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坦克終將衝上香港街頭(內附解放軍戰力分析)

2020/6/18 — 17:22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新華社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新華社片段截圖

【文:流亡者們】

引文:國安法雖然看似兇殘,但是實際上卻更多反映了中共的外強中乾。因為共產黨的眼裡從來都沒有「法律」二字,「暴力」才是它唯一能讀懂的語言。在共產黨有能力直接出兵鎮壓的情況下,它是絕對不會浪費時間去頒布什麼法律的,因為任何法律對它來說從來就只是一紙空文。所以,國安法更多只是說明:中共還沒有做好出兵香港的實際準備,它在香港已經被抗爭者逼至絕境,暫時對抗爭者無計可施。但是,這種狀況不會一直持續下去,因為「中國即將全面挑戰世界」的大局已定,無論怎樣,中共都將對香港實施全面侵略。所以,香港人絕不能繼續心存僥倖,應當盡早明白「香港獨立,唯一出路」、以及「不惜任何代價也一定要堅持抗爭」的道理。

為了清楚說明這點,我們會陸續發佈長文說明:

  1. 中共在香港沒有退路(內附中共派系鬥爭史)
  2. 坦克終將衝上香港街頭(內附解放軍戰力分析)
  3.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這些文章全都摘自流亡手足新書《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 致香港抗爭者》

1978 年,中國正式實行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的第一家外資企業,第一家合資企業,第一家五星級飯店,第一條高速公路等全都由香港資本幫助完成。香港不僅向當時的中國市場輸入了「第一桶金」,也正是在香港的示範和幫助下,世界資本和企業才開始陸續進入中國。自此一直到現在,港人在中國的直接投資累計超過 1 萬億美金,超過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的一半。而通過香港股市,中國企業在香港吸納的國際資本也同樣將近1萬億美金。除此之外,香港目前還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超過四分之三的全球人民幣結算業務都是在香港完成。毫不誇張的說,沒有香港,超過一半的中國對外貿易都無法正常進行。而除了在金融方面的絕對主導作用,香港也是向中國輸入先進人才、技術、法律、制度、管理、經驗等重要資源的最重要管道。不僅如此,香港還在科技、教育、生活、文化等各個方面對中國提供了巨大的幫助和帶領作用。正是在港人的幫助、引領下,無數中國人才穿上了西裝和牛仔褲,無數中國學校也才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圖書館和實驗室(香港在教育、科技等公益事業方面對中國的無償捐助累計超過 1 百億美金)。任何人都清楚,如果沒有香港,就根本不會有什麼中國經濟奇跡,也不會有中國的現代化。香港人在中國經濟發展最關鍵、最困難的時候,提供了最關鍵、最及時的幫助。

廣告

我們知道,在統戰期間,越是對中共提供巨大幫助的大地主和大資本家,就越是會在統戰結束後首先被中共殺掉(參見牛友蘭)。同樣地,正因為香港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最重要管道,香港已經與中國經濟牢牢綁定在一起,所以中國共產黨才不可能在不徹底改造香港的前提下結束改革開放,實現整個中國的「再列寧化」。也只有首先實現對香港的絕對掌控,習近平也才有可能斬斷改革開放派與國際資本主義勢力聯合反對他的可能,消除他帶領中國回歸共產主義路線的最大威脅。

李嘉誠在習近平上台之後系統性撤離中國市場,其實就是中共的改革開放政策即將結束的最明顯信號。在中共看來,特別是像習近平這種並不能真正理解市場和技術運行原理的人看來,中國已經成功掌握市場工具和西方的先進技術,過去只能由李嘉誠這些香港商人才能做的事,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由馬雲、馬化騰這些共產主義資本家來完成,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也同樣可以由深圳、上海來取代。所以,如今就是讓香港進一步接受社會主義改造、完完全全中國化的時候了。

廣告

2019 年 8 月 16 日,在抗爭運動愈演愈烈的背景下,當共產黨明確希望李嘉誠能夠勸告港人放棄抗爭時,李嘉誠卻發表公告「黃台之瓜,何堪再摘」(這句詩的原作者李賢是唐朝女皇帝武則天的二兒子,他希望用這首詩勸告自己的母親對自己手下留情,希望她不要像之前殺害大兒子那樣,連他一樣殺掉。所以李嘉誠這個公告的主要含義,就是勸告中共:香港是中國連接自由世界的最後一個窗口,希望中共手下留情)。我們要知道,在中國的權力話語體系中,最高領袖不僅是最高權力的擁有者,同時也是真理和道德的最高權威。換句話說,習近平在中國人民的心中必須是至高真理、公正和仁慈的化身。所以,任何認為最高領袖不夠正確或仁慈的意見,其本身就已經構成對最高權力合法性的直接挑戰和威脅。所以,當武則天看到這首詩之後,立刻就勃然大怒,毫不猶豫地將他處決了。因此,我們同樣可以預料,李嘉誠這則勸告中共手下開恩的公告,只會讓習近平更加憤怒和強硬。習近平有足夠理由認為,香港商人之所以敢如此猖狂,就是因為背後有一個由他們和改革開放派幹部聯合組成的「反習集團」。甚至香港問題之所以久久不能平息的原因,就是這些人通過故意無所作為間接鼓勵事態發展,想以此製造政治危機,給自己增加統治困難和壓力。

2019 年 11 月 14 日,習近平首次針對香港抗爭運動公開強硬表態:「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我們將繼續堅定支持行政長官帶領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然而,就在習近平強硬表態僅僅十天之後,中共就在香港的區議會選舉中遭遇空前慘敗,超過 80% 的議席被民主派贏得,而親共派議席則劇烈下降到不到 20%,這既顯示了很多香港市民已經被抗爭者們的勇敢行動成功喚醒,也顯示了習近平面對現在的香港局勢,事實上還並不能拿出什麼實質有效的應對措施。

香港現今的政治結構有著明顯的「官商共治」特點。香港政府是現今世界為數不多的「小政府」之一,在政府之外,各法團、商團也有著很廣泛的政治權力。目前香港親共派的主力主要就是由這些人構成,他們不僅在香港掌握著最多的權力和財富,而且由於過去為改革開放提供的巨大幫助,他們自然而然地與中共的「改革開放派」長期保持著緊密的利益同盟關係。他們與改革開放派一樣,都更喜歡「悶聲發大財」,厭惡和敵視習近平的共產主義路線。所以,現在與習近平的地位、路線和利益衝突最大的勢力就包括現在的港區政府和各大商團。習近平對他們的厭惡和警惕,一點也不亞於對香港抗爭者的厭惡和警惕;而這些人希望習近平一敗塗地,盡早下台的願望,也同樣也一點不亞於現在的香港抗爭者。

我們之前提到,黨維持統治的根基是恐怖和赤裸暴力。絕大多數共產黨員都不是因為相信共產主義才服從黨的命令,而是因為如果不聽話,他們就會面臨隨時被搞死的危險。同樣地,現在的港區政府之所以會選擇拼命打壓香港的抗爭者,除了自身的邪惡,最主要的原因其實還是:如果自己不執行命令,中國共產黨就會首先收拾他們。所以,中國共產黨會直接派兵鎮壓,不僅是普通香港市民最擔憂、害怕的事,同時也是香港政府及各法團、各商團對中共保持忠誠的最大前提。如果中共最終不能或不敢出兵,那麼這些人就不僅不會真正出力鎮壓香港的抗爭者,最終甚至會連同香港抗爭者一起造反。

按照共產黨自己的說法,直接出兵鎮壓在任何時候對他們來說都是輕而易舉,但他們出於仁慈和愛護香港的緣故,至今都還沒有這麼做。然而,稍微對共產黨有一點點了解的人都會知道,這完全是赤裸裸的謊言。真相其實是:由於中共自身的衰敗、官僚機構的臃腫和內部你死我活的鬥爭,以及顧忌國際壓力(尤其是美國)和相應的金融損失等原因,共產黨現在還沒有做出直接屠城香港的決定。而且,即使它想做出屠殺的決定,依靠現有的常規手段,它根本無力調集足夠的兵力、警力。更重要的是,現在的解放軍也早已退化到遠超世人想象的地步,他們的真實戰鬥力不要說早已無法和大多數國家的正規部隊相比,甚至連香港警察都不如。為了說明這一點,我們需要簡單回顧一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組織力和戰鬥力不斷下降的歷史。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力的巔峰,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當時的解放軍之所以能和美軍正面作戰,主要原因有:(1) 他們裝備著蘇聯當時最先進的武器,比美軍差不了多少;(2) 大型戰役全部由蘇聯軍官直接指揮,後勤保障系統全都有蘇聯工程師直接參與;(3) 中國當時有超高生育率,所以不怕死人。正是由於這些有利條件,解放軍才最終取得「可以和美軍正面對峙」的空前成績。然而,自此之後,解放軍的戰鬥力就在不斷地退步。第一次巨大退步,發生在中蘇決裂時期(1956–1966)。毛澤東對蘇聯的背叛,直接造成了蘇聯組織資源和技術資源輸入的中斷。後來,由他發動的文化大革命(1966–1976)又進一步對人民解放軍的管理、指揮系統產生重創。發生在 1979 年的中越戰爭就已經清晰顯示,當時的中國軍隊在指揮、裝備及訓練的各個層面,都明顯不如越南軍隊。

隨後,中國開始全面實行改革開放和計劃生育政策,這都讓解放軍的組織力和戰鬥力進一步直線下降。改革開放不僅大大削弱了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力,也讓越來越多的人覺得,比起上個好大學和找個好工作,當兵很明顯屬於得不償失,浪費時間。最終,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只有既考不上好學校也找不到好工作的人才會考慮當兵。而在兵源質量在不斷下滑的同時,越來越多的軍事單位也開始像普通企業一樣,更加熱衷於發財致富,而非軍事訓練。他們和中國的警察一樣,都特別擅長聯合黑社會及共產主義企業家共同奴役中國的血汗勞工。甚至,在幾乎每一座軍營附近,都有由軍隊領導、和當地黑社會聯手開設的各種洗浴中心或歌舞廳。而除了改革開放政策,計劃生育政策也對中國兵源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它不僅使中國的兵源越來越短缺,也使他們在質量上變得極差,因為他們絕大多數是獨生子女,而中國獨生子女的最大特點正是極度自私和極度怕死。另外,由於解放軍虐待士兵的悠久歷史傳統,軍隊內部經常發生士兵開槍打死上級或戰友的事件。這導致了現在的中國軍隊對子彈、槍械的管理異常嚴格,一個普通士兵一年所消耗的子彈甚至連 100 發都不到。光憑這一點就可以想象,中國士兵的實際軍事素養是有多麼低下。

1996 年台海危機之後,中共開始大整軍備。但是自 1996 至今,在中國軍隊組織的歷次大規模軍事演習中,連最簡單的鐵路運輸都沒有一次能夠做到準時準地。如果這是發生實際的戰爭中,幾乎就意味著每一次解放軍都會全軍覆沒。2009 年 7 月 5 日,大約一千多名維吾爾人自發衝上烏魯木齊的街頭,對那些長期欺壓和殘酷剝削他們的中國人實行直接報復,並最終對中共造成有效殺傷。隨後,中共最高決策層立刻命令解放軍火速支援新疆,然而就是在這種緊急情況下,第一批支援部隊約 1 萬人用了整整兩個月才最終到達集結地點,第二批支援部隊 2 萬人則用了九個月。由於此後,中共幾乎沒有遇到過比這次抗爭事件更加緊急的狀況,所以基本可以判定,「九個月調集三萬戰鬥部隊」差不多就是當時中國軍隊的能力極限。

2012 年,由於實在不滿中國軍隊極低的戰鬥力,同時也為了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習近平在成為軍隊最高統帥之後,就開始大張旗鼓地對軍隊實行改革。除了把郭伯雄(原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原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委副主席)等改革開放派幹部送進監獄,還把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以進一步加強自己對軍隊的直接控制,除此以外,他還模仿美軍的野戰部隊,把師改為旅,以進一步提高部隊的靈活反應能力。毫不誇張地說,習近平對中國軍隊的改革幾乎是全方位的。但是,任何有基本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種體量的改革即使能夠奏效,也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指揮系統的完全重建,相互協調、服從習慣的培養和忠誠關係的建立,都絕不是短短幾年時間內就可以完成。這種體量的改革,只有在國際關係良好、國內政治穩定、財政能力充裕的情況下才能實行,而現在中國甚至不具備這上述關鍵條件的任何一條。首先,習近平的權力並不穩固,特別是財政大權更是掌握在自己的直接政治敵人(改革開放派幹部)手中;其次,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正在不斷趨於緊張,並正逐漸成為世界和平及美國安全的頭號威脅;而中國的經濟更是深陷債務危機,並仍在持續地惡化。在這種情況下對軍隊實施這樣的改革,實在是非常愚蠢並且危險的做法。

無論是對於個人,還是組織來說,都切忌多面作戰。你如果要在一個方面搞激進改革的話,那麼其他方面就越保守越好。所以像習近平這樣權力還沒穩固,卻又同時在政治、軍事、外交、經濟等多面出擊的做法,如果不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已經沒有其他出路、以及習的政治敵人比他更加軟弱的話,他早就已經徹底完蛋了。他很像 1948 年的蔣介石,又沒有錢,又要備戰,同時還要解散軍隊原有的指揮系統,重建新的指揮系統。他們的願望都是希望自己的軍隊能夠更加強大,但是最終的結果卻都只能是比原來更加混亂和脆弱,甚至會直接導致自己的滅亡。正如有殼動物最脆弱的時間,其實是它蛻掉舊殼,新殼又沒有完全長成的那段時間。

現在的中國解放軍其實和現在的中國經濟一樣,雖然表面看上去規模龐大,但實際上卻都是紙老虎,經不起真正的考驗。其它我們暫且不談,我們就先說距離香港抗爭者最近的駐港部隊。首先,駐港部隊本來主要就是起象徵性的「政治花瓶」作用,他們的配給和日常訓練也都不是為真正的戰鬥作準備。特別是相比於駐紮在其它地方,駐紮在香港很明顯屬於風險最小,而待遇、環境又極好的職位,所以駐港部隊的成員基本上都是那些在政府或軍隊有很有背景的人。這些原本就屬於特權階層的人,他們來香港的主要目的基本就是為了刷履歷,從來沒打算自己直接上前線。即使真的要上前線,也大多都會是膽小如鼠的廢物。現在對香港抗爭者實施打壓的,大概有警察 3 萬、便衣士兵 3 萬、本地和外援黑社會 5 到 10 萬。而在不動用坦克等重武器的情況下,這些人當中最有戰鬥力其實就是香港警察。所以事實上,香港愛國者不僅逼出了香港警察的資源極限,而且逼出了整個中國維穩能力的極限。現在的中國根本不是「能出兵而不出兵」,而是「根本沒有能力再出更多的兵」。

2019 年 11 月 26 日,在泛民主派在香港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之後,香港政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外表示,她正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視香港抗爭運動日趨激烈的社會根源,以及政府和警察自身是否存在不當做法。這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政治信號,它意味著香港政府及香港親共派已經開始對中共的真實能力和實際支持表示懷疑,不願再繼續無條件執行命令。受此影響,此後的香港警察雖然仍在繼續鎮壓,但積極程度明顯已經大不如前,因為林鄭月娥的表態,已經在事實上把這些警察放在「隨時可能成為替罪羊」的位置。同時,區議會選舉的結果也已經表明,現在這些正在被他們凶狠鎮壓的抗爭者,極有可能會進一步贏得立法會選舉,掌握未來香港的立法權和檢察權,正式成為自己的上級。因此,他們就更不應該繼續傻傻地無條件執行鎮壓任務了。

現在的香港警察就像是波蘭共產黨下台前的波蘭軍隊一樣,他們只有在蘇聯軍隊隨時會真正出兵的情況下才會忠於波蘭共產黨。如果蘇聯軍隊並不會來的話,他們的忠誠就會自然而然地大打折扣。林鄭月娥已經用自己的實際言行向習近平表明,在中共的實際支持(兵、錢)到達之前,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對抗爭者的鎮壓將不會再繼續加強。

當大多數人在遇到危險又棘手的問題時,他們的第一反應往往都是首先考慮能否繼續拖延一陣子,並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問題能夠緩解甚至自動解決;只有在退無可退的時候,才會狠下心做出決斷,習近平也是如此。現在的中國共產黨不僅在實際的組織力和戰鬥力方面嚴重下降,它的核心決策層也大多都是習近平這樣優柔寡斷、習慣了錦衣玉食的人。他們不像老一輩的共產主義恐怖分子那樣心狠手辣、習慣了殺人如麻。所以,雖然中共內部鬥爭的兩方早就已經深知彼此都沒有退路,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發生劇烈的政變,特別是習近平仍然沒有狠下心來,一鼓作氣除掉自己的主要威脅。

但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就是事物一直保持原狀。香港的政治局勢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一直僵持下去,最終不是倒向這一邊,就是倒向那一邊。並且客觀的政治現實也早已決定,最後的攤牌時間正在不斷加速到來。2019 年 11 月,在習近平的策劃、主持下,中共最終通過了「進一步強化共產主義路線,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的決議。不久後,中共又在深圳和其它內陸城市增設了模擬鎮壓香港抗爭運動的指揮中心和訓練中心。2020 年 1 月,習近平指派了更加忠於自己、只會執行暴力鎮壓路線的駱惠寧,接替原本長期在香港執行統戰政策的王志民,來擔任中聯辦(中共在香港的實際最高權力機構)的主任。這些其實都是為最後的攤牌做準備。

中共原本在香港立法會只勉強維持簡單多數,在更加基層的區議會更具優勢。所以,在區議會選舉慘敗的情況下,幾乎可以斷定,在 2020 年 9 月的立法會選舉中,中共一定會再次慘敗。而一旦香港立法會被泛民主派掌握,中共在香港的統治基礎就會在根本上動搖,甚至全面崩潰;而中共在香港的失敗,又必定會對中國自身的政治體制造成巨大衝擊。道理很簡單,如果習近平連香港都控制不了的話,那麼就根本不會有人相信它能收復台灣,實現中國的統一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謊言一旦被戳穿,政治神話就會不復存在,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也同樣會不復存在。1989 年的戈爾巴喬夫雖然放棄了在波蘭出兵,但是完全沒有打算放棄距離更近的立陶宛。但是當波蘭倒下之後,不僅立陶宛守不住,最終連蘇聯也跟著解體了。所有的邪惡政權差不多都是這樣,只能永遠勝利,卻經不起一次失敗。只要失敗一次,就會失去所有一切。所以,最後中國必然會全面啟動戰爭機器,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守住香港。因為全面啟動戰爭機器雖然看似消耗巨大,但它不僅可以直接穩住中共在香港的統治,還可以幫助習近平徹底實現黨內鬥爭的勝利,讓自己的地位不可能再被他人取代,而中國自身嚴重的經濟問題,特別是巨額債務問題,也同樣只能通過「啟動戰爭經濟」這一條路可以解決。

不過,中國畢竟是一個體量極大的國家,它在任何時候改變政策或方向,都需要很大成本,速度也很慢。所以,在中共本身就兵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即使它已經決定直接出兵鎮壓,短期也很難湊齊足夠的兵力。所以,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2020 年 9 月立法會選舉慘敗,迫使中共不得不倉促出兵。但是由於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加上顧及國際壓力和香港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巨大作用,這一次勉強出兵很可能以失敗收場。這時候,中共就會被逼至懸崖,不得不將整個中國全面改造為戰爭機器,徵集更多的兵力,連同坦克等重武器一起衝上香港的街頭。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作者 Twitter /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