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堡守衛戰】德國,其實都有手足

2020/6/26 — 17:06

資料圖片,來源:Ingo Joseph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Ingo Joseph @ Pexels

呢幾個禮拜,好多嘢做,抽啲時間出嚟寫故仔,其實有啲奢侈。不過我覺得,寄情寫作,可能會幫到我解放一下心胸入面少少嘅鬱氣,所以都寫少少咁大把啦。

其實呢,坦白講,自己喺德國做嘅嘢,有幾有用,我唔係唔知。但係有時候人做一樣嘢,唔係淨係睇有無用而做。

投身德國線之後,媒體、記者或者其他學者訪問我,都會問呢個問題:「點解?」標準答案我會講話係「Hilflosigkeit」。

廣告

無助。

不過除咗負面嘅情緒會驅動我做嘢之外,更加多嘅係正面嘅情緒。容許我講兩個故仔畀大家聽:

廣告

舊年,我都唔記得咗幾時啦,我記得係香港街頭衝突最嚴重嘅日子,由於德國媒體當時接近日日報導,所以好多德國人都知道香港當時嘅形勢係點。

啱啱想同老婆同仔仔出街,已經上緊車嘅時候,一個年事已高嘅老婆婆,一步一步咁走近我地,面上帶住笑容,一路望實我。

望到我都覺得有啲唔自在嘅時候,佢就開口講:「我係你隔籬街嘅鄰居,喺報紙度見到你嘅訪問呀!」佢攞出一個 file,小心奕奕咁遞畀我。

原來佢見到呢邊地區報紙同我做嘅訪問之後,特登剪低送畀我,話畀我知佢見到我可以為自己家鄉出一分力,覺得好開心。話遲啲要介紹埋佢老公畀我認識,細說佢地當年喺東德經歷過嘅黑暗故事。

臨走前,佢再講:我地好支持香港人㗎!希望香港人可以成功啦!下次你有咩幫手,記得搵我,我年紀咁大,都唔怕極權可以點對付我!

我望住佢慢慢行返屋企,先發覺原來佢老公都喺花園度坐,望實我地屋企門口,見到我地要出街就「飛奔」過嚟畀張剪報我。

我老婆都望住我講:「呢個婆婆真可愛。」

好啦,到第二個故事:

我自己無咩用 LinkedIn,所以收到 message,都係會有 e-mail notification。

我以為又係啲獵頭公司叫我跳槽,不過睇真啲,佢 message 入面一嚟就有講 Hongkong 呢個字。

我即刻就開個 message 出嚟睇。

無錯,呢個 message 就係由 Pekker 先生寫的。大家睇返協會呢個 post,就知道佢係「城堡守衛者」,原來有中資想收購一個鄰近嘅小城市入面一座歷史悠久嘅城堡,並將佢變成貴族學校,佢寫呢個 message,就係希望我可以用我語言上同身份上嘅優勢,同德國人力陳紅色資本同紅色教育嘅危險。

我會幫佢睇中文資料,同德國人講香港論述同中共嘅危險,佢會幫我地寫文,幫我地出聲明。

每次同 Pekker 先生傾完電話,有時候真係有種「在心中」嘅感覺,原來香港人保衛香港,德國人都會保衛自己嘅家園,我地都係對抗中共嘅進逼。估唔到,原來喺德國,都可以搵到「日耳曼手足」,同佢地齊上齊落。

大家成日都鬧「德國」親共,我再講多次,德國呢個國度,唔係屬於德國政府,唔係屬於德國官員,亦都唔係屬於一少部分嘅德國政治人物同商人。

一個民主國家,講到最尾,都係屬於人民。作爲一個追求民主嘅香港人,呢樣嘢我係深信不移。

柒婆 We connect 呢句參選口號,實情中到應哂棍,唔單止幾百萬香港人俾你一炮過 connect 哂,直頭連德國人都可以靠你間接 connect 返去香港。

投身德國線,最覺得值回票價嘅時刻,唔係做咩媒體訪問之類嘅工作,而係嗰一霎那覺得,終於同到一個德國人叮一聲,We connect 嗰下。

見到老婆婆抖顫咁伸出嗰隻攞住剪報嘅手。

見到演講台下嘅德國人專注望住你,因為認同,嗰一下嘅點頭。

見到 Pekker 先生話幫我地寫份聲明,寄出嘅嗰封 e-mail。

最值得其實係呢下。

佢地唔係可以喺德國呼風喚雨嘅大人物,亦都唔可以直接影響德國對香港嘅政策。但係我覺得,佢地先係德國嘅主人。我呢啲業餘素人,做嘢慢,能力同經驗欠缺,做嘢無可能做得完美,我係有呢個自我反省的,但係有限制,唔代表就唔做,咪由低做起囉。

唔講獨立,香港人要話自己做「香港民族」,首先自己要有意識成為「香港構成」嘅一部分,有自己嘅身份,有自己嘅定位,有自己嘅論述,有自己嘅國際連結,先會有望見將來嘅可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