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邦派之名,本土運動的政治瘟疫,一到選舉就爆發一次

2020/5/2 — 12:52

《香港城邦論》

《香港城邦論》

城邦派之名,本土運動的政治瘟疫,一到選舉就爆發一次。今年又選舉啦,城邦陣營又熱鬧起來。本土也好、城邦也好、港獨也好,自決也好,總之政治本土運動十年以來,已經穩佔香港政治光譜的一部分,立法會選舉時候可以贏取各選區末後的一、兩席。

大家這麼喜歡「時代革命」,我講一下共產黨的革命史吧。列寧改造過馬克思主義,但列寧不會批鬥馬克思,只會說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簡稱馬列主義。毛澤東改造了列寧主義,稱為毛澤東思想,但毛澤東時刻念記馬克思與列寧。

城邦論啟動了香港政治上的本土運動,為了廣納支持,依循左膠的本土運動之名,光復行動稱為本土派。文化上的本土運動一部分由左膠的保育運動發起,在灣仔喜帖街、中環天星皇后碼頭、新界石崗菜園村保育(反高鐵運動)。陳雲不會奪取左膠的功勞,我有份發起的光復行動、反雙非行動,就稱為政治上的本土運動,政治派別為本土派。這叫做傳承,即使我與左膠因為雙非人、新移民湧入香港事件而反目,我也不會改名,依然叫本土運動,自稱本土派。

廣告

2015/16 年,港獨派出現,在城邦陣營挖腳,頗多忍受不住我嚴謹的學術傳承的人,過檔去了港獨派,並且自稱本土派,泛民的香港眾志的自決派等人,也稱本土派,配合泛民報紙的誤導,本土派被獨派及泛民自決派奪取,故此我將我陣營改稱城邦派,彼此分開,這是給足面子與獨派與自決派的了(因為自決派裏面的朱凱迪是文化保育運動的中堅,故此將本土派的名歸還給他是說得過去的)。我想整個世界,沒有做政治運動的人,好似陳雲那樣堅守君子的謙讓作風。儒家稱之為正名。

現在有人認為城邦派排斥港獨及自決派,故此要改名,這是倒果為因,也是裏通外敵,這些人,請離開本陣營,你們只不過是想將我的名譽搞臭,誤導外界以為我是一直培養叛徒、眾叛親離的人而已。你們現在離開,我就是眾叛親離啦,何須這麼多功夫?

廣告

我想建立的香港自治城邦,是基於與中共共存共榮的邦聯國、基於謙讓的儒家禮治之國,而不是秦代以來的法家吏治之國。要建立法家的吏治之香港國是沒必要的,因為現在的就是。奪了中共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來建立一個法家的吏治的香港共和國是沒必要的,因為現在的就是。

(原刊作者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