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報個平安 人無事 未死得

2021/1/11 — 19:07

2021 年 1 月 6 日,超過五十名與民主派初選有關人士被捕,參選人岑敖暉被帶回其海濱花園的區議員辦事處搜證,其後被押回荃灣警署。

2021 年 1 月 6 日,超過五十名與民主派初選有關人士被捕,參選人岑敖暉被帶回其海濱花園的區議員辦事處搜證,其後被押回荃灣警署。

雖則作出了萬全心理準備,但清晨六點被國安處警員叫醒,還是一樣不論做幾多心理準備都遠遠未夠的事情。

不過,當聽到拘捕我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理由是「參加初選」後,當刻的惶恐立即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荒唐至極的感覺:哦。咁你咪拉囉,荒謬到咁,痴孖根。

接下來就是熟悉的程序:等待,一場接一場令人心煩嫌惡的等待。我不是聖人,在等待期間,很老實說,恐懼感還是會油然而生:究竟會不會落 charge、會不會立即被帶上法庭,如果會的話,恐怕就是數以年計的還押和監禁。究竟是否頂得住?究竟是如何調整心理準備去面對漫長的監禁。想到這些,老實講,還是會有少少驚的,想像幾多次都好,都不能做足所謂「健全」的心理建設。

廣告

出來後,見到大家、見到記者,我當下說的話就是:「這場搜捕的原因,就是要我們把每件事都倒轉再倒轉去諗,直到荒謬徹底成為日常,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問自己,如何可以繼續在這樣的環境下,保持對『荒謬仍是荒謬』的基本認知」。

出來後幾天,我想的課題都是跟這個有關。

廣告

面對不知會不會有天又有國安處警員上門,以另一宗罪名把我拘捕;面對不知多長、數以年計的監禁。我其實都是一個凡人,這些都悉數讓我感到恐懼,很老實說。

但如何不被恐懼吞噬?如何在恐懼下仍繼續做一個正直、做一個善良的人?如何不被荒謬吞噬?如何不讓自己對荒謬習以為常。這是一份越來越難交到功課的課題。

我沒有一個確實的答案,要去如何應對這些,自己都還在摸索當中。但這幾天中,我有時刻告誡自己:他們就是要讓我們感到恐懼,他們就是要我們接受荒謬,他們就是要我們倒轉倒轉再倒轉地去「思考」和「生活」。

我們必須要認知到,我們現在是步入徹底的極權當中,那種教科書意義底下的「極權」。而在這份認知下,我們也必須了解,極權是一套非常龐大、精緻的機器,機器中零件的運作會相互配合,慢慢一步一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的細節中吞噬、消化,再吐出,成為了他希望打造的模樣。

要完全克服、無視恐懼,相信自己這一輩子都做不到,唯有盡力在日常中察覺到極權運作的影子和細節,繼而盡力抵抗荒誕的邏輯,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也是我對各位仍懂感到「荒謬」的香港人的期許。

我們必須要認知,他們是要用最大的力度消滅香港,他們是有決心要令香港消失。而必須承認的是,香港不是不可能被消滅的。

香港會否被消滅與否,視乎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個體,在極權下能否交到乎合自己期許的功課。

面對恐懼、抵抗極權,這份功課一點都不易做。

香港人,共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