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壞女人就活該遭受性暴力?中大女生為何被人格謀殺

2019/10/13 — 16:53

中大學生與校長段崇智對話

中大學生與校長段崇智對話

【文:Janet】

檢討性暴受害者的背後,是公正世界謬誤。

中大女生Sonia在和校長對話期間,除下口罩,以實名控訴警方性暴力,是六月以來,首次有人以實名發聲。其後她的情史被起底,有人大數她過去追求男性時的手法,以及過去的性伴侶數目。

廣告

無意在此討論一個人的情史,本文的目的是希望討論人們為何要檢討受害者。在暴力的受害者中,性暴力的受害者往往被人們檢討得最多,「你點解要飲醉?點解要著短裙出街?」2017 年,有大學舉辦展覽,陳列 18 個性暴力受害者,事發時所穿的衣服,以抗議「What were you wearing?」這個問題,以及背後的假設:若受害人穿得較保守,就不用被非禮或強暴。

「What were you wearing?」這個問題,源於公正世界謬誤(Just-World Hypothesis),由美國心理學家Melvin Lerner 在1966 年提出。這種謬誤假設世界是公平公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此若有人遭受某種傷害或不幸,是因為他做了壞事,因此有報應。越是相信公正世界謬誤的人,就越是會檢討、拒絕和貶高低受者,以符合自己心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信仰。

廣告

描述中的 Sonia(不代表事實),不符合現有世界對一個好女人的傳統定義:不太純潔、不太溫柔、會搶別人的男朋友、和數個男性發生過關係。把這些所謂的罪行一一羅列,為的是解決這些人心中的結,「因為她之前的所作所為,所以她遭受性暴力是該死。」

另一個影響是否檢討性暴受害者的因素,是社會支持。美國學者Caitlin Pinciotti 2017 年做的研究指,若人們看見受害者有人支持(Positive support),人們就傾向不會大力檢討受害人。不過,實驗結果同時指出,比較沒有人支持她(Neutral support)或是有人對她口出惡言或不支持(negative support)的狀況下,檢討受害人的力度在數據上沒有大分別。

Sonia 發聲後,有至少兩個政治人物表態質疑其誠信。是誰就不説了,關鍵是此舉會令檢討受害者的聲音增加,加大其受到的壓力。

性暴力的受害者沒有錯,錯的是加害者。錯的是加害者。錯的是加害者。

在這個時候自揭身份,需要很多勇氣,接騷擾電話已是小事,而未來的落口供,以至是檢控過程,可以說是逼受害人一次又一次地挖開自己的傷口,即使是心臟強大的人,一次次地述說自己的恐懼,都一定不會好受。

她未來的路已經夠難,請大家不要再多踩一腳,把槍頭指向政府和警察,好嗎?

廷伸閱讀

Lerner, M. J., & Simmons, C. H. (1966). Observer’s reaction to the” innocent victim”: Compassion or reje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2), 203.

Pinciotti, C. M., & Orcutt, H. K. (2017). Understanding gender differences in rape victim blaming: The power of social influence and just world beliefs.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088626051772573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