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名駐港外國記者簽證續期被拖延 消息指須經入境處新設國安組覆檢 刻意留難

2020/8/8 — 19:10

中美關係愈趨緊張,兩國傳媒的記者亦成為針對對象,美國將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列為外國使團,中國則反擊,驅逐《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記者,指他們的記者不可以在中國及香港工作;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星期四(8月6日)曾發聲明,指留意到近日有例子,外國記者申請香港工作簽證受延誤,涉及多間傳媒機構不同國藉的記者,形容是「非常不尋常 (highly unusual)」。消息人士向《立場新聞》表示,《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多家外國傳媒的駐港記者都被拖延簽證續期。

入境處消息人士:外國記者簽證須經「國安 section」覆檢

有接近入境處的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外國記者簽證申請,都要經在六月底才設立的「國安 Section」(國安組)覆檢,但從來無對外公布設立了這個組,這組由一名名義上屬「優秀人才及內地居民組 (QMMR, Quality Migrants and Mainland Residents Section) 」「Z 組」的總入境事務主任負責。消息人士指,「優秀人才及內地居民組」的辦事處設在灣仔入境事務處總部六樓,但負責「國安組」的總入境事務主任並不在該處辦公,在入境處的內部架構圖中,亦無提及這名總入境事務主任。

廣告

翻查入境處在政府電話簿內顯示的架構,在「簽證及政策部」下設兩個科(division)分管政策及管制,其中管制科再有兩個分科 (sub division),三個部門分別稱為 A、B、C;而「優秀人才及內地居民組」就在 C 組之下,由一名總入境事務主任率領。而在電話簿內沒有優秀人才及內地居民組 Z 組的顯示。

消息人士又指,當局以技術理由阻撓外媒記者簽證申請,例如若有記者 2018 年以編緝身份申請簽證來港,今年申請續期,被處方發現該記者曾在示威現場採訪,就可以以當時申請工作不包括採訪,與申請時的聲稱有不統一為由,延誤甚至拒絕簽證續期;而處理延期申請時,都會審視這些記者每個月的強積金和薪酬紀錄,「以前唔使,官方網頁申請指南都無話要」,目的是審視該僱員是否真的長期在港工作,若發現期間有「有幾個月無出糧」,「可以話你無實際需要在港工作,都係方便搵藉口。」

廣告

《立場新聞》就消息人士的指控向入境處求證,入境處表示沒有進一步回覆。

有熟悉情況的傳媒業內人士向《立場新聞》透露,簽證申請被拖延的機構,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以及其他外國傳媒,《南華早報》亦有記者簽證申請延誤,有傳媒簽證申請等候長達五個月仍未有結果,政府方面亦無交代原因。據《眾新聞》報道,有外國記者形容幾乎所有大型外國傳媒簽證都延遲,行內傳聞總數最少有十多人,其中《紐時》是重災區。

入境處:不評論個別個案

入境處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指,不評論個別個案,一般而言任何人想來‍港工作,均要申領入境簽證或進入許可,入境處會因應個案情況按香港法律和入境政策處理,但每宗申請的實際處理時間,視乎細節及情況而定。

今次並非外國記者首次被針對,2018 年港府拒絕《金融時報》高級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工作簽證續期,外界普遍認為是和馬凱擔任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邀請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演講有關;今年7月,港府拒絕為《紐約時報》資深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工作簽證續期,《紐約時報》也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宣布撤走三分一香港員工,轉至韓國首爾。

有業內人士估計,多間傳媒機構都有簽證申請被拖延,一方面是在疫情下機構部署可能有變,同時避免過於高調發聲,令獲批簽證的機會更微;而港府亦可能抱觀望態度,所以拖延簽證申請。

中國外交發言人汪文斌昨日回應外國記者會聲明,指關於中美媒體領域發生的事,「事實經緯、是非曲直非常清楚」,起因是美國「無理挑釁」在先,中國的措施是被迫的必要對等反制,是「正當合理防衛」,要求美國立即糾正錯誤,停止打壓中國媒體和記者,如果美國一意孤行錯上加錯,中國只能被迫作必要和正當反應,強調中國堅持對外開放,歡迎包括美國媒體在內的世界各國媒體,「依法依規」在中國採訪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