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虧了這些小朋友,被人拉被人打保護了香港 ....」

2020/6/6 — 10:20

資料圖片,來源:Igor So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Igor Son @ Unsplash

搭的士,司機師傅中年以上,為人有種老派的禮貌。上下車的問候都很周到,中間路上,還糾正起我的粵語發音 — 他聽口音知道我不是本地生長,便講起兒子在上海讀大學,後來又回了香港生活的事。

話題自然引向了中港比較,和今天香港的境況。

司機先開口了:「我不知道你是黃還是藍,但你放心,我什麼顏色都不是,公公道道就好。」

廣告

我沒有說話,笑了笑。他接著說:「黃藍都沒問題,但有幾件事我覺得真的不好 ....」

「第一件,我們的政府真的不好。香港變成今天這樣,這個政府,這個香港養大的人把我們搞成這樣,我們真的很不開心,很傷心。」

廣告

「第二,這個肺炎,中國真的不該隱瞞。一開始隱瞞,不報導,你看想要說給世界聽的醫生都被害死了,最後搞到全世界大流行,來不及救。後面做的好,還有什麼用,真的不該隱瞞。」

「第三,中國人啊,有錢了太招搖。搞到現在全世界都不受歡迎,矛盾很大。我們在香港見到很多,胳膊上戴幾隻金錶,講話粗聲大氣,真的沒必要。」

「還有香港警察。我們很傷心的。警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有時候像黑社會一樣,7月21日,你知道嗎?以前警察不是這樣的。上面領導不好,慢慢都壞掉了。」

我在心裡琢磨司機講的這四件事,口中輕輕回應著。我也問他,那現在香港怎麼辦,你擔心嗎?

他說沒事啊,就好好工作。「不過這些話,有了國安法我就不敢說啦。」

「啊?這些話應該沒事的啦!」我回他。

「不能說了不能說了」,他猛搖頭,車還是開得很穩,「不能亂講話的了....」

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其實你知不知道,香港如果沒有去年這些小朋友,早就死了。」

「你是說,因為遊行沒有了遊客,所以疫情沒傳播,香港也逃過一劫嗎?」

「哇,你這個女孩子很懂香港啊。」他誇張地大聲起來,然後聲音復又低下去,最後幾乎變成喃喃自語:「多虧了這些小朋友,被人拉被人打保護了香港 ....」
到站要下車了,他找錢時問我能不能投票,我說可以。

下車關門前,他從前排回過頭,看著我說:

「九月要投票啊。國安法來了,投了可能沒用。但沒用也要投。要讓人知道我們的聲音,香港人的聲音,很重要。記得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