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總部(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夜讀陶淵明《歸園田居》有感賦詩一首

筆者中學時曾讀過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和《桃花源記》,是膾炙人口的作品,貴乎淡薄名利心跡的流露和對田耕生活的嚮往。事實上,東晉當時官場「極為腐敗、諂上驕下、胡作非為、廉恥掃地」,陶淵明經歷十多年的宦海浮沉,最終徹悟反省,作出歸隱田間的抉擇,遠離世俗庸碌而親近自然恬淡,堪稱「田園詩人」。

無論生活上、感情上,以至仕途上的應對和處理,筆者以為,人總是擁有選擇權的,可以採取主動,把命運掌握在手中。所謂「人在江湖」可說是投身蹈海的自主決定;所謂「身不由己」只是掩飾內心意圖的砌詞而已,尤其面對亨通官場上極具誘惑的豐厚俸祿和顯赫名聲,漏夜趕科場追逐者眾,辭官歸故里者幾稀矣!當前香港市官場興旺,政壇蓬勃,清一色牌局是分贓酬庸的遊戲,雌雄俊傑大不乏人,況且如今加官晉爵所得的並非微薄五斗米了。

鑑古知今,近日秋意微寒,捧書夜讀陶淵明《歸園田居》五首,感慨良多,恐怕荷鋤耘田和濯足澗溪的溢美言語,只能存留在詩詞字裡和歌賦行間。最近城中閒話軼聞不少,喧鬧中有感賦詩一首,題為〈選擇的路〉,算是略帶警世或者醒世之意,詩曰:

路 總是人們自己的抉擇
是一條南山麓原幽徑
有榆柳桃李栽植的蔭庇
有野草桑麻編織的藩籬
有河塘山澗小溪蕩漾的清澈
羈鳥池魚和狗吠雞鳴
緩緩飄升的曉霧炊煙
一座茅草屋舍的晨露晚霜

路 總是人們自己的抉擇
是寬闊的陽關大道
踏步走出茫茫關外
有厚雪皚皚的不沾塵埃
有馬嘶蕭蕭的飛蹄奔馳
有雁鳴嘎嘎的振翅翱翔
關外是一片草原的放牧
一彎綠洲景緻的僕僕風沙

路 總是人們自己的抉擇
是輝煌喧囂的青雲路
有彩燈光芒迸射的通明和闌珊
有掌聲轟隆嘩啦的撼動和零落
有劍影婆娑隱現的春意和秋氣
這麼一條長長不見盡處的
容易步履蹣跚踏空的
有彩燈掌聲劍影的一條不歸路

路 總是人們自己的抉擇
走進彤宮紅牆的景觀宏壯
敲扣一對青銅的門環
推開迴廊欄干廳堂屏風
跨上接連層樓的一道浮橋
水晶燈太耀眼地氈太薄
階石太亮滑脊樑彎得太低
便摔倒的不幸墮落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