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哥誠讀書報告】柳俊江《元朗黑夜》

2020/7/18 — 19:28

圖片素材來源:柳俊江 Facebook、無綫新聞片段截圖、《元朗黑夜》 封面

圖片素材來源:柳俊江 Facebook、無綫新聞片段截圖、《元朗黑夜》 封面

「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米蘭昆德拉《笑忘書》

我愛閱讀更愛寫作,寫過好多個讀書報告,目的好簡單,如果能夠影響多一個人睇書已經功德無量,我睇過好多好多好多書,從來無一本可以掀引我情緒到如斯境界,三百多日前嘅三日後,我從少到大仰慕與景仰嘅一班人從天上跌至雲泥,一條你知我知黑白兩道都知悉嘅灰線紛崩瓦解,柳爺新書一路睇一路嬲一路慶,香港曾經係我哋嘅長留光影天堂窩心老地方,係我哋生於斯長於斯嘅福地,點可能會淪落至此?痛心傷心激心無以復加,如果有神,神喺邊度?如果有公義,公義何在?

太激心,節錄書中段落,香港人如果有心,呢本書人人應該睇,人人應該記住呢件事,莫失莫忘!

廣告

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

「有權威人士認為 721『應』是一場黑衣人與白衣人的『群眾互鬥』,警察不但沒有失職,反而是因為群眾濫用報案程序,才連累他們不能準時到達現場云云。如此赤裸裸地創作新歷史,在一年前的的香港,乃絕對不可想像的。」

廣告

「鄉村裏為數不少已到中年的古惑仔(佬),普遍沒有成就,冇本錢向上游,唯有寄望遇到伯樂提攜,一朝飛黃騰達,各鄉黑社會頭目有了阿爺……這一幫人教育程度偏低,唯利是圖,沒有道德理想,也習慣使用暴力。為什麼白衣人以中年男性居多,可想而知。」

「9:29pm 白衣人人數達到高峰,霸佔整條馬路,不斷高聲罵著粗言穢語,在場市民多次報警,一兩警車駛過,有兩個手持藤條的白衣男子認出車上的警員:『咦,阿 X Sir 喎……』車上前後座都有警員,他們在車內張望,沒下車也沒有響號。」

「……還有另一名年輕男子被圍毆,旁觀的一名孕婦上前抱着男子,希望白衣人停止攻擊,卻被暴徒打至跌在地上。幾名市民上前協助,救護員也立即上前。孕婦明顯受驚,不能回應救護員的問題,只能不斷痛哭,不能站起來。幾名熱心市民怕混亂之間孕婦會被踩傷或再次受襲,合力把它放到彩晶軒外較平靜的位置,他後來及時送院,懷了三個月的胎兒幸保不失。」

「列車開出時,白衣人群拍手歡呼,趾高氣揚地以為打贏一場勝仗。而在全香港以至全世界的大多數人眼中,剛過去的 12 分鐘,是狐群狗黨發動的恐怖襲擊。」

「月台上傳來恐怖的打鬥和驚呼聲……確認有兩名軍裝警員在內,亦即後來監警會報告內的警方哨站,Jason 再次按站長室的門鈴,希望警員出協助,但始終冇人回應。」

「警方表示,10:30pm 至 01:30pm 三小時內,電話公司記錄到 24,374 個電話,撥打到新界區的 999 控制台。事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不只一次指這代表『濫用情況嚴重』……」

「香港人從小接受公民教育,知道濫用保安熱線是違法行為,會被追究,但為何當晚數以萬計的市民需要以身試法?除了電話報案,更有數以百計市民當晚選擇親身報案,可是他們沒有想過,電話保安線路不通,親臨警署報案求助亦無門。」

「不只一名目擊者清楚地向筆者指出,第一第二隊快速應變部隊,包括八鄉指揮官李漢民本人,再抵達 J 出口之際,已經有大批白衣人和持械村民在圍攻幾個手無寸鐵的市民,可是指揮官對白衣人卻視若無睹,而且抗拒元朗警區行動室的指示,不但不驅散有暴力傾向的白衣人,更不願作高調巡邏,保障元朗站周邊市民的人身安全。」

「警方的部署調動,總是遇上巧合地對市民來得不及時,又對白衣人來得及時。」

「恐怖的不是元朗有黑社會,而是有黑社會是肆虐時竟然沒有警察,更恐怖的是,有警察看見黑社會肆虐,竟然可以視若無睹。」

「惡人依然肆虐,善良的人們共同承受香港的創傷,縱然面對恐懼,在未知風暴中打轉,但我們依然堅持,因為這才是真正的勇敢,新的香港精神。」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接受《明報》專訪時說:『睇返成件事有好多部分,包括下午已有暴徒打人,有暴徒由外面入元朗噴滅火喉、滅火筒,亦有暴徒在車廂打人。』警方指鹿為馬,企圖竄改歷史意圖昭然若揭。」

我愛香港,我愛我們的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