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校長的五毛歪理

2019/7/19 — 21:17

張翔

張翔

這一種詭辯式的說法,其實大大話話已經流傳了三十幾年。我記得還在讀書的時候,查大俠在明報的一系列社論中反覆要說明「全世界沒有領導人是由直接選舉產生的」。結果引致當時年輕一代大學生,有些更是早就擺明車馬支持民主回歸,比痰餵豬、飯太之流更早愛國的,去到明報總部燒社論抗議。

記得當時大俠不敢如他筆下那些俠客般昂首應戰,拒絕和學生辯論,只發晦氣說要改變態度「支持大學三改四,好讓大學生多讀一年書」。其實都幾好笑,當時瞠目結舌,驚嘆大俠其實並不是一定練得一身好武功,有時只是與維園亞伯不相上下!在很多香港人心目中,這件事和後來的雙查方案,便成為韋小寶在後半人生的一大污點。

口硬還口硬,歪理總經不起道理的挑戰,大俠也有鵪鶉時,起碼大俠直到過身之前那三十年,都未見他把這個論點重新拿出來張揚。這說明了什麼?

廣告

但自此以後,「美國總統都不是一人一票產生」便成為反對香港推行普選的其中一個「主流論述」,特別是成為一眾維園亞伯及大媽恥笑「美國佬民主得去邊」的主要論據。到了今天,五毛、小粉紅、嘍囉、打手、應聲蟲等人物接力跟上,大有一犬吠影、百犬吠聲的氣勢,講唔過你都聲大過你。但講來講去,就是「既然美國佬也不是一人一票直接選總統,又有乜理由要求中華大地及香港推行民主?」就算基本法有講過,現在反口收返也可以說是大條道理了。千祈唔好話共產黨冇口齒!只能怪美國佬都不是一人一票選總統!

先不論這種說法背後刻意隱藏了美國立國的歷史、制度性的精神及每一張選票所產生的作用這幾點,這一種「美國都冇」,所以「香港及中國人都不配有」的奴隸邏輯,卻仍然是琅琅上口,大詞炎炎。在中共領導下的那一類中國人,難得的是往往暗地裏自認低人一等,還要樂得以這一種自貶自認低一等的堅持,來繼續把低人一等變得理所當然。說的時候還又似是那麼理直氣壯而且義無反顧。低等又如何?「這是中國人民自己的選擇」,番鬼佬無權說三道四!

廣告

而且,類似的詭辯方式已經去到無所不包。國際社會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批評中共在新疆的那些集中營,外交部發言人就總會說,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人的人權狀況在歷史上「空前最佳」,「人權事業一日千里」。還要畫蛇添足加多句,「美國佬的人權狀況又好得去邊,還不是有種族歧視」,仲要跟手出埋白皮書,以證明「既然美國佬歧視黑人」,中國人迫害維族藏族又有乜問題!

一不離二,當有人批評中共政權「打壓異見人士」、「濫捕維權律師」、「政治迫害王全璋」時,外交部發言人又總是會煞有介事地不斷翻炒「中國是法治國家」、「尊重司法獨立」云云,理得你們拿的是什麼論據,也理得那審訊過程、視訊認罪,是把戲法製作得有幾千瘡百孔而且丟人現眼。

有了這一類「美國都有種族歧視」的說法,當構成中國人主體的漢族共產政權在新疆進行民族清洗式的行為,便變得大條道理,義正詞嚴!或者你信唔信都照講的「中國是法治國家」、自說自話的「中國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制度」,那些所謂西方民主國家及其支持者所倡議的政治權利及人權保障,都變成了他們這一類中國人早就比鬼佬優越的理所當然。你哋仲有乜好爭拗?還有什麼更美好的值得你們去爭取?

因此,當大家還是不識趣要出來說三道四,要繼續爭取的時候,就必然有五毛跟尾,痛斥「你們為何只講中國這樣這樣,不講美國那樣那樣」?然後跟着便大條道理施加一大堆「漢奸」、「走狗」、「洋奴」、「國賊」、「挾洋自重」之類的政治棍子。

幾十年來,對這種詭辯式的的論述已經有很多人作出了駁斥,根本無需再多費唇舌。但原來除了維園亞伯、大媽及五毛之外,香港經過了主權移交二十多年之後,已經退化到連最高學府的領導人都跟這些大媽五毛同聲同氣,同一鼻孔出氣還要懶醒目,以為好有道理。

本來以為,作為大學校長總要懂得自重,就算要為當權者擦屁股,總可以有比示威者遊行抗議時更優雅的姿態;就算要詭辯,也應該比大俠三十多年前高明;就算講鬼話,也總應該比五毛賣相好一些,這才能算配得上「前殖民地最高學府」學術祭酒的身份。今天要領導這所大學走向「特區新殖民地主義最高學府」這個殿堂級數,就算是講歪理也應該質素高一些,才能夠與今天這個政權的反智精神相配襯。

但估不到這位新任不久的香港大學校長,竟然要翻炒三十多年前大俠的邏輯。連大俠自己都心裡明白不應該再拿這種貨式出來張揚,這位校長卻毫不介意當着校友、師生及傳媒面前展示自己的水平。

其實,在當天這個場合,在香港今時的處境下,把大俠幾十年前這個歪理抬出來又有什麼意義?這又為校長當天的那個聲明提供了多大的支持?就算是說這個政權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沒有政治認受性(因為美國佬那個政權都是同一般的沒有政治認受性),就能為政府的行政暴力及警方的暴力打壓說成是理所當然嗎?如此說來,校長是否也認為有美國佬歧視黑人也是順理成章?

都無謂再講「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感或公義精神,也不需多說大學作為社會良心在社會上應扮演的批判角色及獨立精神。真係想搵啲嘢出嚟讚賞一下,令自己好過一些。咁講啦,可能都唔係冇進步嘅!起碼佢比三十多年前的大俠勇敢,會坐出嚟同學生對話;也起碼佢沒有好似特首一般玩失蹤。但作為校友,是否只能無可奈何接受香港大學今時今日只配有這種水平的校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