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道

2020/4/28 — 18:42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中文大學二橋和崇基門於今日早上八點重開,供出入校園的人士使用。

老實說,看到那個「重」字,心中有說不清的感受,只因大家都很清楚,之所以有個「重」字,因為它曾經封閉,也曾經發生過一場抗爭,一場相信是中大人一世都難以忘懷的抗爭。

還記得那一天,好些久未出現的群組再次佔據了 WhatsApp 首頁的當眼位置,說的,卻不再是「今晚幾點洗樓」「舍音盃幾時」「莊聚食乜好」,而是「而家仲有咩途徑可以返中大」「裏面要咩物資」,以及一句接一句的「小心」「保重」和「唔好死」;不少畢業後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再次聚首,寒暄一下,說句「估唔到係會咁樣再見面」後,就回到各自的崗位上,默默工作。

廣告

那夜發生的事太多、太亂,但我想趁著腦海裏尚有些殘餘記憶,記下我在 2019 年 11 月 12 日裏,見證過的兩條「大學道」。

第一條「大學道」,在中大以外,是一條始於大水坑站,終於大學站的長征路線。

廣告

那天晚上,吐露港公路全封,經港鐵回去也幾近不可行,所以由大水坑站出發,徒步走 40 分鐘回去,就成了唯一路徑。道上的人不少,大家的裝備也類近 — 一個大背囊、一兩把長遮、左右各一袋在超級市場購來的東西;大家的面貌也相似 — 低著頭,一直看著手中的電話,一直往著同一個方向走;大家的心情也接近 — 沉重、擔心,又略帶點害怕。就這樣,一個又一個彼此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一步一步往中大走去,絡繹不絕。

第二條「大學道」,在中大以內,就是原本在校內那條名為「大學道」的主道路。

那天晚上,大學道上站滿了運送物資的人,一個貼一個的貼著,一件接一件的傳著,傳了甚麼?人有多少?記不清楚了,也根本不甚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天,那一夜,有很多深愛著這校園的人都跑了回來,付出自己能獻上的一分力。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在中大的四年,我看著「止於至善」這四個字時,總覺得「不斷追求圓滿」這個釋義有點抽象,但那天晚上,看著這兩條「大學道」上那些身影,我好像想通了一點:所謂「至善」,大概不是真正的追求「圓滿」,而是在你明知結果不可能圓滿的情況下,仍然願意去拚命、去嘗試。

門重開了,但一切都不會再一樣 — 中大如此,香港,如是。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