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律師公會要乜嘢「日落條款」?

2020/6/22 — 16:18

香港大律師公會(資料圖片)

香港大律師公會(資料圖片)

似乎好多人都估不到,北京會索性不等港府重推廿三條,而係自己落手制定港區國安法,仲要設立駐港國安公署,所以決定出來之前,立即顯得不知所措,回應亦變得亂七八糟。以大律師公會為例,近日那些回應,根本係前後矛盾,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好似早段時間,律政司鄭若驊話港區國安法增設日落條款係「多此一舉」,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就話,北京制定港區國安法,係因為特區政府在過去一段時間未能自行就《基本法》 23 條立法,若特區政府有能力自行立法時,為何不能移除作為權宜之計的港區國安法。

講真,聽到大律師公會走去拗港區國安法應否設置日落條款,真係令人打個突!他們不是之前出過聲明,話人大常委會制定港區國安法,以及將其列入附件三,都係違反《基本法》的嘛?先不理大律師公會這樣說的對錯,他們既然話港區國安法違反《基本法》囉,唯一要做的事,便是等條文在港實施後,向法院提呈司法覆核嘛?還爭取什麼日落條款呢?

廣告

好明顯,大律師公會走去拗日落條款,本身就係打倒昨日的我,又或者係他們自己也知道,話港區國安法違反《基本法》,根本係講唔通,即使JR亦無得贏,所以退而求其次,想用廿三條立法換走港區國安法。問題係北京幾時話過,制定港區國安法的目的,係用來取代廿三條立法啫?無喎!

其次,葉巧琦個講法,本身係假定香港有能力完成廿三條立法,即係假定非建制派爭取下屆立法會「35+」失敗,立法過程當中,又不會出現暴力衝擊乃至占領立法會的事件。另一個假設則係,非建制派成功拎到「35+」後,但是支持廿三條立法…問題是:假若非建制派拎到「35+」,你勸得郁他們支持廿三條嘛?勸不郁的話,你又假乜如呢?

廣告

更重要的是,葉巧琦其實是假定港區國安法,功能上跟廿三條完全重叠,但是人大份決定早已講明,北京要設立執行機制和駐港機構。用北京的講法,港區國安法不但是實體法,還是程序法和組織法,這類執行機制上的條文,這是廿三條立法做得到的嗎?做不到。即時兩條法例的功能並不重叠啦?不重叠又講乜移除?

退一步而言,即使廿三條他日成功立法,跟港區國安法部分條文重叠,人大也可以透過修訂,只廢除重叠的條款,而非將整部港區國安法從附件三移除。再退一步而言,即使假定廿三條立法後,港區國安法已沒存在必要,但是根據《基本法》第18條第三款,增減列於附件三之法律的決定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你又憑什麼叫北京事先整一條日落條款先?

由此可見,大律師公會要求日落條款的理據,真係十分搞笑。先不說廿三條立法本身係憲制責任,你都未勸得郁非建制派撐廿三條立法,憑什麼同人講條件?況且,人家移不移除的權力,本來是不設限的,你想對方自我設限,是否應該先講講,整日落條款對人家有何着數呢?至少也要給出一個完成廿三條立法的時限吧?你連 deadline 都給不到人,你拿什麼跟人要日落條款?這是自己低能,還要當對方白痴的意思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