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Chi Hung Wong @ Unsplash

大時代新城市《浮世繪》

往昔錢鍾書寫過的《圍城》(1947)、近年西西寫過的《浮城誌異》(1986)、梁曉聲寫過的《浮城》(1992)、賈平凹寫過的《廢都》(1993),以及亦舒寫過的《傷城記》(1993),都是在不同的大時代變動中記寫某一處地方或場景、某些人物或個別事件,無論是象徵、明言、暗示或者隱喻,可說是載述繪畫下來一段段坊間見證過的歷史,觸動人心。

如今香港市在一片紅旗颯颯聲中開展了新世代,實質已融入舉國版圖,因此不管意向如何,香港人必須在這個新城市學習觀賞新景色,感受新氣象,認識新常態,甚或嘗試適應新生活,才能求存苟活!須知日本《浮世繪》是始於十七世紀江戶年代流行的彩色印刷木版畫,刀痕筆跡留下的盡是百態人生、千人面相,看似光怪陸離,卻是如實反映出貼地真貌,筆者有感新世代香港市的新貌,朦朧中握刀拓印一幅新景象,亦可作如是觀,如後:

新蓋的一座城
搭建在末世年代之外吊詭之外異數之外
堆疊在基石之外沙土之外藍圖之外傳奇之外
在盛世太平民安國泰穩定繁榮生活靜好身心健康
之外之外

這裡的早春找不到復甦勃發盛夏找不到綻放茁長
晚秋找不到苞蕾透熟嚴冬找不到儲存收藏
這裡的風找不到瑟瑟蕭颯雨找不到淅瀝淋漓
雲找不到飄逸浮游雪找不到皚皚銀光
這裡的星星找不到閃爍晶瑩月暈找不到清朗幽邃
陽光找不到晴明燦爛天空找不到蔚然湛深
這裡的山群找不到危峨高峻樹木找不到蒼碧茂密
花果找不到根鬚土壤

這裡的煙找不到輕盈火找不到灼熱
水找不到流遄浪找不到澎湃翅膀找不到飛翔
這裡的歌聲找不到抑揚舞步找不到旋律
梵音找不到傾聆禱告找不到垂聽
手找不到擁抱腳找不到前路眼睛找不到視野
這裡的調色板找不到漆黑澄黃
標語找不到牆壁橫幅找不到張貼
幡旗找不到直桿布條找不到懸掛
這裡的燭光再找不到六月維園夜色
求告再找不到七月街頭足印

原來在這裡
找到嘶嘶馬叫卻找不到呦呦鹿鳴的真相
在這裡找到沉默無語卻找不到噪音的膜拜
找到頌禱掌聲卻找不到喧鬧的嘩然
在這裡找到豬狗狼狐找到鸚鵡烏鴉的凶兆
卻找不到鴛鴦喜雀找不到鳳凰丹頂鶴的吉祥
因為原來這裡
是構築在廢墟遺跡上的一座城
浮沉在常識之外情理之外
邏輯之外法治之外
之外之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